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35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绍华笑了笑:“老实说,我自己并没有信心,但是我对一个人有信心。”
  任伟峰顺着薛绍华的目光看过去。看到正在跟陈义斌说话的包飞扬,看到包飞扬,任伟峰不由扫了一眼桌子上的其他人,似乎这一桌人当中最年轻的就是这个包飞扬。
  “薛书记说的是包主任?”任伟峰问道。现在大家都知道大宙集团与唐盛集团已经签订要在海州地区投资的协议。但是知道内情的人并不多,任伟峰还觉得奇怪,不知道大宙集团和唐盛集团发什么疯,在内资方都没有确定的情况下,就先敲定了到海州地区投资项目的决定,根本不符合常规的商业惯例。
  薛绍华看了任伟峰一眼。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任书记,说实话,我觉得我在海州地区干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将包飞扬从靖城挖到海州地区,你要是相信我,就到海州地区来,以后的收获肯定会让你吃惊,咱们现在为了这些小利小惠争执,完全没有必要,太祖爷不是有一句话嘛,叫作风物长宜放眼量。省船舶公司到海州地区来,参与合资项目,可以保证未来稳定的投资收益,还可以从合资公司学到先进的管理模式和技术;参与海州地区船舶生产基地的建设,又可以将省船舶公司的影响力延伸到海州地区,并且从海州地区船舶的发展中收获利益;有这些作为铺垫,将来条件成熟,省船舶公司也可以另起炉灶,省船舶公司要上整船项目,海州地区有的是优良的岸线资源,省船舶公司要上配套项目,海州地区也可以为你们预留出地方。”

  “敢情你们也打着将我们省船舶公司都吞下去的打算啊!”任伟峰看了薛绍华一眼,说道。
  薛绍华突然把手一摆,向包飞扬那边努了努嘴。任伟峰转过头去,正好听到包飞扬在跟陈义斌说话:“陈总误会了,就算世界造船业在向亚洲转移,未来会向华夏转移,但是华夏造船业的中心应该还是在沪城和金州,然后才是粤东、闽州,我就算再有野心,也不觉得海州地区的造船业可以追上他们,实际上海州地区没有这个条件,也没有这个必要,所以我觉得海州地区有两家整船制造厂,也就差不多了。”

  “在我看来,海州地区船舶工业的方向应该是具有一定的先进的整船制造能力,但是重点发展部分特色配套产业,比如船用钢板、机电产品、轮机、船用机械、电子电气等等。未来我们不会以规模见长,但一定要有特色、有技术,占领某些细分领域,成为整个产业当中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
  陈文斌点了点头,道:“既然是这样,海州地区为什么不能将整船制造项目交给省船舶公司来主导?”
  包飞扬笑了笑,说道:“因为你们是省船舶公司。省船舶公司永远都是江北省的省船舶公司,所以我不能够保证你们以后会按照我们海州地区的规划发展,海州地区必须要有自己的造船业。省船舶公司要上整船项目,海州地区也一定会支持。但是海州地区的整船项目,必须我们海州地区来主导。”
  ***************************************
  晚宴结束以后,陈文斌坐上任伟峰的车,很多单位的党政一把手之间关系都不是太和睦,这是党政相互制衡以及分工不明确所造成的。这也是最近一两年,陈文斌第一次主动坐任伟峰的车。
  “任书记,您觉得怎么样?”陈文斌递了一根烟过来。
  任伟峰接过烟,捏在手上,并没有要点燃的意思:“海州地区的态度很明确,信心也很足  。”
  陈文斌点了点头:“任书记会不会对海洲人的信心感到奇怪?”

  “之前有,不过现在大概能够猜到一点,应该跟那个包飞扬有关。”任伟峰说道。
  “是啊,这个包飞扬的情况我倒是了解过一些,他在靖城市的时候干得很出色。那时候他还不过是靖城北部一个与海州地区相邻的穷县的副县长,他去了以后愣是制造了望海奇迹。”陈文斌说道:“薛绍华应该很早就盯上他了,在省里运作了两年左右,才最终将人要到海州地区。”
  “包飞扬到海州地区这几个月,似乎也没有什么让人瞩目的动作,之前去东南亚招商,似乎还遭遇了滑铁卢,后来他就找了那个韩国山水公司来投资,东南亚那边又突然来了一个考察团到海州地区考察,再后来就是现在这个合资项目。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陈文斌摇了摇头,在包飞扬的身上,他看到的很多谜一样的东西。
  任伟峰道:“薛绍华说,将包飞扬挖过去。是他在海州地区做得最重要的一件事,似乎这个合资项目就是包飞扬一手促成的,他与这个唐盛集团应该有一些特殊的关系。”

  陈文斌点了点头:“对了,前段时间大夏农业发展公司的那件事任书记应该还有印象吧,当时就是海州地区的临港经济开发区出现了上万亩麦田绝收,他们刚开始找到大夏农业发展公司的时候。大夏农业发展公司根本不想理会,后来还是华夏青年报上报道了这件事,大夏农业发展公司才不得不做出让步。”
  “这个包飞扬有燕京的关系?”任伟峰问道,他们以前都没有跟包飞扬打过交道,包飞扬在下面的县区任职,与任伟峰等人也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对包飞扬的信息他们并不是很清楚。
  陈文斌说道:“他在燕京有关系,应该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另外王书记一直对他很关注,虽然很少提及这个人,但是王书记在省里提出的好几个政策的模板都是从望海县出来的。”
  任伟峰与陈文斌讨论了半天,虽然很多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不得要领,但是他们都能够肯定一件事,那就是海州地区的变化应该和包飞扬有很大的关系,而包飞扬的背景很深,与很多知名华商都过从甚密。
  “任书记,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陈文斌又问道。
  任伟峰微微一笑:“似乎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

  陈文斌沉默了片刻,突然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省船舶公司是一定要走出去的,但省船舶公司始终都是省船舶公司,与其去通城那个地方跟一帮泥腿子搅合,还不如去海州地区,开创一片新的天地。”
  省船舶公司当惯了老大,让他们去通城向昔日的对手低头,跟那些他们曾经看不上的对手厮混在一起,他们肯定会感觉不舒服。另外他们也不得不承认,与通城的那些造船企业相比,省船舶公司有很多固有的劣势,以前大家相隔比较远,就算在业务上有竞争,在经营上有比较,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井水不犯河水。如果搬到通城去,跟这些对手在一起,面对面进行竞争,任伟峰与陈文斌也确实没有什么信心。

  相比之下。海州地区的船舶制造业比较简单,由多家海州地区造船企业整合而成的海州地区船舶不管从哪方面看,都与省船舶公司没有可比性。大宙重工主导的合资项目虽然在技术、管理等方面具有优势,但省船舶公司也是合资方,可以从合资项目中汲取有益的养分。甚至是促成合资项目与省船舶公司的合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