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9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晓英适时插了话:“是呀,有的人自认当了双料主任,自认手中有了权利,就开始狐假虎威,拉帮结派。这是个人的喜好、个人的处事方式,别人本无权过问,可也不能专干损人利已的事情,更不应该在老领导的心口捅刀子吧。”
  楚天齐针锋相对:“总在强调尊重老领导,可有的老领导,仗着资格老、权势大,接连打击年轻人。先是给别人穿小鞋,然后又给别人玩圈套,玩起了贼喊捉贼,玩起了神仙跳,玩起了……”
  王晓英打断楚天齐:“楚天齐,不要反咬一口。刚才老黄都说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一切向前看。所以,自从你离开青牛峪后,我找过你的麻烦没有,老黄找过你的毛病没有?”
  “没有吗?真的没有?”楚天齐反问。
  “没有,当然没有。”王晓英回答的很干脆。
  楚天齐微微一笑:“权当没有直接发难,可你们的代理人一直很是活跃呀。先是在上丨访丨现场,他故意看我的笑话。等我正式到开发区上任后,他在单位拉帮结派孤立我,处处与我作对。他不但鼓动属下大闹员工大会,还怂恿那些债主两次上门挑衅。他占着公车不肯交出,他霸着财务大权妄图把我弄成傀儡,只可惜公道自在人心,他的企图全部落空了。就是这样,我的一些事情,他还定期不定期的向你们汇报,俨然就是在监督我。你能说这与你们无关?”

  “楚天齐,你不要编故事,不要做一些假想了,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王晓英恨恨的说,“你刚才说的这些都是无中生有,全是你的凭空臆造。可你处处步步与老黄为敌,与我们为敌,却是千真万确的。远的不说,就说近期,你先是把石磊弄到开发区,接着又把要文武调到你那,你这不是与我们做对又是什么。”
  楚天齐摇摇头:“我不明白,这些都是工作需要,这些都是他们自愿,这些都是双向选择,这些都是……”
  王晓英打断对方:“不愧是当过老师,不愧是全县唯一的双料科长,不愧是省委党校的高材生,撒起谎来都是一套一套的。你不可能不知道,你调走了要文武、调走了杨大庆,青牛峪乡的工作马上就会受影响。当然,有乡丨党丨委书记罩着,我也不能说什么,就是把乡里企业挖走,我也连个屁都不敢放。这些都算是工作范畴,不说也罢。可那个石磊对我的伤害,对老黄的伤害,你又不是不知道。但你仍然把他弄了回来,把他弄到了眼皮底下。这不是故意出我们的丑,不是给我们的伤口撒盐又是什么?”

  “石磊?就是石重生吧?你说他给你们伤口撒了盐,出了你们的丑,那到底是什么丑呢?”楚天齐似笑非笑的说。
  王晓英哼了一声:“你,你能不知道?不知道还能把他弄到你哪?”
  “一开始我真不知道石重生就是石磊,他应聘到任后,我才知道他曾经在青牛峪工作过。我也曾经听说过他的一些事,我一直将信将疑,可今天我信了。”楚天齐说着,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
  “你什么意思?”厉声道。
  楚天齐不紧不慢的说:“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我觉得他遇到的事,可能和我差不多。所不同的是,他被你们的神仙跳击中,选择了逃避,选择了背着污名逃避。而我侥幸破了那个局,侥幸没有成为石磊第二。”

  黄敬祖“啪”的拍了一下桌子:“楚天齐,你今天约我们来,就是要翻这些陈芝麻烂谷子吗?就是为了在我的伤口上戳几下吗?我以前只知道你有些狡猾,也有些阴狠,没想到你现在竟然还这么卑鄙。”
  “老领导,这不是话赶话吗。本来我是想拉近一下咱们之间的感情,想通过青牛峪的交情来化解一些隔阂。可是你们却要翻那些旧帐,我也只好适当的答辩一下,要不好像我做了亏心事,好像我理亏似的。”说话时,楚天齐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神情。
  黄敬祖气鼓鼓的说:“那就少扯没用的,说正事。”
  “好,好。”楚天齐点点头,轻声道,“老领导,我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可以吗?”

  “什么意思?私人问题不归你管吧?”黄敬祖冷冷的说。
  楚天齐笑咪*咪的说:“私人问题是不归我管,但如果要是与我有关,我当然能问了。”然后神情忽然变的严肃,眼睛紧紧的盯着对方,缓缓的说,“昨天晚上你们是在市里吧?”
  黄敬祖下意识的看了王晓英一眼,脸上神情变了几变,然后鼻子“哼”了一声:“楚天齐,你管的太宽了吧?我无可奉告。”
  “我还知道……”说着,楚天齐拉长了声调,然后猛的把脸转向王晓英,“我知道你们在碧海云天洗浴中心,房间名称是‘红粉佳人’,我还知道你们说了什么?”

  “你怎么知道?”王晓英脱口而出,然后匆忙用手掩口,显然也是意识到说走了嘴,抬头望着黄敬祖。
  黄敬祖胸脯不断的起伏,眼睛咪成了一条线,紧紧的盯着楚天齐,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你跟踪我们?”
  听到对方这么一说,楚天齐心中一松,一个问号打开了,但同时又多了一丝担心。但他还是摇摇头,轻描淡写的说:“老领导,我可不敢,也没那个闲心。”然后语气一变,“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说的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王晓英“哈哈”大笑,“既然你做了,就要付出代价。你不仁休怪我不义,你等着吧。”
  “你真要那么做?”楚天齐反问。
  “当然。等着吧,等着到纪委喝茶,纪委茶更香。”说着,王晓英轻蔑一笑,“怎么,怕了?”
  楚天齐摇摇头:“我不怕,我有什么可怕的。我是担心某些人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哦,你这话什么意思?”王晓英反问。
  楚天齐道:“诬告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王晓英一楞,随即“哈哈”大笑:“诬告?笑话?那是铁证如山。我只知道,举报腐败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尤其我们这些党员干部更是义不容辞。你不要强自镇静了,你自己做的事能不清楚?能不知道那是违法的?”

  面对王晓英的质问,楚天齐没有接话,只是那样静静的听着。
  见对方被自己镇住了,王晓英更加自得:“哎,可惜了。本来你还是有一定能力的,如果能够踏踏实实干工作,肯定也会有一个好前途的。可是你却既要当官,还想发财,鱼和熊掌都想兼得,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你记住,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只要做了就会被发现。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呀?”
  楚天齐还是没有说话,就那样看着对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