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99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老师回来以后二话不说,就直接撕开了自己的衣服,然后露出了林青这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一幕
  她的老师胸口上的全部都写满了一些密密麻麻的符文,非常奇怪的符文,光是看上一眼就能感觉到那些符文蕴含着神秘莫测的力量,更加骇人的是她老师身上的那些符文,全都是拿刀割开皮肉刻上去的,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他的老师自己用刀在身上的划出来的,,,

  “这些文字是106死亡公路最大的秘密,蕴含着让死人复活的力量,”
  这是林青的老师说的唯一一句话,然后就命令林青把这些文字抄录下来,
  林青没敢多问,就开始抄录这些文字,在抄录的过程中,她发现自己的老师特别特别的痛苦,浑身的每一块儿肌肉都在颤抖着,似乎在强行压制着什么,一直等她抄录完了,林青的老师嘴里陡然爆发出了一声犹如野兽一样的嘶吼,然后那些用刀子划开皮肉刻在自己身上的文字里竟然开始往外面渗出一些绿色的液体,就像是荧光液一样,这些绿色的液体甚至还在发光……
  “烧死我,快,否则这里的人一个都活不下去,”
  这是林青的老师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他就被旁边的天道盟的人一把火直接烧死了,烧完以后,剩下的骨头居然还是绿色的,骇人至极,
  后来,林青从她的老师身上抄录下来的那些符文被天道盟的人拿走了,并且交给了一个老先生去破译,
  更加诡异的事情又发生了,

  一夜之间,那个破译符文的老先生就死了,准确的说,是被什么东西吃掉了,而且就在天道盟藏着无数古本的图书馆里面,等第二天工作人员进去的时候,那老先生已经成了一句白骨,白骨上面残留着啃咬的齿痕,不像是人类的压印,啃得不是很干净,还残留着一些碎肉,这还不算,那位老先生头颅里的脑浆子都没有了,旁边丢着一把勺子,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用勺子挖着给吃了,反正第一个看到这场面的天道盟人员直接吐了,

  至于那幅林青抄录下来的图画,也凭空消失了,
  这件事情给当时的林青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心理阴影,就算是到现在她都忘记不了自己的老师在临死前哀嚎惨叫的模样,,
  不过,天道盟却没有就此罢手,上面似乎有人对林青的老师说的那“能让死者复活的符文”特别感兴趣,前前后后派了不少人去106公路探秘,但那些人都是有去无回,
  幽灵行动,就这么彻彻底底的破产了,死的人太多,天道盟上面的人哪怕是再感兴趣也没招了,只能将这次秘密行动彻底丢进了档案袋里面,尘封在了天道盟的行动记录室里面,可以说是悲催到了极点,这大概算是天道盟迄今为止损失最惨痛的一次行动了,,

  说完这些的时候,林青的脸上仍旧有着些许的恐惧,可想而知这件事情当时到底给她造成了多大的冲击,尤其是那些他的老师宁可用刀子割肉也要保存下来的神秘符文,更是让她即便是现在说起来也不断咋舌,咬牙和我说道:“小天,当时我的老师他们绝对已经深入到了106死亡公路区域的最深处,探查到了最隐秘的东西,从他的行动上不难看出,最可怕的地方并不是奇门遁甲之术,而是106死亡公路深处的未知生物,”

  其实不光林青心有余悸,就算是我听完以后也有些傻逼,
  能让死人复生的神秘符文,光是图案就能产生扭转阴阳的力量,
  这些东西听起来是玄之又玄,
  但是我隐隐觉得,或许还真的是有可能,生与死之间看似是一条鸿沟,但并非是不可逆转的,别的不说,如果精绝女王的古墓不是被三清道人给做了手脚的话,那不就是一个千年复生局,
  不过这些事情现在瞎琢磨也没用了,听完林青说的,我对106公路的事情又有了一层更加深刻的了解,也更多了敬畏,心里琢磨着这回做任务可得小心谨慎着点了,
  当夜,我们几个人又商量了一些该注意的事情,然后我就把惊蛰剑给了林青,差点没让林青高兴疯了,几乎是连夜跑出去就练剑去了,我说让她好好休息,结果直接给我来了一句你懂个屁,一个武人最起码要做到的就是和自己手里的武器达到百分之百的契合度,这样才能爆发出超强的威力,
  这个疯女人疯起来压根儿不是我能阻拦的,于是我也就懒得搭理她了,主要是说的多了我怕挨揍,我现在还是有点整不了她,
  处理完了惊蛰剑,我终于慎之又慎的取出了鬼阴草,
  这玩意不愧是凝聚着阴气、煞气的东西,一入手,顿时我的手掌就被冻得有点发木,神奇的是,这东西的竟然在入手的瞬间直接变成了血红色,
  花木兰不会和我客气,这鬼阴草我刚刚拿捏到手里,她的手就直接从我胸口的守节砂里面探了出来,直接把鬼阴草抓走了,这鬼阴草一进她的手,立马化成了一团阴气,聚拢在她的手掌心,久久不曾消散,然后就被她拖着带进了我的胸口,除了有些发凉以外,倒是再没别的感觉了,
  “三天,”

  花木兰的声音在我心间响起:“我需要三天的时间来消化这东西,有了这鬼阴草,我估计我很快就能又一次突破了,恢复到相当于你五段杀气的程度,”
  说完,她就再没有声响了,也不说和我聊聊天什么的,
  百无聊赖之下,我和周敬说了几句闲话,就去洗了个澡蒙头睡觉了,
  约莫是因为106公路的事情给了我太大的压力吧,总之这一觉我睡得不是很好,迷迷糊糊的,噩梦不断,在梦中,这半年多以来我处理过的那些脏东西一个接着一个的从我面前往过飘,半夜醒来好几次,一直等到早上六点多的时候才总算是舒坦点的闭上了眼睛,
  没成想,我这刚刚闭上眼睛没多久,房门就被人敲响了,来人相当有个性,敲门的时候一点都不礼貌,不是轻轻敲三下,而是“哐哐哐哐”的拍个没完,就跟他妈的要拆了这晋公馆一样,活生生的把我从被子里面折腾了出来,披了一件衣服才睡眼惺忪的过去开了门,

  站在门外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一身戎装,亭亭玉立,留着清爽的短发,最抢眼的还是胸口的那两颗丨炸丨弹,就跟要把迷彩作战服给撑开一样,可不就是那天晚上给我来了一记断子绝孙膝击的宋亚男,
  我不喜欢这个女人,
  很不喜欢这个女人,
  不光因为她粗暴,更因为她嘴角的那股子挺邪乎的笑容,总感觉站她面前的时候,老子反而成了那个被调戏的小娘们,,
  于是,我说话自然没个好气:“咋的,难不成还想揍老子,我告诉你,现在老子可是你们的合作者,打废了你们自个儿去106死亡公路玩去,”
  “哟呵,”
  宋亚男当时就挑起了嘴角:“还来脾气了,我就喜欢你们这种脾气大的,因为把这样的人打趴下我很有成就感,小子,别以为疤脸能护得住你,我想动的人他还护不住,”
  瞅着她脸上那股子邪乎劲儿,我犹豫了一下没敢继续挑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