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4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14 21:21:00
  ———————更新线———————
  说完条件,班火正的表情便有些泰然了,神定气闲的盯着老爹,陈汉杰瞥了他两眼,道:“看你的吊样子,你是不是认定我们族长会答应你?”
  班火正道:“如果我是陈汉生,就不会不答应。明摆着有百利而无一害。”
  “还如果你是我们族长?我呸!”陈汉杰啐了一口,骂道:“如果我是你爹,我就不会把你生出来。”
  班火正一愣,道:“粗俗!我不跟你说话!”

  陈汉杰道:“那你刚才是在放屁?”
  班火正怒道:“我看你怎么长得像人,却不说人话?”
  陈汉杰道:“我看你怎么长得不像人,却还能说人话?”
  班火正:“我——”
  陈汉杰:“我什么我,我就是比你俊朗,比你聪明,比你玉树临风,还用你说?”
  班火正:“你——”
  陈汉杰道:“你什么你,长成这样,不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还跟人学坏!像你这种人,挨骂了要听好,挨打了要站好,知道不?你奶奶的,我们过来帮你改过自新,让你从新做人,你跑的还挺溜!”
  班火正瞠目结舌,已经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日期:2017-01-14 21:25:00
  我们几个在旁边都听得忍不住发笑,这厮跟陈汉杰对骂,不是自取其辱么?
  麻衣陈家因为修炼相术,口才好的不计其数,但在骂人这方面,陈汉杰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并排第二都不行。那是活活把隔壁村泼妇给骂的看破红尘,落发为尼的骂战高手。

  班火正憋了半天,陈汉杰道:“说话啊,刚才不让你说,你的嘴跟喷壶似的,现在让你说了,你又跟葫芦似的!”
  班火正气得满面通红,呼呼哧哧乱喘,道:“我好好跟你说话,你怎么张嘴闭嘴都骂人?”
  陈汉杰道:“这还真是猪八戒扛兵器,倒打一耙啊。刚才咱们两下里打的时候,是谁他娘的先骂人的?”
  班火正一怔,自知理亏,便不再搭话。
  陈汉杰白了他一眼,道:“还跟老子抬杠,知不知道刚才我们这边是谁领衔骂战的?就是你老子我!啊呸,老子才生不出来你这丑八怪!”
  班火正哆嗦着嘴唇,把头别过去,看向老爹,道:“陈相尊,我不愿意跟您属下说话,您考虑好了没有。”
  老爹道:“那不是我属下,是我的手足兄弟。你的条件我想好了,可以答应你。”
  日期:2017-01-14 21:26:00
  陈汉礼忙道:“族长,小心这人半路反水!又或者,故意把咱们引入险地。毕竟是狼子野心啊。”
  老爹目视班火正,道:“我这厢的人都怀疑你并不诚心,你该如何自证。”
  班火正道:“我愿意先帮你们抓住一个部首,作为精诚合作开始的礼物。”
  “很好。”老爹道:“是哪一部的部首?”
  班火正笑道:“自然是刚才一直在暗中助我的御灵部部首万夙笙,只要你们能抓得住他,遗世仙宫的耳目便全废了。”

  我诧异道:“他刚才不是已经逃掉了么?”
  我的话音刚落,不远处的草丛中突然传来一声轻响,班火正笑道:“你听。”说罢,合身一滚,“嗖”的便冲了出去,陈汉雄便骂道:“这货要跑!”
  我也以为他是要逃,连忙纵身跟上,叔父把身子一晃,也追了过来。
  那班火正十分肥胖,但是身子却极其灵活,速度也快的惊人,在林木草丛中闪展腾挪,转瞬间,便奔出去了数十丈远。
  老爹道:“汉琪、弘道,先不必抓他。”
  日期:2017-01-14 21:27:00
  我和叔父听见,纷纷会意,知道老爹的意思是叫我们先跟着班火正,虽然不抓他,但是也不纵放他。
  片刻间,草丛中轰然一声响,蹿出来一头野猪,身量极大,如同牛犊一样,十分骇人,那一双獠牙,又利又长,活脱脱像是两根短枪,插在那猪的嘴边,它那两只杯口大的眼中绽放凶光,嘴里“嗷嗷”的恶吼,瞪了我们三人一眼,扭头便走。
  我和叔父都是一怔,我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野猪!
  叔父想必也是。

  那班火正却丝毫不停,飞快的奔了上去。
  那野猪速度极快,班火正似乎追撵不上,我和叔父不知道班火正究竟在搞什么鬼,只是听老爹的话,先不抓他,只赶在他左右两侧。
  后面,老爹、陈汉礼等人也带着那几名业火局的部众,跟了上来。
  日期:2017-01-14 21:29:00
  忽然瞧见班火正袖手一伸,“嗖”的甩出去了一颗不知道什么东西,落在那野猪前面,“嘭”的一声炸响,火光飞溅,尘土四起,那野猪吃了一惊,狂吼一声,四只蹄子立即刹住,然后猛地调转头来,朝班火正冲了过去。
  班火正不慌不忙,眼见野猪冲了过来,纵身跃起,那野猪从他脚下奔过去,收势不住,撞在一颗碗口粗的大树上,只听“咔嚓”一声响,那大树立时变成了两截,轰然倒塌。
  那野猪也有些发懵,班火正恰落下来,又跳将起来,两腿分落,恰骑在了那野猪身上。
  那野猪知道班火正骑在了自己背上,状若发狂,癫着蹄子乱蹦乱跳,乱撞乱叫,吼声惊天动地,林中的大小树木也不知道被它撞倒了几根,班火正却是牢牢坐稳。
  老爹、陈汉礼等人也凑近了,我们不远不近的观望着,对那野猪的厉害,啧啧称奇,也觉得那班火正非同小可,陈汉雄道:“这货本事可真不算低!”
  陈汉杰道:“我看这人就是有病,没事跟一头野猪死搞什么?要逮了给咱们吃,当做是见面礼?”
  陈汉隆道:“我看,八成这头野猪跟御灵部有关,他刚才不是说要逮住御灵部的部首万夙笙么?族长,您怎么看?”
  老爹还没有回答,陈汉杰就又说道:“难道这头野猪就是万夙笙?他娘的,就算是指挥畜生的,也不能自己真是头畜生吧?”
  老爹忽然笑了,道:“原来如此。”
  我见老爹笑的奇怪,又瞧见老爹的目光有异,便循着他望的方向去看,却瞧见那野猪的肚子底下,隐隐有些东西,再仔细一瞧,竟像是一个人,藏在那野猪的腹下!

  我吃了一惊,继而明白过来,指着那野猪,道:“真是万夙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