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1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没在家。”武贤齐回答得很简单。
  张文定不知道曾丽有什么事去了,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在白漳,但武贤齐不说,他也不可能再去问得多详细。
  早知道的话,来之前应该先给曾丽打个电话就好了。
  “去交通厅干什么?”武贤齐看了张文定一眼,主动问起了张文定来白漳的目的。
  这种关心,在以前是很少见的。
  张文定也有些纳闷,他怎么关心起这些事来了?

  突如其来的关心,总是会给人一些震撼。
  震撼之后,张文定倒是有些高兴,自己这个大舅哥,对自己的认可又多了一点点。
  这时候,自然是来不及细想什么的,张文定随口就答道:“县里的交通状况太差了,老百姓出行太不方便,各种建设也难以开展。今年想在这个方面先做个突破,所以到交通厅跑一跑。”
  武贤齐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唔,修路是个大事。”
  稍稍停顿了一下,不等张文定接话,武贤齐又来了一句:“交通厅怎么说?”
  张文定有点纳闷了,武贤齐几天这是咋了?平日里自己来他家,从来没问过这么细,今天怎么关心起自己的事来了?而且,听这话貌似他要帮忙一样!
  一省之长如果发话的话,一条计划中的高速公路,只是用来提前一年或者两年开工,而不是另外弄一条,想必交通厅肯定不会为难。
  甚至于,就算是重新规划一条,交通厅也得认了——再牛叉的大厅局,最多也就敢顶一下副省,遇上堂堂一省二老板,那也是丝毫都不敢违抗的。
  不过,就目前来讲,张文定还不想动用武贤齐。
  这是一尊大佛,用来镇场子是可以有,但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出动。

  一条公路要动用一次实职正省的人情,这个……擦!没那么拿一省之长不当干部的!
  但是,现在武贤齐问到这个话了,张文定也不能不说一下,他笑了笑,道:“高速公路还没排到燃翼的计划,不过也算是没白跑,给了一条二级路的扩建。”
  武贤齐点了点头,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茶,然后才缓缓说道:“你刚上任,县里的工作又多,要是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我。”
  这个表态,实在是太有人情味了。这才是大舅哥和妹夫之间的对话啊!
  浓浓的亲情感,瞬间就布满了张文定的心房,一种叫感动的情绪开始滋生。
  当然了,再怎么感动,张文定也不可能真的要向武贤齐求助了,他笑了一下,道:“谢谢哥。县里的困难也不是没有,不过慢慢来吧,什么事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了的。”

  武贤齐对张文定这个回答还算满意。
  这小子,还算是有点志气,也有点能力,小妹没看错他,云丫头也对这小子关照有加,看来这小子是有些闪光点的。
  武贤齐想到当初武云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照顾一下张文定,自己还觉得时机不够成熟,现在看来,张文定在县里还是能够适应的。
  转念一想,武贤齐又觉得本来就应该如此。这个张文定就是从基层上来的,如果还不能适应基层,那倒真是奇怪了。
  武贤齐也知道,交通厅不是说谁都能要来项目的,张文定竟然能要来一条二级路扩建,看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二级路扩建的项目相对于高速公路来讲,肯定是小项目了,但如果里程不短的话,对于县里来讲,也是大工程。
  武贤齐身为一省之长,要管的事情很多,不可能对省里每个县都熟悉。但是,像燃翼这种穷县,再加上自己的女儿和妹夫都在那里,所以他也是有一点点粗略的了解——这个粗略的了解就是知道省里有这么一个穷县。

  在武贤齐看来,在交通厅争取交通项目的时候,燃翼不存在任何竞争优势。而在这没有优势的情况下,张文定没有通过自己这个一省之长,直接就要到了一个二级路扩建,显然还是有一定的能力和能量的。
  想到这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夫,武贤齐尽量还不太认可张文定,却也不得不语重心长地教诲道:“现在你的岗位不同了,县里大小的事你都要过问,而且很多具体的事情你都要操心,困难肯定存在,不过我相信你的能力。啊,县这一级很重要,你这个基础一定要打牢实了!”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透得很明显——你把县一级的基础打牢实了,以后才好给你加担子!
  以张文定那么好的心性,听到这个话,也不由得有些心旌摇动,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当然了,这种时候,哪怕心里再激动,张文定也要表现得很能觉得住气。

  他看着武贤齐,一本正经道:“哥,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武贤齐也直视着张文定,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但话里却透出了几句温暖:“文定呐,你是从基层做起的,但我还是要提醒你。啊,现在你肩上的担子重了,很多事情你也要自己把握好。不管什么事,都不能因小失大,不要飘,不要浮。啊。”
  武贤齐这一番话,着实把张文定吓了一跳。
  好在自己现在还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经济方面干干净净,女人方面自己更是……咳咳,这个属于历史遗留问题。
  一恍神,张文定就想着,武贤齐这么告诫自己,这是不是说以后自己的前途,可以得到武家很大的助力呢?
  转念一想,张文定又觉得,这或许也是武贤齐给自己敲了一个警钟。
  以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想从武家得到助力,那是千难万难了。最多最多,他武贤齐自身出面帮一把,已经是很不错了。
  想要动用武家那庞大的资源,基本上没什么可能性。
  想着自己和武家的关系,张文定不仅又有些头痛了。所以,面对这个关心的自己的大舅哥,他只能像个小学生一样,使劲点了点头。
  “县里的事情,如果实在困难太大,你可以找子华同志,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就提,市里解决不了的就来省里提,别怕上面不答应,你不提,永远都没机会,但前提是你要把工作做好。”武贤齐貌似还觉得没说全,又加了一句。
  今天的武贤齐,对张文定真是有点呵护有加了。
  张文定又点了点头,他感觉武贤齐今天有些不对劲,但具体怎么个不对劲他也说不清。看武贤齐的样子,貌似也没喝酒啊!
  又聊了几句,门被从外面打开,曾丽回来了。
  一进门,看到张文定,曾丽便笑着招呼道:“文定来了?怎么没提前打电话?”
  张文定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笑着道:“嫂子好,提前打电话了怕又要麻烦你下厨。“

  “我下厨是常事,就怕你不来呢。其实我还是挺喜欢下厨的。”曾丽笑着坐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