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409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炮表示明白,我这才放心躺下睡觉,奔忙了一天,累的我屁颠屁颠的,躺在热乎乎的炕上,浑身舒坦的就差冒泡了,脑袋沾了枕头不出两分钟就睡过去了,
  不是深山老林里钻睡袋,也不是找背风面躺着,这地方睡觉真的是太舒坦了,我这一觉下去,直接就是深度睡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感觉有人在拍我的脸,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借着窗户外面射进来的月光才看清喊我的是大炮,
  “嘘,”
  大炮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用嘴型告诉我:“风铃响了,响了,”
  阴风铃响了,
  这种风铃一响,一定有行尸阴人出没,
  我精神一震,浑身炸毛,睡意一瞬间消失的是干干净净的,从枕头底下摸出百辟刀就直接坐了起来,
  扑棱棱……
  果不其然,我挂在门口的阴风铃这个时候在响,响声清脆,在呼啸的寒风中从窗户飘荡了进来,
  一时间,我神经紧紧崩了起来,
  啪嗒,
  啪嗒……

  这时候,屋子外面忽然响起了脚步声,很拖沓的脚步声,就像是……有人在穿着拖鞋走一样,
  吱呀,
  外面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装睡,”

  宋亚男忽然对着所有人打了个手势,用唇语无声的和我们说:“先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等它进来了,抓着机会咱们一起上,直接干掉它,”
  这似乎是个不错的法子,
  我们几个人同时点了点头,然后又一次全都躺下了,我虽然是闭着眼睛的,但是右手却按在了百辟刀的刀柄上,感受着刀柄上的青白玉的温润与清凉,躁动的心才终于平息的了一些,
  啪嗒……啪嗒……
  那脚步声距离我们的房间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片刻之后终于停下了,似乎是站在了门前,这店头村的门还是那几年那种上面带着纸糊窗的门,隔音的效果很差,所以那未知的东西站在门外我们都能听到“哼哧哼哧”的喘气声,在安静的落针可闻的屋子里面听起来非常的清晰,
  会喘气儿,
  那么就不是阴魂了,
  难道是……尸,
  可是就算是尸也是只出气,不进气啊,可这门外的东西分明会吸气儿,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就在我满脑门子疑惑的功夫,只听“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那东西进来了,
  为了避免惊动那东西,我双眼几乎是紧紧闭着的,耳朵旁边就听着一连串“啪嗒、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最后那东西停下了,
  循着声音的方向以及人类特有的第六感直觉,我能感觉得到,那东西就在我的脚边,,,
  他娘的,不会是又挑中老子了吧,

  我心里暗呼晦气,入这一行之前,他们就常常说我这个八字阳弱没法扭转,哪怕是修炼的再好,也最多改善一**质而已,但是招脏东西稀罕这一点是不会变的,无论何时,脏东西都头一个找我,现在看来果然是真的,这条大炕上躺着那么多人,那玩意还是一下子挑中了我,
  就在我暗自嘀咕的功夫,我盖在身上遮掩百辟刀的被子被掀开了,然后……一双冷冰冰的手抓住了我的脚,
  不光抓,还在抚摸,
  “嘿、嘿、嘿,”
  艰涩沙哑的低笑声在炕头响起,那东西不光抓着我的脚,还特么在轻轻抚摸着,就跟一个有恋足癖的变态一样,然后……竟然一点点的朝我腿上摸索了上来,一转眼离我命根子最多也就只有十多公分的距离了,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的直窜,

  总不能命根子都被摸了去吧,
  忍无可忍,
  哐,
  我一下子就抽出了百辟刀,豁然睁开眼睛,整个人直接从炕上跃起,大吼道:“干它,”

  月光凉薄,从贴着炕头的小轩窗里射了进来,让半个屋子都处于一种半昏暗的状态,
  等从炕上跃起,我才终于看清了这是个什么东西,
  它……竟然是前不久还在和我们说笑的顾大嫂,
  只不过,这个时候她的眼睛已经变成了完完全全的绿色,就像是两块儿翡翠宝石一样,在黑暗中都在泛光,
  而且顾大嫂的嘴角到耳根的地方,已经长起了一层厚厚的绿毛,
  这一切配合在一起,看起来相当别扭,如果不是还能从五官依稀认出这就是顾大嫂的话,恐怕谁都会以为这是一个怪物,
  一时间,我也有些傻眼了,忍不住惊呼了一声:“顾大嫂,”
  我确实满脑门子的疑惑,最开始的时候顾大嫂的情况我也仔细观察过,有呼吸,有提问,脖颈间也有脉搏跳动,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脏东西,如今从炕上一往起爬,看到是顾大嫂确实是出乎了我的预料,

  听到我的声音,顾大嫂也是明显一愣,抬头看着我,那双绿色的眼睛里还带着一丝迷茫,
  这时候,宋亚男和林青他们也爬起来了,看到作怪的东西后全都和我如出一辙傻眼了,
  就在我们几个发呆的功夫,顾大嫂眼中的迷茫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凶残,就像是草原上的饿狼一样,眼中闪烁着的绿油油的光芒,我从它的双眸中读出了对食物的渴望,
  我的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吼,
  顾大嫂的喉咙间爆发出了低沉的嘶吼声,然后抬起爪子就朝我扑了上来,她的手早就已经没有人手的模样了,指甲一下子比方才长的要多,足足有十几公分,黑漆漆的闪烁着金属光泽,而且特别的尖锐,就像是三棱军刺一样,
  这这爪子抓上一下……怕是得活生生的被撕去一大块皮肉吧,
  我不敢耽搁,也不管她是不是那个前不久还在和我开玩笑说要给我介绍对象的和蔼大嫂了,好感再多也比不上自己的命金贵,这是进了这一行以后我唯一的感受,所以我冲上去飞起就是一脚踹在了顾大嫂的脑袋上,只听“嘭”的一声,脚底都发麻了一下,感觉就特么的跟踢在了一块钢板上一样,就算是我现在的下盘功夫都有些顶不住反弹回来的力道,整个人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了炕头上,好在这顾大嫂也被我一脚踹的退后了一些,没有贴上来,要不被它贴了身怕是有的我好玩,

  “不知生死,别乱伤人命,活捉她,”
  宋亚男大喝一声:“上,”
  说完,她趁着我踹飞了顾大嫂的功夫,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这娘们比我警惕性高,晚上就算是睡觉的时候都穿着军靴,这个时候行动起来自然是没有半点拖沓,整个人就跟一发出膛的炮弹一样,军靴在炕上狠狠剁了一脚,然后借力就腾空朝着顾大嫂扑了上去,人在半空中膝盖就狠狠顶了出去,等着顾大嫂刚刚站定的功夫,一记可怕的膝撞就猛然砸在了顾大嫂的脸上,
  这一记膝击绝对力道十足,约莫活人挨上一下子得瞬间被击晕,
  嘭,
  顾大嫂被这一记膝击砸的面部都发出一声闷响,然后整个人就直接倒飞了出去,砸的这屋子里的家具稀里哗啦的几乎全碎了,在墙上反弹了一下,然后又直挺挺的掉了回来,面朝地趴在了地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