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0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错了,苏良世自己也是没有办法,李云中不给出一个最后的决定,所以苏良世只能等待,他不能撇开李云中单独的反动攻势,就算在常委会上自己比秋紫云略强一点,但谁能保证李云中的走向呢,他只需要一句话,就能把自己在常委会上的优势全部改变,所以苏良世只能等。
  李云中也在等待,他需要证实一下到底华子建和颜教授的关系,这对他很重要,这决定了自己是否对华子建展开压制,如果说华子建真是一条白眼狼,早点除掉,不仅仅是对自己有好处,它对整个北江市的稳定和繁荣发展也是至关重要的,华子建已经不是那个狭小,偏僻的新屏市的市长了,他是省会城市的书记,还是省委常委,他完全是能够掀起一片惊涛核浪的。
  这样的等到是有效果的,秘书快步走进了李云中的办公室,这个秘书是李云中做省长时候的秘书,已经跟随他好几年了,两人的关系也极为融洽,很多事情,李云中是不会忌讳和回避秘书的。
  李云中抬头只是看了一眼秘书,就知道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急着汇报了:“嗯,什么事?”
  秘书站定,很谦恭的低下头说:“前几天你让我了解的事情有点消息了。”
  李云中点下头:“奥。”

  “书记,据朋友讲,颜教授的亲家找过华子建几次的,另外,好像那个北京的黄记者,也和华子建是熟悉的,还有,听说这两天华子建的老婆正在为颜教授的女儿调动工作,准备调到他们电视台去。”
  李云中慢慢的脸色赤红了起来,他眼中有了一种因为愤怒而升起的冷峻,华子建果然是一匹狼啊,自己对你不薄,至少在这几年从来都是在支持你的工作,你怎么能因为一个小商品城搬迁的问题屡屡和我为难,你想干什么?破坏地铁的工程对你有什么好处?
  李云中确实有些震怒了,好一会,他才缓过了神色,淡淡的挥挥手,说:“知道了,你忙去吧。”
  秘书悄然退去,李云中坐在雕花大靠椅上,抬起手来,用拇指和食指捻这自己的鼻梁,又按摩了一会自己的眼眶,才算让自己彻底的平静了下来,不过这里面李云中有一个问题还是想不通,为什么华子建要对北江市的地铁工程百般阻挠呢?这有点说不过去。

  李云中又认真的思考了好一会,还是没有办法想通这个问题,但不管这个问题是否想通,华子建和颜教授联手的事情却已经是清清楚楚的,那么。。。。。。
  李云中拿起了电话,接通了苏良世:“良世啊,在忙什么呢?”
  “云中书记,你好,我在地铁筹备组开会呢。有什么事情吗?”苏良世很客气的说。
  “嗯,也没什么大事情,你上次说的那个事情啊,嗯,对火灾调查处理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

  苏良世一下觉得李云中肯定是有了结论了,不然他也不会主动来这个电话:“事情按你的指示暂时没有结论,但也没有什么新的证据,昨天消防局的火灾鉴定结果也送来了,应该是现场电线短路,引发的火灾,所以可以明确划定为管理问题。”
  “这样啊,我知道了。”
  李云中就挂上了电话。
  苏良世拿着电话稍微的愣了几秒的时间,就露出了笑意,他知道,李云中的决定已经出来了,那好吧,我也可以动作了。

  也就是这个晚上,杨喻义也在焦急的等待,现在他躺在床上和老婆刚结束,杨喻义的半个身子晾在外边,一只手探进被窝里,另一只手握着烟卷扎巴着声音,烟卷在嘴角不时移动的光芒在黑暗里划出一个个形状不一的弧。
  老婆在畅快后已进入睡眠,杨喻义被一片黑色围裹,在暗淡的烟蒂光芒的辉映中,他的脸上的表情像涂了红红的血,有点愣人;借着烟光,杨喻义脸上的神色显现出一丁点的虑意。
  他在沉想什么?他在想着好久之前做过的个梦,这样一个梦总使杨喻义每逢夜深时分时难入睡,这梦说也蹊跷,前一阵儿的一个晚上做的,以后便时不时就浮出在夜里,细细思索罢,竟恍然似现实中的真人真事儿一般。
  梦中的景况是这样的:从未游览过的一个寺院,四处静寂,杨喻义孤身一人竟来于此,院中央种了一树桃花,这桃花生出很多个分枝,分枝上结出好些朵桃花,花瓣艳嫩,苞蕾大硕,甚是稀罕;杨喻义瞅着正感叹怎么会来了这般地方,怎么会碰到这样的异事之时,突然一个疯癫和尚鬼使神差地出现在眼前,嘻嘻做笑,惊得杨喻义一跳,杨喻义觉得阴森便将离去,可这疯癫和尚却愈笑愈烈,杨喻义自觉这笑像是笑了自己,便定住身子不解地上前颤着声追问其笑因何缘故?

  疯癫和尚这时却不答,只兀自冲杨喻义笑着,杨喻义觉得这和尚定是痴了,便无聊地欲走开,似乎身子刚转罢过去,此时疯颠和尚却开了口:“可惜璀璨年华,误入权色沼泽中。。。。。。”
  杨喻义闻听,心中一愣,思量这话儿倒有几分和自己相干,便又转过身向其行罢礼地恳求大师解悟其中之意,疯癫和尚冲杨喻义笑笑,随之道出一串诗句来:“渴者至于心,心静方保身,春景季季媚,灿花悄袭人,捻心自闭扉,花谢随秋意,屋中景虽单,濡相方终年,权柄如刀刃,色念首为悲,朝夕思量行,择抉皆系静,终悟方圣明。”
  疯癫和尚吟毕,便在梦里隐去了。
  杨喻义闻听之后,想要再进一步和这疯癫和尚切磋此诗句中的奥妙,但梦也自此囫囵一下醒将过来,杨喻义醒来瞅瞅眼前,竟整个人儿寝在卧室,旁边酣睡着妻子,这梦立即唬出他一身冷汗来。
  这梦虽说是个梦,但这梦隐去之后,那一串疯癫和尚的诗句却真真地烙在了杨喻义的脑海,杨喻义思索之,觉得这诗句朦胧中隐含着一种深刻的人生哲理,正如格句般是吟予自己的,这些年以来,自己在仕途上仰仗靠山李云中和苏省长的关系,可谓是如鱼得水,一直做得顺顺荡荡的,但这些日子,一直做些怪梦,内心不由得思量几分。
  就在刚才和老婆做了之后。刚刚眯一下,这梦又一次浮现在杨喻义的睡境之中,也是初缘这梦时的寺院,也是院中枝繁叶茂的桃花,也是突然浮出的那个疯癫和尚……杨喻义愈做愈觉得这梦毛骨耸然,愈做愈觉得这梦的现实。
  “难道自己的仕途将止?”杨喻义在心中如此时不时地反问着自己这句话来,在这梦后再也没了睡意,与老婆频频激情之后方寻得一丝心灵的慰籍。
  这会子,正当杨喻义陷入思虑与失眠之中时,门铃突然响了,这么晚了,会是谁在敲门?
  门玲声让杨喻义内心一惊,杨喻义猛吸一口烟气在肚子里滤了滤后将烟卷捻灭在烟缸里,他并没有下床,只是将耳朵耸了耸,辨别这声音是否会再响起,杨喻义心想,该不是哪个酒疯子走错地方敲错门了?正当杨喻义思索着的这档儿,门铃声又朦胧地响起,杨喻义动了动身子。
  日期:2016-03-23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