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9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闭着眼睛,嘟囔道:“笑什么笑?我都快累死了。”
  “咯咯咯,你真厉害。昨晚就来了好几次,刚才这又跟小牛犊子似的,眼珠都是红的。”说着,女人故意嗲声嗲气的撒着娇,“人家都快被你……死了。”
  “还不是你?昨晚你让我吃了药,一晚上来了好几次。这刚一回来,又偷偷把药放我水里,害的我还得折腾。”男人还是没有睁眼,“还好你给我放的是那药,要是放毒药的话,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你说的,那不成谋杀亲夫了吗?我可不舍得,我还等你好好陪我呢。”女人说着,话题一转,“想到那个小子就要倒霉,我就兴奋,就想发泄。”
  “我总觉得这事没把握,他应该不会做那事。再说了,他如果真有那事的话,还会做的这么张扬?这不是主动授人以柄吗?那他岂不成了傻子?”男人提出了质疑。
  “你的这种说法,我也思考过,也怀疑过。不过,我现在认为肯定是真的。你想啊,他的身份证复印件可是在工商局有存档,这总不会有假吧?另外,他舍近求远,选择在省城注册,就是在做防范。”女人进行着反驳,“而且我还听说,曾经有人咨询过,咨询过如何变更这个公司的股东。你想想,这些还不值得怀疑吗?”
  “退一步讲,即使他真是这个公司的股东,那也说明不了什么呀,他的入股资金不才两万吗?”男人继续提出了质疑,“再说了,也许是亲戚朋友借给的也不一定。”
  “同志哥,那可是两万,就凭他的家庭,就凭他的收入,拉下两万饥荒还差不多,还能有钱入股?除非有不义之财。”说到这里,女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我不管,反正一会儿我就得捅上去,必须争分夺秒。”
  “你可想好了,要做到万无一失,前车之鉴太多,我都有心理阴影了。”男人面色严肃。
  “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小,怕什么?退一万步讲,即使没查到他什么,他也不知道是谁揭发的。可万一要是做实的话,那他就等着倒霉吧。到那时,他还怎么给我们使坏,还怎么让我们受到侮辱?”女人说着,目光中充满了冷厉之色。说完,她猛的坐了起来,开始穿着衣服,咬牙道,“我现在就把东西寄出去。”
  “叮呤呤”,忽然响起的铃声,让二人都是一怔。
  女人示意了一下:“你的手机。”
  男人拿过手机一看,面现惊愕之色,看着女人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他怎么会给我打电话?两年多了,他可从来没联系过我。莫非他知道啦?”

  “他的电话?”女人也是一惊,想了一下,点点头,“接吧,看他说什么。”
  男人也点点头,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老领导,没想到是我吧,今晚有时间吗?咱们坐一坐。”
  “坐?”男人迟疑了一下,“哈哈”一笑:“谢谢,我没时间。”

  “老领导,我会给你看一样东西,你要不来的话,可不要后悔。”对方的声音变的很冷,“叫上她一起来。”
  男人神色一变,看了看身边的女人,女人此时也是一副茫然神色。
  对方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老领导,晚上八点怎么样?地点再商定。”
  男人“哼”了一声:“你就那么肯定,肯定我会赴约?”
  “是的,我想你不会不关心自己仕途生死的,当然也包括你红粉知己的仕途。”对方的声音还是那么冷,“老领导,想好了给我回电话。”说完这句话,声音戛然而止。
  男人握着手机,看着面前的女人:“那事先缓缓吧。”
  女人想了想,没有说话,但却把衣服一扔,又躺到了床*上。
  夜幕降临,灯光闪烁,街道上的行人和车辆很是稀少。更多人钻到了家里,与亲人团聚,或是走进消费场所,与好友聚餐欢娱。

  县城东北角,一处不起眼的建筑,灰色的砖墙,灰底绿字的牌匾,看上去是那样的普通。门头两侧悬挂着两只古朴的竖长灯笼,每只灯笼上各映照出一个大大的“茶”字,向人们揭示出这处所在的营生,这是一家茶艺馆。
  茶艺馆共分为两处院落,前院和后院。后院最东边屋子,屋子里中间位置摆放着简易而古朴的器物,一张八仙桌,四把太师椅。在两面靠墙的地方,还分别摆放着两把简易的椅子,椅子中间有茶几。桌子上放着一把淡青色的茶壸,茶壶旁边的四只杯子里,两只空着,两只正升腾着热气。桌子旁边,两张椅子上已经坐着一男一女,这二人正是楚天齐和宁俊琦。
  宁俊琦看了看手表,把目光投向楚天齐,意思很明显:他们怎么还不来?
  楚天齐也看了一下手表,八点十分,便轻声道:“按说该来了,说好的八点钟,地点也是他们定的。”嘴上虽这么说,但语气中透着一丝犹疑。
  “我想他们会来的,而且我判断那事肯定跟他们有关。”宁俊琦也低声道,“嫌疑最大的就是两对,那个老王中午的时候给你回过话,固定电话区号是省城的,那么他的嫌疑已经基本解除。至于他以前那个相好的,是不是有什么动作,现在还不好判断。但现在的这对应该是嫌疑最大的,而且我也有一定的间接证据。”
  正说着,响起“笃笃”的敲门声。
  互相对望一眼,楚天齐站起身,走到门口,问了一声:“谁?”

  “我。”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楚天齐回身点点头,拉开了屋门。
  屋门开处,外面站着两人,正是今天邀请的二位:黄敬祖和王晓英。
  与外面二人对望一眼,楚天齐身形向旁边一闪,把二人让进屋内,随手插上了房门。
  看到二人进屋,宁俊琦也站起身,走到墙角位置,推开另一扇门,示意了一下:“请。”
  黄敬祖、王晓英点点头,走进套间。楚天齐和宁俊琦拿起外屋的茶具,也跟着进了屋中屋。
  这个套间,要比外面的房间小了好多,只有一张相对简易的桌子,桌子周围摆放着四把椅子。四人分别在椅子上就座,宁俊琦给每人分别倒了一杯茶水。
  黄敬祖轻轻抿了口茶水,说道:“小楚,你让我来,我就来了,有什么就说吧。”
  楚天齐一笑:“老领导,在座各位都是青牛峪乡老人,尤其您更是在那里工作多年,我们都曾经受您直接领导。虽说您荣升副处,我也离开了乡里,但二位女领导仍在那里领导乡里工作。按说有青牛峪乡这条纽带,就是一种缘分,我们应该多亲多近才对,应该互相帮助才是。”
  “小楚,楚主任,说的很好。”黄敬祖长嘘了一口气,“是呀,当初你刚去的时候,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干工作也比较卖力,我也曾经想重点培养你。可是,世事难料,年轻人翅膀硬了,‘老领导’只不过成了一个代号而已。且不论青牛峪的缘分,也不论那里的磕磕碰碰,既然离开了那里,一切的恩怨也应该随之烟消云散。老同志不图年轻人如何尊敬,只要不在伤口撒盐就烧高香了,可是高香并没有烧成呀。”

  日期:2017-01-15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