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0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老婆不耐烦地说话了:“都这么晚了,还有人敲门,真烦人。这人一定有毛病!别理会,睡咱的觉。”
  杨喻义没搭讪什么,将老婆在怀中搂了搂又燃起一支烟卷来。
  门铃声间隔了不多时便又响起来。这一回,这门玲声让杨喻义猛地从床上坐直了腰,
  “快点睡吧。谁要敲就让他敲去吧。别忘了你明儿还有重要的会议要开哩。”老婆催促杨喻义道。
  “说不清是什么远房亲戚或者工作上的人哩。你睡吧。我过去搭个声就回来。”杨喻义说着急速穿衣下床。
  到了客厅,隔着门,杨喻义从猫眼看不清外面,就说道:“谁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啊?”
  外门说了句什么,却不很真切。
  杨喻义不再询问什么,内心想着“难道是她”便走过去抽开了门杠,门支丫一声开了,杨喻义看到,迷茫的夜色里,一个形状女人模样的人正伫立在离门不远处。
  “是我。”敲门人压着声道。
  “怎么是你,你怎么来这里了?”杨喻义有点激动,又有点紧张的说着:“我的婉儿!你怎么会来这里呢?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杨喻义说着已禁不住地揽婉儿在怀里。
  “其实我一直知道你住在这里,原本准备给你打电话的,但你没开机,你不怪我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吧。”
  杨喻义就想到自己刚才是关掉了一个手机,怕有人打扰自己,但另一个工作手机是一直开着的,不过婉儿却不知道那个号码。
  “哪会呢?只是为什么你这样忙着来找我——”杨喻义后面的话还没说完,这时里屋传来老婆的嚷叫声:“还不睡啊?你在和谁说话呢?”

  “哦。你睡吧。我有点事儿,今晚市里有会要开,我得去一趟。”
  杨喻义言毕拎起婉儿的纤手离开来家里,都了楼下。现在的天气晚上也一点不冷,两人在花园的椅子上坐下,杨喻义还没说话,这个叫婉儿的女孩就说了:“我害怕,所以来找你。”
  “你害怕什么?”杨喻义问。
  婉儿有点紧张的说:“今天我晚上回家的时候,刚进门,就看到客厅里坐着好几个人,当时我差一点吓晕了。”
  杨喻义一下就睁大了眼睛,看着婉儿,说:“房间有人,他们伤害你没有?”
  婉儿摇了摇头,说:“没有,他们还留下了一个大皮箱子,后来其中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说,这是送给我的一点小礼物,让我有机会了给你多提醒几句。”
  “坐着轮椅?”杨喻义想了想,他脑海中一下就出现了徐海贵的模样了,杨喻义心中火起,这小子阴魂不散的,我已经给苏省长请求重新选定招标的公司了,你小子就不能耐心一点,还用这个的手段来逼我吗?

  但想到这里,杨喻义也是激灵灵的打个冷颤,这小子怎么会知道自己和婉儿的事情呢?是啊,他是找到了自己的一个要害,有了这个要害,徐海贵肯定以为抓住了自己的把柄了。
  杨喻义有点啜气,他就像是沾上了一坨鼻涕,感到恶心又很难甩脱。
  “他们没伤害你就好,你受惊了。”杨喻义有点无奈的说。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们留下的那个箱子,我打开了。。。。。。”说到这里,婉儿的脸上就显出了一种惊慌的表情,看的杨喻义一阵的心痛难受。
  “里面装的是什么?”杨喻义小声的问着,但他的脑海中已经多多少少的有了一些大概的印象了,那里面不是死狗,就是死猫,也只有徐海贵这个的无赖敢于使用这个的手段了。
  一想到这徐海贵,杨喻义就生出了很多的厌恶来,早知道真的不该听信易局长的话,找这个瘟神过啦,这几天徐海贵连续的给杨喻义来过几次电话,说请杨喻义一定要在帮帮忙,现在形式发生了变化,努力一下,还是能成的。
  但杨喻义怎么感觉那徐海贵的口气中就不完全是请求自己的味道,倒像是在怪自己把他叫来,最后又让他灰溜溜的离开一样。
  杨喻义想,这其中我的苦楚你这个草莽烂人那里知道啊!!
  婉儿一脸惊吓的说:“里面全都是钱,好多,我没数,但好多,一捆一捆的。”
  杨喻义也睁大了眼睛,好一会才长吁了一口气,***,这徐海贵真够刁钻的,先用婉儿来警告我,又用成捆的钱来贿赂我,这是不是叫踢上一脚,又给个大枣啊。
  不过既然知道是钱,杨喻义也就不太紧张了,做了多年的市长,杨喻义不缺钱,但也绝不反感钱,他用手抚~摸了一下婉儿的后背,说:“是不是钱很多,让你害怕。”
  “是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给你打电话,你也没开机,后来我就想,直接过来找你,万一你老婆遇上了,我就说我是市政府办公室的人,请你过去开会。”
  杨喻义看着婉儿,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了,亏她还把后路都想好了,可惜啊,她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像公务员,不过杨喻义也没有说穿这件事情,站起来说:“好吧,我们过去看看,到底这瘫子给我送了多少。”

  “是啊,你先出去,在大门口等我,嗯,多走几步路,不要在门口灯光下。”
  “嗯,我知道。”婉儿很顺从的先离开了。
  杨喻义在花园的树荫中等婉儿走了一会,这才到了自己的楼下,发动了汽车,出门带上婉儿,在夜色中来到了婉儿住的地方。
  婉儿住在远离都市的一处僻静的花园式住宅区,在一栋豪华的西欧建筑风格楼群前,杨喻义停下了车,这地方他经常来,也是他帮婉儿买的,应该算是一个金屋藏娇的地方吧,没等婉儿找到钥匙,杨喻义就掏出了自己的钥匙,轻轻捅开门锁,摸着黑,拉着婉儿进了房里。
  打开了灯光,就见客厅里一张棕红色沙发和许多搭配雅致的家具,这个时候,婉儿才真正的在灯光下显露出来她迷人容貌,逸发散布耳畔,面容白皙,两夹润圆,她注视这杨喻义,瞳孔放射出的光芒带着一种无法令人抗拒的力量。
  杨喻义用胳膊抱搂了一下婉儿,婉儿也孩童般撒娇地扑倒在杨喻义的怀里,勾起杨喻义的脖子,如荡秋天般荡了又荡。

  但很快的,杨喻义就松开了手,他记起了婉儿说过的那事情,徐海贵是怎么进的房间,杨喻义就到处看了看,把门锁,窗户也检查了一番,确定都扣好了,反锁了,他才自言自语的说:“明天我找人给你重新换一套防盗的门锁。”
  婉儿一听杨喻义的话,也突然的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说:“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吓死人了。”
  杨喻义叹口气,说真的,对徐海贵这样的道上老大,就算是防盗的门锁,只怕也未必能挡住他们,杨喻义决定下次见了徐海贵的面,自己是一定要给他警告一次的,不要以为你徐海贵在韩阳市很厉害,这里是我的地盘,真要动手收拾你,恐怕你也只能乖乖的受死,老子的地盘,容不得你嚣张。
  婉儿就带着杨喻义一起到了卧室,指了指墙角的一个黑色皮箱,对杨喻义说:“喽,就是这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