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4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呃……
  说到这牛瘪汤,它其实是我们这一带一种比较有名的食物,最早是从侗寨传出来的,其实就是牛胃部反刍而出的青草和泥汁,这玩意无限接近于牛粪了,但是却又有一种古怪的香味存在,喜欢吃的人十分喜爱,特别上瘾。
  而据说牛瘪汤、羊瘪汤能够防治蛊毒,所以在苗疆一带特别受欢迎。
  我心中知晓,却并不点破,装作不知道,说好奇就点一锅来看看呗,说不定你会喜欢,毕竟招牌菜。
  屈胖三点头,说好,然后又点了一大桌子的菜,都是我们当地比较有特色的菜肴,比如酸鱼啊、折耳根之类的。
  最后屈胖三有叫了两斤甜米酒。
  这小子,真的会享受。
  屈胖三有一种停不下来的架势,旁边帮着点菜的服务员都看不下去了,说如果只有两位的话,已经很足够了,我们的份量很足的……
  我说好吧。
  服务员退下,而屈胖三则拿筷子去夹桌子上赠送的炸黄豆,我这个时候想着把手机卡换过来,不过没有开卡针,便出去跟服务员借。
  结果我走出包厢,没两步,突然有人叫我:“陆言?”
  啊?
  我回过头来,瞧见一个身穿警服,长得十分精神的男子,有点儿酒气,不过却一脸惊喜地站在我身后呢。
  我看着这丨警丨察有点儿熟悉,却叫不出名字来,有点儿尴尬,不过对方却笑了,过来拉住了我的胳膊,说陆言,你小子一走许多年,一直都没有见你冒过头,QQ上面也没有见过你人,群里面也没有见你冒过泡,怎么着,现在搁哪儿发财嗯?
  我想起来了,这人是我的高中同学,叫秦什么来着。
  那个时候我读书的时候比较孤僻,后来又没有上大学,一直在南方打工,跟这些同学也失去了联系。
  那同学拉着我,也不由我分说,开口说道:“你说这也是巧了,向立志从镇远回来,我们几个待在晋平的同学请他吃饭呢,好多人都在,走走走,我带你过去,这么多年没有见到你,他们指不定高兴死了。”
  对方这么热情,我推脱不过,便跟他来到了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包厢。
  这包厢比我们那儿大多了,一进去,好家伙,一大桌七八人,正在那里聊得热火朝天呢,而我的目光扫量一眼,顿时就有点儿尴尬了。
  因为这儿还有几个女同学,其中的一个叫做许智华,正是我读书时候的暗恋对象……
  呃,这个……
  一众同学对我的到来都感觉到十二分的诧异,好几个人甚至愣得几乎都没有起身来,还有几个反应快一点儿,朝着我喊道:“哎哟哟,快看看这是谁来了,居然是我们的大闷蛋儿陆言啊……”
  “是啊,是啊,陆言你这些年跑哪儿去了,怎么都不见你人影啊?”
  “对啊,陆言我们得有七八年没见了吧?”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而秦同学则抓着我的肩膀,大声喊道:“哎、哎、哎……叙旧的话先少说,来,李海,腾个位置来,给我们陆言陆大少爷先坐下。”
  秦同学热情无比,将我硬生生地按在了桌椅上,然后开始给我倒酒。
  他倒了三杯高度米酒,摆在我面前,热情地说道:“陆言,你这小子这么多年没有露面,今天要不是正好被我撞到,指不定又到什么时候去了;啥也别说,先喝了这三杯酒自罚。”
  我望了一眼众人,目光掠过了许智华,苦笑一声,说这事儿是我的错,该罚。
  我连着喝了三杯,干净利落。

  这举动赢得了大家的一阵喝彩,众人相继落座,秦同学伸手过来,拦着我的肩膀,说酒已经喝了,现在该说说,你这些年都干了什么呢?我听说你好像没有去读大学对吧?
  我苦笑了起来。
  当年我哥陆默出事,离奇失踪,家里面父母情绪近乎崩溃,我也是高考都没有参加,便直接去了南方省的江城,想要找到我哥,结果最后不但没有找到人,而且还走投无路,不得已找了份工作养活自己,磕磕碰碰这么多年。
  倘若不是在回乡途中被人下蛊,又认识了小妖、陆言,最后又被二春带到了缅甸去,认识了虫虫,走上了现在的道路,只怕我还一直都在南方打着工。
  而如果是那样,我应该是这帮同学里面,混得最差的。
  不过现如今……
  我不是屈胖三那种不装波伊不舒服斯基,温和地笑了笑,说没别的,就是一直帮人跑跑腿、打打杂,干些杂活儿。
  我身上穿的这一身,是路上随便买的,地摊货,值不了几个钱,而脸上的妆容在林业宾馆里面洗了一下,不过长时间的伪装弄得皮肤有点儿差劲,看上去苍白无力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混得不是很好。
  同学们都是比较平和的,听我这般一说,都相信了,笑了笑,都安慰我,说大家都不一样,慢慢来……
  大概是混得不是很好的缘故,大家与我稍微聊了几句,便不再将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了,开始与这一次请客的主角向立志聊起了天儿来。
  大家一番聊,我方才知道向立志的情况。

  他黔大毕业之后,公务员考试去了镇宁,去年的时候被选调到县委办里面,做了县委书记的专职秘书。
  这事儿可是个美差,跟对了老板好做官,他在这个位置上面熬两年,若是能够解决副科级别,然后外放出去,那便是一镇一乡的正科领导,甚至还可能直接升职成县委办副主任这样的职位,简直就是前途无量。
  难怪大家会在他回家的时候,特地请他吃饭。
  向立志是我们这些同学里面,应该是混得最好的,而拉我过来的这位秦同学本名原来叫做秦观,他做得也不赖。
  这小子的叔叔是市局里面的相关领导,属于朝中有人的那种,所以年纪轻轻,现如今也是城关镇派出所的副所长,别看官儿不大,但是位置重要,属于专政部门,相当的有油水和实权。
  留在县城的这批同学里面,差不多以他为首,至于其余的,城建局、教育局、乡政府都有人,还有两个当了我们母校晋平高中的老师。
  至于许智华,她在县工商银行工作,算得上是一个很不错的部门。
  与这些人一比,我这个甚至连稳定工作都没有的同学简直太失败了,所以短暂的热闹过后,就没有太多人关注我了。
  而就在大家都与向秘书攀谈交情的时候,许智华却端起了一杯酒来,说要找我喝一杯。
  我看着她忽闪忽闪的眼睛,有点儿讶异。
  事实上,许智华不但是我读书时期的暗恋对象,也是大部分男同学心中的女神。
  那个时候的她长得漂亮,性情温柔,学习又好,而且家庭又好,父亲好像银行系统里面的一个领导,她母亲将女儿打扮得跟大城市的女孩儿一样,弄得许多青春期的少年心动不已。
  我属于只能在背后偷偷摸摸打量的那种学生,后来又是多年没有联系,所以一开始,我还以为许智华都不认识我了。
  没想到她居然还跑过来跟我主动喝酒,这事儿哪里让我不诧异。

  日期:2016-08-05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