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2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包饺子算是下厨的话,你还真算是喜欢下厨的。张文定心里来了一句,嘴上却说:“那下次一定给你打电话,说起来也好久没吃你包的饺子了,怪馋的。”
  这时候,武贤齐起身去洗手间,张文定便和曾丽聊起了家里的事。
  他跟这个嫂子的话题永远都是女人和孩子,似乎这是一成不变的主题,曾丽也乐此不疲。
  等武贤齐回来,三人人又聊了几句,话题就集中在了武云身上。
  张文定自然是把武云夸了一番,说武云现在教小朋友很快乐。
  这个话,让曾丽开心不已,免不了又叫张文定注意着武云,看看什么时候机会合适了,让武云回来。
  毕竟一个女孩子,老是呆在山里也不是回事嘛。
  张文定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看着时间不早了,张文定就起身告辞。他在武贤齐家里的时间不能太久,这是原则问题。其实每次曾丽都会留他就在家里住了,可他住不习惯。
  特别是自己的身份和武家人的身份注定了两个人不能有太多的交流。
  这官场上的事,奇妙之处就在这里,即便你父子,是亲兄弟,有些事情也只能从其他途径来获取,而非当面交流。这不跟主子和仆人,更不同于亲信和领导,话点到为止,时间也要把握准。
  张文定起身提出告辞的时候,曾丽拿出一个红包,说是给孩子的压岁钱,张文定不收,武贤齐便接过来塞给了他,说这是给孩子的,张文定无奈,只好收了红包。
  武贤齐这次也开口让他住家里,张文定心里觉得挺怪异的,却说还要去办点别的事。武贤齐就没多留,和曾丽一起把他送出了门。
  张文定不肯在武贤齐家里留宿,是真的有事——他要去见徐莹。
  过了一个年,初一的时候徐莹给他发了一条拜年的微信,当时张文定正在跟孩子玩,就草草的给她回了一条,之后,二人还没联系呢。
  他跟徐莹的关系毕竟不是一般,这次来了白漳,当然要见个面。
  说起来,张文定也是爱武玲,爱孩子的。
  但是,他也同样深深的爱着徐莹。其实,他一度还曾觉得,自己和武玲之间的感情,总有一层隔膜,而和徐莹之间,却可以完全放松。

  当然,最能够彼此完全把后背交给对方的,却是武云。只不过,和武云之间,不是爱情而已。
  他和徐莹之间的爱情,很轻松,但却谁也无法把对方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他和武玲之间的爱情有隔膜,但却能够相信对方。
  这两种状态,说不上哪种更好。
  但在不必做出二选一的选择时,这两种,他都不愿放手。
  张文定感觉到这两种爱并不一样,对武玲,他是一种夹杂着亲情的爱,而对徐莹,却是那种依依不舍的恋眷。

  有时候,张文定也想结束和徐莹这段不明不白的感情,可他总是舍不得。
  徐莹带给他的快乐,对他的感情,他是无论如何也忘不掉的。现在两个人虽然联系不多,但在张文定心里,徐莹依然是那个充满了诱惑力和亲和力的女人。
  最重要的是,张文定始终觉得,她是自己的女人。
  一个男人,只要不是女人自己选择离开,那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能抛弃自己的女人!

  出了省委五号院,张文定抬手便给徐莹打了个电话:“在哪儿呢?”
  “家里。”徐莹的回答很简单,很平和。
  张文定道:“那我过来。”
  徐莹没有任何迟疑:“好。”
  放下电话,徐莹双手在脸上用力揉了揉,木然地看着电视,心中思绪万千。
  她想着张文定,但却想不起来上一次和张文定见面是什么时候。但她可以肯定,这不是因为她对张文定不在意了,只是……她真的想不起了。
  她能够很清楚地感觉到,她对张文定的爱,其实更深了。
  过了一个春节,徐莹觉得对张文定的思念更加强烈了。
  有时候她也在想,自己应该成家了,年龄越来越大,过节还需要回自己的娘家,这样不但外人议论纷纷,而且自己也始终找不到一个家的感觉。
  平日里,她不想回家,不想一个人,可她放不下张文定,虽然她也意识到了这样下去对自己的生活和工作都没好处,但作为一个女人,她说服不了自己。甚至,有时候她会想,如果她跟张文定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那该是怎样一种幸福。
  她其实是一个理智的人,然而,人终于还是有感情的,再理智的人,也有感性的时候啊!
  张文定敲门的时候,徐莹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便跑过去给他开门。
  两人四目相对,过了十几秒,徐莹才让张文定进门,然后拿出一双拖鞋给张文定换上。

  这双拖鞋是徐莹专门给张文定买的,一年到头虽然他穿不了几次,但有着双鞋在,徐莹就能感觉张文定的存在,就可以期待着他在某一天会进自己这个门,就像今天。
  如同迎接回家的丈夫一般,徐莹帮张文定把外套脱了,然后又给他倒了杯热水,这才坐到了沙发上。
  “外面冷么?”徐莹问他。
  “还行,开车也觉不出冷来。”张文定回答。
  “你吃过饭了么?我给你去做点。”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冬天的吃饭时间在七点左右,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吃过了饭,可徐莹还是想给他做饭,她觉得这样才有男人回家的感觉。
  张文定赶紧拉住了她,看着她的眼睛,深情地说道:”我早就吃过了,你别忙了。你陪我坐着,我想看看你。”
  徐莹心里就温暖得不行,但还是想给张文定做点啥,可又舍不得站起身,便拿了一个苹果削了起来。
  其实两个人都心照不宣,他们已经不再是年少轻狂,更不可能一见面就亲亲我我。
  到了他们现在的地步与年纪,更多的时候则是互相关心,都希望能为对方做点什么——在不影响对方与自己生活和工作的情况下,为对方做点什么。
  看着徐莹一刀一刀的给自己削苹果,张文定心中很感动。
  “年过的怎么样?”张文定看着她的脸,问了一句。

  “老样子,过年不过年的都一样,你呢?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白漳了?”徐莹笑了笑,问他。
  “到交通厅和农业厅办点事。”张文定实话实说。
  徐莹就点点头,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对张文定说:“对了,你当了县长,我还没给你庆祝庆祝,你等我啊,十五分钟。”
  这话说完,苹果刚刚削好,徐莹顺手就把苹果递给了张文定,然后起身,脚步轻快的奔向了厨房。

  这一次,张文定没拦她。
  日期:2017-01-15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