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1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他并未喝醉。
  第二天一早,张文定便开始跑农业厅了。
  燃翼是个穷县,要想搞好经济,无非有两条路可以走,工业和农业。
  工业最重要的就是招商引资,可“大招商,大发展”的口号喊了几年,效果却基本上看不出来。
  为此,县里也费了很大劲,拿出很大的优惠政策支持招商,可就是因为燃翼没有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客商往往跟燃翼擦肩而过。即便有过来考察的,也因为基础建设跟不上,选择了其他地方去投资。

  张文定在随江的时候就干过招商工作,自然明白建设基础设施和必要性,但他更知道建议基础设施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所以,招商引资这条路至今也没走出个花来,几届县委班子都做不到的事,他张文定一个县长就算是三头六臂,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达到特别好的效果。
  当然了,如果存在自然资源,经济发展起来也要容易的多。
  但是,燃翼的矿产资源非常贫乏,煤炭和石油资源那是一点都没有,虽然山比较多,可稀有矿产也并不丰富,根本就没有可开采的可能性。
  即便多少有点铁矿,也因为储量达不到要求,没有人会冒这个险,投资来开采——采出来的收益能不能达到开采成本的一半都很难说。
  当然了,偷采这种事情,不说也罢。
  既然这工业这条路目前走不通,那么只有在农业上下功夫。
  在工业没有发展起来之前,农业这个基本盘,是坚决不能丢的。不仅不能丢,还要好好地把这个基本盘摆弄好。

  农业,才是燃翼的根本。
  当初孟紫萱来燃翼投资,就是看中了燃翼的农业还有点可开发的余地。
  张文定非常清楚,在燃翼,虽然农业可以开发,但这并不代表着燃翼的农业就多么先进,很多问题还是普遍存在的。
  第一个,就是农村经济结构不尽合理。农区畜牧业、林果业、特色产业在大农业和人均收入中所占的比重过低;南部山区农业基础设施薄弱,生产方式落后,尤其是传统农业仍然占主导地位。
  第二呢,则是农民的传统农业的生产观念和生产模式根深蒂固,习惯于小而全、多而杂和粗放的农业生产方式。农业规模化、产业化、标准化、机械化水平较低。
  第三一个,就是农业科技支撑能力薄弱,农业科技人员数量少,服务机制僵化,科技服务水平不高,良种程度、单产水平还明显低于周边县市,科技成果推广转化困难;农民科技文化素质较低,农村缺乏能够支撑现代农业发展的较高素质的劳动者。
  第四,农业产业化经营水平不高,龙头企业数量少、规模不大,产业链条短,农产品附加值不高,有些产业还没有龙头企业带动。
  第五,以水利为主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和管养滞后,农业抗风险机制不健全,致使农业抗御自然和市场双重风险的能力较差,农业生产盲目性、短期性、脆弱性还没有得到根本转变。
  这些问题,张文定曾经重点研究过,解决的方案虽然有,但却都离不开一个字——钱。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当了一县之长,张文定才知道县财政有多么紧张。
  县财政欠了一屁股债,这说起来很正常——全市甚至全省,没几个县财政是充足的,不管是贷款,还是集资,还是各部门先行垫付,欠账那是再正常不过的。
  可是,在燃翼,欠着钱还要搞基础设施建设,还要在农业上做文章,那这就有难度了。
  所以,张文定来省里,跑农业厅就是必然了。

  张文定在省农业厅呆了一个上午,虽然农业厅的领导对张文定也是照顾有加,答应在一些方面给与最大的支持,但这些支持的实际效果嘛……杯水车薪吧。
  基础设施上不去,就算是上头给再大的支持,那也用不上,甚至是没用。
  所以,下午张文定便又跑了一趟农科院和省农业大学。
  解决农业问题,光从农业厅要项目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在技术上下功夫才是硬道理。对于下面区县来的领导,省农科院还是很喜欢的,满口答应可以安排几个专家去县里送技术,送科技——不是免费的。
  是的,不管是农科院还是林科院,下区县都是要收专家费咨询费等等的。
  张文定盘算了一下,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了,然而这个开支,却还必须要支出。
  至于省农业大学嘛,有老师和学生下乡进行三支一扶,虽然花费不大,可毕竟还是需要往外掏一部分的。

  这一下午跑下来,张文定感觉心都疼了——干什么都要钱呐!
  然而再心疼,该花的钱还是必须要花。
  在农业上下功夫是燃翼的唯一出路,可不管是走那条路去发展农业,前期的投资肯定是避免不了。如何在没有钱的情况下把这些事情都解决掉,成了摆在张文定眼前的一个大难题。
  这个难题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也不是马上就能解决的,而且也并非是张文定跑几趟农业厅就会有效果的。
  引来了一个孟紫萱,张文定并不为之骄傲。
  他要的是把全县的农业搞活,让全县老百姓在农业上有事情做,有经济收入,从而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单单靠一个孟紫萱是达不到的。但目前的困难摆在张文定眼前,而他一时又没有更好的办法去解决,这成了他上任来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一个瓶颈。
  想了想,张文定觉得,这事还是文火慢炖,操之过急搞不好要起反作用的。
  当晚,张文定决定去武贤齐家里去一趟。

  虽说过年去他家走过亲戚,但在私人关系和工作关系上,张文定还是比较注重后者。
  自己被提拔为一县之长,张文定明白,这不是自己有多厉害,肯定是武贤齐的因素占了大头。
  要不然的话,全市那么多副处正处,这种好事怎么可能偏偏落到他张文定头上?
  这一次去之前,张文定是提前给武贤齐打了个电话的。
  武贤齐正好在省里,没去京城开会,所以张文定运气好,晚上能够见到。

  “哥。”张文定一进门,便叫了一声。他现在已经可以很轻松的和武玲一样用这样的称呼了。
  “嗯,哪天来的?”武贤齐点了点头,示意他坐。
  “昨天过来的,去交通厅办了点事。”说着,张文定坐下了,虽然不是很紧张,可也没有太过自在。
  茶几上有一套茶具,武贤齐亲自动手,给往张文定倒了杯茶。

  张文定这就有点受宠若惊的意思了。他端起茶杯,也不管烫不烫,小喝了一口,然后才问:“嫂子没在家?”
  日期:2017-01-15 09: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