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0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太和市市委书记。”罗副省长笑着念道,梁健忙上前一步,伸出手,这位全名叫做罗贯中的副省长慢慢伸出手,蜻蜓点水般地轻轻一握后,说:“久仰大名,今天一见,果然年轻!”
  “哪里是什么大名,不敢当。”梁健回复。
  罗副省长笑笑,也没接话,扫了一眼桌上,目光看向大金牙,问:“吃得怎么样了?吃完了的话,就换地方吧。”
  大金牙就笑道:“那就换地方吧。”
  换地方,换的是山庄酒店的二楼,一个不大不小的茶室,几人落座后,服务员送了水壶进来后,就退了出去,没留一个人。
  宋美婷坐在罗副省长旁边,笑着说:“你们聊,我来服务。”
  大金牙忙说:“哪里敢让宋姐服务,还是我来吧。”
  宋美婷瞪他一眼
  ,嗔道:“就你会说话,哪次我泡的茶不是你喝得最多!”
  大金牙腆着脸笑:“那还不是因为宋姐你泡的茶好喝吗!”

  宋美婷笑着又瞪了他一眼,大金牙嘿嘿地笑。而那叶小茜坐在大金牙旁边,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仿若未闻。
  不得不说,宋美婷泡茶的功夫确实不错。光是那手法,暖暖的灯光下,那如葱如玉般的手指灵活得像是精灵,暗紫色的紫砂杯在她手里颠来倒去有种格外的美感。那块颜色格外深一些的熟普,被温柔地切下一块后,放入壶中,一遍热水过后,便有香味隐约飘出。第二泡茶后,香味开始浓郁。梁健本也是个喜欢喝茶的人,虽然不太研究,但闻着这茶香,就赞了一声:“这茶真香。”
  话音落下,就听得罗副省长悠悠一笑,道:“这茶饼全国也就两块,千金难买。你今天能喝到,也算是福气了。”
  梁健虽然惊讶这茶饼的珍稀,但却不太喜欢这罗副省长话语中流露出来的这种高高在上的鄙夷,心中不悦,虽然表面不宜流露,但话不想再说了,笑了笑后,也就不再说话。

  一会儿后,宋美婷倒好茶水,纤手亲自将茶盏捧到了罗副省长的面前,不等她再动手,大金牙就抢先将剩余的茶盏一一送到各人身前。虽然不喜刚才罗副省长的话,但茶是好茶。梁健抿了一口,茶香满腔,回甘甚浓。
  宋美婷看到了梁健脸上的陶醉,笑道:“梁书记应该也是个爱茶之人吧?”
  梁健笑答:“爱是爱,不过不太懂。”
  宋美婷笑了一下,不再接话。罗副省长开口,一下就切入正题:“听说你最近在太和市搞了一个环保方案。”
  梁健心想,重点终于要来了吗?他点头承认:“是有这么一回事。”
  罗副省长拿起桌上宋美婷刚满上的茶盏,抿了一口,回味了三秒后,放下茶盏,又开口:“听说这方案,好像就针对了老胡的娄山煤矿一家。”

  这是打算要来兴师问罪吗?梁健没有去看胡东来,回答:“并没有针对,只不过胡董的娄山煤矿在环保的测评上,是超标最严重的。”
  罗副省长点了点头,像是认可了梁健这说法。然后便不再说话。他不说话,梁健也不说话。大金牙沉默地在旁边喝茶,也不说话。
  一会儿后,第一壶茶喝完,宋美婷开始准备第二壶茶,这时罗副省长忽然抬头,看向梁健说道:“四十万是小事,毕竟娄山煤矿是太和市范围内的企业,做点贡献还是应该的。”他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梁健没有接话,知道他肯定还有后话。果不其然,很快,这后话就来了。
  “但娄山煤矿作为西陵省的几大龙头企业之一,每年为西陵省作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的,有些事,差不多意思意思就可以了,不要太过了。”

  罗副省长这话出口,一旁的大金牙施施然地喝着茶,仿佛没听到一样。梁健瞄了他一眼,本想反驳两句,但忽然想到,在这里与这名字和古代一知名作家一样的副省长抬杠也没意思,除了个自己树敌之外,并无任何益处。想着,他便笑着点了点头。
  他温和的态度应该是让罗副省长比较满意,正好,宋美婷已经倒好了茶,送到了他的手边,他接过,淡淡说道:“喝茶。”
  话音落下,宋美婷端了一个茶盏送到梁健面前,梁健忙接过,说了声谢谢宋姐。宋美婷笑着说了句,客气啥。可她却没有给大金牙端茶,还是大金牙自己动的手。
  梁健瞧出了些名堂,刚才宋美婷这一杯茶,要不是罗副省长这一句喝茶,可能是不会由她亲自端过来的。
  谁端的,梁健不在意,关键是这宋美婷的表现,或者说,她和这罗副省长间的这种交流和默契。

  梁健暗自在心里提醒自己,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调查一下这罗贯中和这宋美婷之间的关系,也算是为自己以后的煤矿之战增加一点砝码!这煤矿之战一旦开启,和罗贯中的角力,是迟早会面对的,早做准备,不见得是坏事。
  本以为,这杯茶到了这个时候,应该是差不多了。却没料到,还有第三道。罗贯中看着梁健,开口:“听说,目前太和市在娄山村的村民搬迁的事情上有些困难,是真是假?”
  这肯定又是大金牙吹的风,梁健点头:“确实有困难。”
  罗副省长点点头,道:“娄山村的事情,我也听到过不少,也怪不得你。但这问题,必须得要解决,不能一直这么拖着。”
  “我明白。”梁健回答。

  罗副省长对于这回答并不满意,咄咄逼问:“那你打算怎么做?”
  梁健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他要是已经有了答案,就不用和娄山村村名有三月之约了,也不用和大金牙定下三月之期了。罗副省长的问话,让梁健不得不猜测,是不是大金牙等不及三个月,所以想通过这罗贯中来给自己施压?只是,这件事,要是没有办法,就算是把一座大山压梁健身上也是没办法。梁健一边想着,一边如实回答:“目前还没想到好的办法。”
  罗贯中看了他一眼,沉默了片刻后,淡淡说道:“这个事情,省里面之前也讨论过多次。目前的意见是,怀柔政策不行的话,可以试试其他的手段。这件事,不能再拖了。”
  罗贯中话虽未说穿,但意思已经很清楚。怀柔政策不行,那就来强硬的。什么是强硬的?强行拆迁?逼得他们不得不搬走?

  可这样他们就不闹了吗?之前的事情还没解决,如果梁健要是真来强的,很难想象那批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一旦出了事,首要承担责任的,自然是梁健。到时候,引咎辞职都是轻的。
  罗贯中这可是好算盘啊!梁健心里冷笑了
  一声。
  对于罗贯中的心思,梁健心里自然门清,只是这个时候,和他闹将起来,对梁健自己并没什么好处,反而是平白给自己找麻烦。这一路走来,梁健早已学会隐忍二字,冲动谁都会,但懂得什么时候该忍,却不是谁都会的事情。
  不过,梁健也不想应承他,于是忍着不爽,装傻问道:“其他手段?不知罗副省长指的是?”
  对方明显有些不悦,皱了下眉头,放了杯子,抬眼盯着梁健,道:“梁健啊,在我面前就不用耍这些心眼了。我相信你从江中过来的时候,你们乔书记肯定有交代过你吧?”
  日期:2016-03-24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