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331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金融危机当中,股市暴跌,大量企业破产,失业率从百分之二点六,飙升到百分之六点九六,通货膨胀率由百分之四点五涨到百分之七点五,经济陷入滞胀,面临崩溃的风险。
  当时大多数亚洲国家都面临相同的困境,不过相比其他国家,韩国的重化工业更具实力,虽然重化工业在危机当中遭受了很大损失,但是基础还在;而韩国币贬值以后,固然造成一系列的困难,但是也有一个好处,就是让韩国的产品在出口价格上更具竞争力,这就为韩国的重化工业乃至经济的复苏奠定了良好基础。
  此外,相比东南亚各国复杂的国内局势,韩国社会虽然也饱受创伤,生活痛苦指数大幅上升,但是韩国民族单一,又非常团结,社会的稳定也是经济复苏的有力保证。相比之下,东南亚最大经济体印度尼西亚在危机中爆发了大规模的动荡,经济从此一蹶不振。
  韩国为了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援,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是也得到了有力的经济援助,更重要的是营造了良好的国际经贸环境,也为韩国的出口与经济恢复奠定了基础。相比之下,与韩国在很多经济领域存在竞争,实力甚至比韩国更强的台湖在重化产业方面不如韩国,经贸环境也不如,虽然在危机当中的表现更为坚挺,受到的创伤也比较轻,但是在危机以后,却逐渐被韩国赶超并甩在身后  。

  由于政治原因,韩国直到一九九二年才与华夏正式建交,因此华夏国内对韩国的了解还不够全面,尤其是在民间。而一九九七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对韩国来说是一次很大的考验,通过考验以后,韩国在综合实力上已经领先四小龙当中的其它三个小龙。当然,新加坡和新港都有各自的优势,但作为弹丸之地,在整体实力上又确实不好跟韩国相比。
  韩国经济能够从危机中迅速复苏,与华夏国的支持也有很大关系,在危机发生以后,经过一九九八年的调整,从一九九九开始,韩国企业开始逐渐加大对华夏的投资和出口,很多企业正是凭借在华夏市场上的收获,得到快速发展,彻底摆脱了经济危机。
  徐若琳也听懂了包飞扬的意思,她笑着问道:“你这样做,是不是叫作引狼入室?”
  包飞扬笑了笑:“也算是,不过狼终究是要来了,没有韩国狼,还有美国狼、日本狼、欧洲狼,而且这些狼都已经进来了。相比较而言,韩国的狼还没有那些狼凶狠,让这些狼进来,也能帮我们成长。我们不能关起门来当小白兔,而是要与狼共舞,甚至做猎人。”

  涂小明点了点头说道:“飞扬这么说是有道理的。这些天跟韩国的企业接触下来,不得不承认这些企业在很多方面都要比我们强。韩国奖出限入,但是韩国人并没有固步自封,国内的竞争十分激烈。企业在技术、管理上都向国际水平看齐,他们真进入国内的话,确实能够占到一定的优势。”
  “但是与欧美日的公司相比,韩国企业的渗透性又颇为不如,哪怕是他们国内实力最雄厚的三星、现代和大宇这些公司。也不如日系的财阀和欧美的金融财团,至于其他企业,就更好合作了。”
  徐若琳娇俏地笑道:“敢情你们既巴望着韩国企业,又看不起人家啊!”
  包飞扬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就有点过了,要说企业,像日本、韩国都有一些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盛誉,值得尊敬的企业,包括台湖,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说起来,我们在这方面的表现就要差很多。我们的企业,还缺少在国际上竞争的经验,更不用说是优秀表现了。”
  “难道方夏陶瓷集团在包主任您眼里也不算优秀企业?”徐若琳说道。
  包飞扬摇了摇头:“方夏陶瓷集团才发展几年?方夏陶瓷集团是因为独有的技术,靠一两项先进技术,获得迅速的成长,这样的企业并不少,但是能不能持续成长,那就要用时间来说话。在我看来,最起码要十年时间,我们才能确定方夏陶瓷集团这个企业是不是扎牢了根基。”
  “这个我赞同。其实就算是十年,也不能够说就高枕无忧了,你看这次韩宝钢铁的破产,韩宝钢铁在韩国也算是排名比较靠前的大型企业集团。但是突然之间就倒闭了,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脆弱。”涂小明颇为感慨地说道。
  徐若琳说道:“这个也很正常,现代企业规模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多地参与到金融活动当中,很多企业为了追求高速发展与扩张,往往都通过负债经营。并因此面临巨大的经营风险。”
  包飞扬点了点头,从大的方向上来说,技术进步让人类不断向前发展,但金融却是驱动和控制这一切的最直接的影响。韩国乃至东南亚经济前两年看起来繁花胜锦,但是随着金融危机爆发,这一切都成为泡影。
  世界性的金融危机总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发生一次,并由此影响经济的周期性波动,这就是宏观经济的大格局  。
  而从微观方面来看,企业借债、融资,都与金融市场脱不了干系。新经济的发展一日千里,更离不开风险投资的推波助澜。一个企业如果只依靠自身的积累滚动发展,很快就会被人超过,资本的力量能够让企业插上风帆,获得飞快的成长,但同时资本的逐利性又是一把双刃剑,它既可以助推企业和经济的发展,关键时候又可能捅上一刀。比如在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欧美和日本将大量资金从韩国撤出,客观上加速了韩国经济坠入深渊的速度。

  包飞扬摇了摇头,他虽然紧赶慢赶,目前以方夏陶瓷集团和美国塔克石油公司为核心,加上外围关系密切的唐家、黄家等,已经可以参与这种大事件的局部博弈,但要说影响和主导,还差得很远。
  就好像这次经济危机,他明知道危机的走向,但是却没有办法阻止危机的发生,就算是想要改变危机的走向,也力有未逮,只能够尽量利用预判上的优势,争取更加有利的收益。
  “怎么样,你们在韩国这么长时间,总应该有些发现吧?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给我?”包飞扬问道。
  徐若琳俏生生地看了包飞扬一眼:“有倒是有,不过你知道我是咨询师,想要得到我的建议很简单,付钱就行。”

  “若琳在韩国的时间长了,被资本主义的腐朽思想腐蚀了,现在张口就谈钱,这很好!”包飞扬笑着说道:“但是我要先验一验成色。你说得好,有奖励,说的不好,你在韩国期间的花费,全部自理。”
  徐若琳不由翻了个白眼:“我看你才是变得最快的,刚到韩国来,就立刻变身为资本家了。”
  大家相互开了几个玩笑,谈起这段时间在韩国的收获,涂小明和徐若琳都有很多想法。他们一致认为,韩国在钢铁、造船、炼化等重化工业方面。在汽车、机械等制造业方面,以及电子机电产品方面,都有一定的优势。
  不少韩国企业都对到华夏大陆投资比较感兴趣,不过他们对华夏国内的情况并不了解。有很多疑虑。不过韩国也有一些企业对华夏市场比较了解,他们或者已经在华夏投资,或者准备到华夏投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