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192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棱角分明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张了张嘴,惊恐的看着他,本来以为傅经年会十分生气,但是他只是冷漠的提着我的领子将我拽进了隔壁的房间。

  被傅经年拽走以前我只看见白兰哭的稀里哗啦的跌倒在宾馆房间里的地板上。
  “傅少,你这么对白小姐是不是不太好,毕竟她还是你的未婚妻……”傅经年啪嗒一声关上了门,我往后退了一步,但还是有些担心白兰。
  虽然我并不喜欢她,可是看着她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我也有些心疼,何况那个药片还是我丢的……
  “不好?”傅经年嗤笑一声,那双璀璨如星辰的眸子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傅经年周身笼罩着一层肃杀之气,让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嘴唇有些发颤,但是一想到刚才白兰伤心的样子我心里就揪着疼,毕竟是因为我……
  “傅少,我觉得这件事情可能并不是白小姐做的,你这么……”我话还没有说完,傅经年倏地打断了我的话,“不是她做的?那么就是你做的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尤其是傅经年眼中那种笃定的眼神让我全身都起了一层薄薄的汗,我张了张嘴,眼神闪躲,甚至不敢看傅经年,“傅少你怎么能开这种玩笑呢……这个一点都不好笑呵呵。”

  “玩笑?”傅经年轻蔑的嗤笑一声,“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
  说着傅经年忽然伸手过来,吓得我瞪大了眼睛以为傅经年要打我,但是傅经年只是抓住了我的手腕将我的手指掰开,随后便将那个包装已经被水浸透的药片塞进了我的手里。
  仿佛被人用了定身咒似得,我瞬间僵住,每个毛孔都散发出对于傅经年的恐惧,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错愕的抬起头来,正好对上傅经年一双荫沉的眸子,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凉薄的唇角掀开,“怎么不说话了?”
  “我……”我张了张口,但是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见傅经年倏地走了过来,直接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腕,我慌乱的想要推开傅经年,傅经年却赫然拽着我走到了茶几旁边,直接拿起上面的一沓子照片摔在了我脸上。
  哗啦啦的响声剌激着我的耳膜,随后我便感觉到一道道划人的感觉袭面而来,那些边缘凌厉的照片劈天盖地的向着我的脸上砸下来,“啊——”
  我下意识的惊呼一声,凌乱的透过那些纷纷往下落的照片看见了傅经年一张冷厉的脸。
  傅经年仿佛整个人变成了一片亘古不变的冰,那双眼眸像是要将我洞穿似得,“夏青青,你现在还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
  手中死死的握着刚才傅经年塞进我手里的那枚药片,手心濡湿一片,我颤抖着咬着自己的嘴唇,地板上的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进入了我的视线中。
  赫然就是刚才在房间里黄海玲给我看过的。
  心里咯噔一下,我大脑瞬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拽住,这些照片怎么会忽然出现在傅经年手上?
  我错愕的看着傅经年,只见傅经年唇角挂着一抹讥讽的笑容,“夏青青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傅少……”
  “呵呵。”傅经年轻笑一声,垂在身侧的手指握成了拳头,我能看到他脸上压抑着的怒气,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傅经年,即便之前他刚知道了黄海玲是他亲生妹妹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过这种表情……
  我忽然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喉头像是卡住了什么似得无法说话,就听见傅经年说,“请狗仔跟踪我,然后再给我下药,是不是第二天就会满城都是你和我的新闻?夏青青我之前一直以为你不过是脑子笨,但是没想到你居然会用这么肮脏的手段上位,你和外面那些千方百计想要爬上我库的人有什么两样?”
  我瞪大眼睛看着傅经年,忽然这一刻我理解了白兰刚才的心情,傅经年说的这些我根本就不知情!
  “傅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狗仔什么……”我张了张嘴,眼圈儿已经红了。

  声音沙哑的不像话,我哽咽着看着傅经年,傅经年眯起双眸,“不知道?我知道想要给我下药的不是白兰,你刚才看到的不过就是我想给她一个警告而已,但是……”说着傅经年忽然靠过来,修长的手指挑起了我的下巴。
  我浑身颤抖着,听见傅经年的声音像是来自于地狱一般森寒,“但是你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如果不是海玲告诉我,我甚至根本不知道你居然会是这么诡计多端的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聚集在眼眶中的眼泪终于狠狠地砸了下来,垂在身侧的指尖狠狠地嵌进了手心里,但是那种疼却远不及我内心的疼痛……
  原来竟然是黄海玲告诉他的吗……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抽光了所有的力气一样,想起刚才黄海玲面对我那端庄优雅的笑容,我忽然有一瞬间的恍惚,身体往后踉跄了一下,我差点摔倒,我死命的摇头,“不是的不是的……傅少我这一切真的不是我计划的……”

  “都到这个时候了夏青青你还嘴硬?”傅经年胸口剧烈起伏着,棱角分明的脸上笼罩着寒霜,那双眸子中迸发出来的火焰像是要将我融化,“海玲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但是没想到真的是你。”
  傅经年唇角的笑容太过于森然,让我喉管干涩,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我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看着自己手心里静静躺着的这枚药片。
  我忽然觉得有些可笑,原来这一切都是黄海玲设的一个局吗?看来最有心计的人并不是白兰,而是黄海玲啊……
  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但是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不过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小姐而已,可是黄海玲是傅经年心中的白莲花,是他唯一爱过的人,他相信谁已经不言而喻了。

  我忽然冷笑一声,怔怔的看着傅经年,艰难的说,“对,都是我做的,一切的事情都是我做的,我千方百计的来到这场婚宴就是想要威胁你让你给我一个名分,这样你满意了吗?”
  说着我狠狠的将手中的药片抛了出去,看着地上满地的照片,我嘴唇颤抖着说完这些话,傅经年剑眉紧紧地拧在一起,他下巴的肌肉也颤动着,看得出来傅经年也十分激动,他豁然抬起手来,“枉我第一个跳水下去救你,算是我看错人了,夏青青你走。我看在你救了傅源一次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但是以后你若是敢再这样,我绝对不会轻易饶了你。”
  我抽噎着,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而傅经年的态度十分强势,“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滚!”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傅经年的房间,我只知道我的身体仿佛坠入了冰窟一样寒冷。
  日期:2017-01-15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