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33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点了点头,徐城炼油公司的效益虽然不好,但是每年创造的产值、对周边产业的带动、还有上万职工的就业,这些都是很难被取代的。而且徐城市有想法,对海州地区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徐城会将徐城炼油公司看得更牢。甚至也会跟海州地区争夺石油炼化产业方面的资源,虽然徐城发展重型化工产业的条件不比海州地区,但产业基础却比海州地区更好。
  薛绍华本来想带包飞扬一起去燕京,因为他知道包飞扬的关系如果动用起来的话。不会比他薛绍华在京里的关系差,不过包飞扬接到韩国那边的电话,临时要赶去韩国,考虑到山水公司合资造船项目的紧迫性,薛绍华只能放弃原来的计划。
  ***************************************
  包飞扬赶到韩国,第一眼在机场看到涂小明的时候。包飞扬有些惊讶地发现涂小明竟然瘦了  。
  “明哥怎么样,身体还好吧,没听你说身体不舒服啊?”包飞扬伸手拍了拍涂小明的肩膀。
  涂小明笑着给了包飞扬一个热情的拥抱:“我的身体很好,如果你是说我瘦了的话,那还不是为了你的事情奔波的?”

  包飞扬推开涂小明,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不对,我给你的任务就是在韩国多请人吃饭,你要是真的认真工作,怎么会越吃越瘦?”
  “对,就是越吃越瘦。”涂小明满脸辛酸地说道:“你难道不知道,韩国这边的人是将泡菜当主菜吃的吗?虽然我不是给你省钱,但是跟那些韩国人一起吃饭,不点泡菜多点肉的话,他们都不会满意,我总不能一个人大快朵颐?”
  看到涂小明受尽委屈的样子,包飞扬不由想起后世的一些段子,他笑了笑说道:“好了,这次你跟我一起回去,回去以后请你吃大餐,猪肉牛肉羊肉,你想吃什么都可以,想吃多少都行。”
  说完,包飞扬又向旁边的徐若琳伸出手:“徐经理,也辛苦你了,我代表海州地区人民感谢你。”

  徐若琳伸出白皙的小手,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说道:“包先生客气了,如果是你个人的感谢的话,我会感到更加高兴。”
  “当然,今天晚上我请各位吃饭,就我们自己人,大家可以敞开来吃肉,以表示我的感谢。”包飞扬轻轻握了一下徐若琳的小手,很快又松开,然后笑着说道:“不知道徐经理对我这样的感谢还满意?”
  徐若琳笑了笑:“如果是专门感谢我的话,我会更高兴。”
  徐若琳是方圆天下信息咨询公司的高级咨询师,方圆天下信息咨询公司与包括韩国山水集团在内的韩国企业都有业务上的来往。徐若琳原本负责海州地区船舶工业发展项目的信息咨询,以及韩国山水集团投资海州地区项目的方案策划,为了更好地说服韩国山水公司,前段时间她也来到韩国,与涂小明并肩作战。

  涂小明与徐若琳并不陌生,毕竟方圆天下信息咨询公司的前身就是方夏陶瓷集团的信息部。涂小明也曾经在这个部门工作过一段时间。
  此前海州地区市并没有派人到韩国,不过涂小明带了两个助手,加上徐若琳和她的助理,五个人在韩国已经有大半个月的时间。徐若琳也是到了韩国以后才发现事情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倒不是说韩国山水公司这个项目的难度很大,而是涂小明在韩国的目标根本就不止韩国山水公司这一家,她不得不跟着涂小明与不同的韩国企业接触,包括许多不同的行业,她也弄不清楚包飞扬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晚上吃饭。徐若琳也再次向包飞扬提出这个问题。
  包飞扬想了想,表情有些凝重地说道:“徐经理,我知道你们方圆天下信息咨询公司对世界经济格局的研究一直都有自己的看法,亚洲经济区最鲜明的特点就是日本人经常提到的雁行模式,日本是领头雁,以韩国、新加坡、新港与台湖等四小龙为第二梯队,后面才轮到暹罗、马来西亚等亚洲小虎。”
  “日本人推崇雁行模式是因为他们想当领头雁,但是对雁行队列当中的国家来说,雁行的关键不在于跟随,而在跟随以后的超越。目前看来。新加坡、新港与台湖都有各自的局限。新加坡太小、新港不但小而且以前在英国人的管理下政治角色也很有问题,回归以后虽然会有所改观,但是一国两制给了新港自由却也会造成与内地的分隔;台湖的问题更多。因此,在我看来,要说学习日本学得最好的应该还是韩国  。”

  “韩国的大财团经济有很多优点,国内现在也在讨论学习这种由国家大力扶持的集团模式。不过这些模式也有很多弊端,比如负债率比较高,公司越来越大,效率未必就越来越高,另外韩国人口规模放在这里。这么大国家的市场的容量毕竟很有限。”
  “一旦外部或者内部经济形势发生变化,这些问题就会爆发出来,对韩国这些大集团来说,一个部分出现问题。很可能就会影响到集团整体,影响一大片。就像韩国山水公司这次收购的大东船厂一样,大东船厂的经营状况其实还不错,就是因为母公司陷入财务危机,所以不得不断尾求生,寻求收购者。”
  徐若琳抬头看了包飞扬一眼:“你不会是也想寻找这样的机会吧?说实话。这些天跟韩国的企业接触下来,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个国家的民族自尊心特别强,就算他们的企业倒闭了,也会优先卖给韩国的企业,就好像这个大东船厂,就算我们能够筹集到足够的资金,韩国人也不会考虑我们华夏企业收购的。”
  包飞扬笑了笑:“是啊,韩国和日本是世仇,但是在这方面又非常像,他们对自己的企业都很支持,我刚才从机场过来的时候就注意了一下,街上行驶的大部分是现代、大宇、起亚、双龙等韩国人自己的车,而我们华夏国内就不一样了,我们国内最多的是大众、别克、丰田、本田、日产等外国车,大家都说国产的东西质量不好——固然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相比韩国和日本,我们对自己品牌的产品支持也确实不够。”

  徐若琳眨了眨眼睛:“这个跟你让我们疯狂接触这些韩国的企业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也有一点关系。”包飞扬说道:“韩国这些企业当中,除了三星等少数几家大企业的国际化程度比较高,有很多依靠本地民众支持起来的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并不强,而韩国本地市场比较有限,如果经济形势发生改变,他们想要走出困境,大概向外面走会是最好的选择。去欧美日本他们没有竞争力,去东南亚同质化竞争也比较厉害,大概也只有距离最近、又很喜欢洋货的华夏最为合适。”

  作为过来人,包飞扬对韩国目前遭受的经济困境有很清醒的认识。
  一九九七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对韩国的经济造成了极大的破坏,韩国币对美元的汇率从危机前的一美元兑892韩国元跌到1695韩元,跌掉将近一半,外汇储备大量减少,使韩国政府不得不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援,并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条件,韩国也成为经合组织当中第一个经济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接管的国家。
  由此带来一系列深刻的影响与变化,比如韩国不得不修改银行法案,允许外资金融机构在韩国的子公司参股韩国的银行,并与韩国股东享受同等权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