《苗疆蛊事Ⅱ》
第85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但我有些讶异,旁人也是惊奇。
  反应最大的估计就是把我叫进来的秦观了,许智华刚刚跟我说了两句话,他便凑了过来,说哎呀呀,老同学你这就太不厚道了,我刚才找你喝酒,你说你酒量浅,一沾酒就醉,怎么陆言来了,你却端起了杯子来,什么意思啊这是?
  许智华原本以为大家都热闹哄哄地围着向立志说话,没有注意到我们这边,结果秦观一开口,大家都望了过来,脸顿时就是一红。
  多年未见,许智华变得更漂亮了,穿着一件蓝色长裙的她楚楚动人,画着简单的淡妆,着实让人心荡神怡。
  好几个男同学的眼睛都直了。

  许智华红着脸,不过到底是成年人,一下子就缓了过来,解释道:“陆言跟我们有好久没见过面了,敬他一杯酒,这有什么?”
  秦观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随即笑了,说对,这倒是我的疏漏了,来来来,陆言,我们敬你一杯。
  能够做到派出所副所长,他倒也是挺有手腕的,简单一句话,却是将现场的尴尬给缓解了过来,大家都笑了,举起了酒杯,朝着我敬了过来。
  我不好拒绝,举杯与众人同饮。

  我这一杯刚下肚,秦观立刻又给我斟满了去,然后一脸认真地说道:“陆言,人生三大铁,我们同窗过,老同学今天见到你,真的是很开心,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他说得如此有诚意,我哪里能够拒绝,于是与他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结果秦观这边刚刚放下杯子,旁边城建局那同学又站了起来,与我敬酒,好是热情。
  这酒是老家的米酒,入口绵软,但后劲十足,而且我们喝酒的杯子就是那种一次性的塑料杯,这一杯一杯的喝,着实让人有些撑不住。
  我说老同学,先等等,咱缓一缓。
  结果他却说道:“别啊,秦观敬的酒都喝了,我这哪能等呢——这样,我干了,你随意。”
  他直接一口饮尽,作为久经考验的干部,一杯酒下肚,他基本没脸红,而是目光炯炯地打量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也不好太驳人面子,于是便也跟着干了一杯去。

  结果我这一杯刚喝完,又有一同学站了起来,与我敬酒。
  这个时候我的余光正好打量到了秦观那儿,才发现这陆陆续续的敬酒,却是他在组织的。
  这是要把我给灌醉么?
  我有点哭笑不得。
  只要不是眼瞎,都能够瞧得出来这秦观对许智华很有意思,而许智华却是“襄王有意,神女无情”,对秦观并不感冒。

  这事儿本来是这两人之间的私事,结果我一不小心就躺了枪。
  讲道理,我那个时候,对许智华的感情朦朦胧胧,都不能够说是初恋,而是根本没有恋,现如今我有了虫虫这般的完美的女朋友,天底下的女人再多再好,与我也都没有关系,秦观还真的不用担心到我的头上来。
  只不过我这半路给秦观拉过来,然后二话不说就开始灌我酒,明显是想要让我出洋相,这事儿让我有点儿恼了。
  我又不是木头人,怎么可能一点儿火气都没有?
  秦观这么做,当真有点儿不厚道。

  我来了火气,不过却藏在心底,没有当即表露而出,而场中有秦观的支持者,也有一些人并不甩他,有一个在晋高当老师的同学看不下去了,出手来拦,说李海,先别喝了,陆言这一上来,一口菜都没吃,就喝了六杯酒,你容他先缓缓——陆言你也别急,吃两口菜,来,这香肠你在外面肯定少吃吧,他们做得很霸道的……
  这同学以前读书的时候,与我不远不近,这个时候却愿意站出来为我说话,让我很是感激。
  不过我却没有接受他的好意,而是站了起来,跟每个人都喝了一杯。
  有着聚血蛊在体内,我倒也不怕醉。

  我这般的豪气,一下子打通了关,却没有半点儿醉意,让众人都为之敬佩,轻视的目光少了许多,而秦观则脸色更加阴沉了一些,却故作热情地拉着我,跟我聊了起来。
  他问了我几句之后,开始说道:“陆言啊,你在外面打工也没有几个钱,不如回家吧?我们派出所最近在招联防队员,条件还可以,你来,我帮你……”
  他说了一大堆,话里话外却是抬高自己,贬低我。
  我没怎么说,只是笑笑不说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包厢的门被推开了,有人进来,看到我,说真的是你,陆言?
  我瞧见马海波一身酒气地走了进来,不由得一愣,说啊,你怎么在这里?

  马海波还没有说话,旁边刚才还在教训我的的秦观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脸色有些紧张地说道:“马局……”
  马海波回头过来,看了秦观一眼,说啊,小秦你在这里啊——咦,你认识陆言?
  秦观有点儿不太明白状况,不过还是开口说道:“认识,认识,陆言是我的高中同学。”
  马海波脸上公式化的笑容一下子就变得生动了起来,笑着说道:“哦,原来如此啊,小秦,不错、很不错啊,没想到你和陆言竟然有这么一层关系,怎么不早说呢……”

  秦观有点儿懵逼。
  他刚才还在用派出所联防队员的名额来挤兑我,结果回头一看,尼玛,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素以铁腕著称的马局长居然与面前这个家伙这么熟悉,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秦观有点儿懵,不过倒也还是挺有脑子的,虚应几句,而马海波这才回过头来,对我说道:“刚才路过,小孙说好像看到你了,说你在这个包厢,我便过来看看,顺便敬你一杯酒……”
  我说我也是过来串场的,屈胖三还在那边包厢等我呢。
  马海波说是么?那一会儿我过来找你,单独跟你讲几句……
  说罢,他很客气地拉我回到桌子前,然后举杯,跟在场的众人说道:“各位都是陆言的同学吧,来,我敬各位一杯。”
  他这杯子一举起来,众人都赶忙站了起来。
  马海波是实权局长,而且还挂了政法委书记的名头,是正儿八经的县领导,在场的都是在家里混着的人,因为年轻,所以接触的层面都不高,有一位这样的人物给自己敬酒,着实也是有一些受宠若惊。
  这什么情况?
  一杯酒喝完,马海波与众人告罪一番,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在哪个房间,一会儿我过来找你。
  我把房间号码报给了他,马海波点头离开。
  他一离开房间,原本都显得十分拘束的众人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秦观是个十分现实的人,虽然刚才因为许智华的关系而挤兑我,但是瞧见自己主管部门的领导与我这般熟悉,终于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我说陆言,你到底在干什么啊,怎么跟马局这般熟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