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90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尸体,我交给林青去处理了,然后我带着周敬就离开了这院子,直奔停车的地方而去,
  一路上,我终于问起了周敬“相门八禁”的事情,

  周敬这小子对别人一副警惕模样,但是在我跟前倒是有什么说什么,也不隐瞒,
  事实果然如我所猜测的一样,“相门八禁”确实是一门非常高深的手段了,属于杀人卦局的一种,逆推乾坤八卦,重演阴阳五行,非常高深,也非常的玄奥,
  不过,这种手段却根本不是周敬能用的,最少也得相气四段才能开这种卦局,周敬现在不过才是相气三段,哪里能开得了这种高深的卦局,他完全是损了一年多的阳寿才开了这样的卦局,
  没成想,这一卦一开,倒是帮助周敬冲破了三段相气的瓶颈,如今他已经在相术上登堂入室,站在了四段的地步,,
  四段相师,已经有了鬼神难测的手段,

  说实话,我真的是被周敬给吓了一大跳,他才几岁啊,就走到了这个地步,难怪青衣说,周敬是一个不世出的天才,以后走到周神算子那个地步简直就是绰绰有余,
  周神算一生沉湎于相卜之术,结果才不过是七段相师而已,周敬十一岁四段相师,这……
  反正,我是说不出话了,不过看着小家伙鬼头鬼脑的机灵劲儿,也是打心眼儿里心疼,
  他,比我苦,
  我虽然没有见过母亲,但是我见过父亲,我的前二十年还是幸福的,收了百辟刀才被推上了这条绝路,
  可是他才多大啊,无父无母,跟着爷爷贫寒度日,后来有跟着我浪迹天涯,在别的孩子还在父母怀中撒娇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充满血雨腥风的死亡漩涡里挣扎了,
  我轻轻叹了口气,拉起了周敬的小手径自在荒原上强忍着身上的疼痛蹒跚前行,
  约莫是在清晨四点钟左右吧,林青终于处理干净那降头师的尸体了,然后我们几个人驱车便往市区赶,等到了小店区的时候已经是大清早了,这一夜激战,我们身上也多少负了伤,不过一商量,觉得伤势不算太重,可以稍微往后推一推,还是先去解决了苏蕾蕾家的事情为好,要不然这件事情就跟吊在我们心上的一块儿石头一样,堵得人心里怪慌的,
  好在,时间还早,没到上班的时间呢,苏蕾蕾的父母应该是在家的,我们大可以给他们来个一锅端,一下子把所有的问题全解决了,
  当车子驶进苏蕾蕾家的别墅区的时候,陈煜明显情绪有了一些躁动,然后他就和我说:“小天,要不我还是不进去了,蕾蕾就交给你了,”
  考虑到陈煜的情况,我也就答应了,
  苏蕾蕾的家我来过,也算是轻车熟路了,和管家打了声招呼,然后在客厅里面见到了苏蕾蕾的父母,
  受了降头术的影响,苏蕾蕾的父母对上次我降服二口女救苏蕾蕾的事情早就没有印象了,看到我以后压根儿不认识我,不过好歹是有素质的人,倒是没有撵我们,和我们随便聊了几句就让管家去叫苏蕾蕾了,不一会儿苏蕾蕾就从楼上下来了,看到我这个同学显得很高兴,兴高采烈的坐在沙发上就问我来干嘛,怎么找到她家的,
  干嘛,
  当然是来让你们从梦境里惊醒的,
  这一家三口现在?活了,我当时就对着林青打了一个眼色,林青和我配合了许久,对我是相当的了解,我这一个眼神丢过去,当时就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在茶几上一踩,直扑对面的苏蕾蕾一家三口,
  林青是一个非常强悍的武人,苏蕾蕾一家三人都不过是寻常人,哪里能反应的过来,都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林青一人一记手刀直接切倒了,
  最后,甚至就连老管家都没能逃过一些,直接被林青击倒在地,
  一看林青得手,我这边顿时放心忙活了起来,把从降头师身上夺来的精血拿了出来,上去就给他们解降,
  这降头术的解法不难,因为掺杂了降头师的精血,所以根本不需要其他东西了,把降头师的精血喂给他们降头自然就解开了,只不过他们肚子里面积蓄了不少脏东西,可能降头术破了以后会拉几天肚子,不过没什么大碍,脏东西排了就没事儿了,
  灌完了精血,然后我们三个就在这里等了约莫三个小时最有,苏蕾蕾的父母是率先醒来的,这回他们可是认出了我,看来解降是有效的,让我不禁松了口气,把事情的原委给他们说了一遍以后,苏蕾蕾的父母倒是没有怪罪我,反而千恩万谢,让我更加不好意思了,简单和他们道了声别就匆匆忙忙离开了,看苏蕾蕾父母的情况,估计苏蕾蕾不久之后也就能醒了,我也放下了心,以那个女孩儿的性格醒来后肯定会打听陈煜的情况,只希望她到时候能在这一系列的人生巨变中坚持住吧,

  离开了苏蕾蕾的家,我们几个就直接去了医院,简单做了个检查,确定我们几个人都是受了轻伤,吃点活血化瘀的药调养几天就OK以后,我们算是彻底放下了心,回了家以后,我们三个吃了口饭,几乎是倒头就睡着了,
  真的是太累了……
  从解决陈家沟的事情,再到解决苏蕾蕾的事情,我们已经不眠不休的奔忙了好几天了,体力透支的特厉害,能挺到现在全凭着一股子心气儿,
  这一觉,睡得真的是天昏地暗,等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挺久以后的事情了,脑袋发疼,浑浑噩噩的,因为拉着窗帘,也不知道外面到底是天黑还是天亮,于是我就从枕头旁边把冲着电的手机拿了下来,这拿下来一看不要紧,我顿时也是被吓了一跳原来,我竟然足足睡了三十六个小时,现在正是晚上八点钟,
  除此之外,还有二十多个未接来电,因为我睡觉的时候手机静音,完全没有接到,
  这未接来电的号码非常的陌生,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不过一连打二十多个电话,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于是我就回拨了过去,结果……对方手机关机,
  我有些纳闷谁啊,找我什么事情,按说,绝大多数人连着打电话很多对方不接的话,都会发短信说明情况的,可是我完全没有一条未读信息,
  出于好奇,鬼使神差的我点开了信箱,这一看不要紧,那个陌生号码还真给我发了个信息,内容只有短短几个字蕾蕾不堪其辱,醒来后想不开自尽了,
  落款人是苏蕾蕾的父亲,
  我一下子脸色就变了,然后才想起来,这条信息显示已读,那么……是谁在我睡觉的时候动了我的手机,读了我的短信,,
  一时间,一股不祥的预感笼罩了我……

  “小天,小天,”
  这时候,客厅里面陡然传来了林青的声音,然后林青“哐”的一下撞开我的卧室门就闯进来了,头发凌乱,身上还穿着睡衣,显然也是刚刚醒来,进来后一脸惊慌的和我说道:“小天,陈煜又不见了,”
  果然如此,
  我心里那股不详的预感更加的沉重了,

  “你倒是说话啊,”
  林青有些焦急的说道:“你这个兄弟是怎么回事,人我们都救了,怎么还不消停,”
  “人,我们没有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