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9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么,这份文件,就是他体现价值的时刻吗?
  梁健转头看向窗外的雨,苦笑了一下。生态,和经济,难道真的不能两者兼得吗?
  生态型经济的方针,不是刚刚提出来,在东部许多城市都已经在实践,当初的永州就是走得这条路,是有所成就的。但在生态型经济的初始,肯定是会让一个城市的经济有所下滑的,但只要坚持度过这个下滑期,进入稳定期后,那么生态型经济的好处就会逐渐显露出来的。可是这个下滑期,对于太和市这样一个以煤矿这类高污染型企业为经济支柱的城市,必然是影响十分巨大的。这样的结果,梁健不仅要考虑自己是否能够承受来自的上面的压力,还要考虑太和市是否会能够承受。

  这几年因为官商之间的贪腐问题,太和市的经济问题一直不容乐观,经济转型带来的后果,太和市万一没承受住,后果是十分严峻的。虽然说这种可能性比较小,但梁健不得不考虑进去。
  除了经济问题,还有生态转型,要往哪个方向转,这也是一个需要经过深思熟虑的问题。太和市的环境问题,是一大严峻问题,日益严重的沙化,还有这几年一年严重过一年的缺水问题,等等一系列问题,都是有待解决的。
  一瞬间,肩上的担子重了很多。
  他看着桌上那份文件,生态转型,煤矿,这是必然要碰撞的两个词,那么什么时候碰合适?还有,怎么碰?
  梁健坐了一会,伸手拿过电话,给沈连清打了个电话:“你看看时间表,这几天什么时候有空,排个会议,会议名单我待会发给你。”
  沈连清哦了一声。梁健挂了电话后,想了想,给娄江源打了电话。电话接起,梁健笑问:“怎么样?头上拆线了没有?”
  娄江源笑答:“估计还得当几天印度人。有事?”
  “嗯,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有几个问题,想跟你探讨下。”梁健说道。
  “我看看,你等等。”娄江源说完,似乎去翻时间表了。梁健安静等着。一会儿后,听得娄江源说:“白天是没空了,要不晚上?”
  梁健想了一下,他晚上似乎也没事情,便同意了。
  挂了电话后,他将会议名单确定了之后,发给了沈连清,让他去做安排。发出去后,忽然想起一个人,当时在江中的时候,他曾见过两个环保方面的教授,太和市的环境要想改善,势必要有专业人士参与,才能事半功倍。看来,得什么时候想办法联系一下,看能不能获得帮助。
  大概半个小时后,禾常青将电话打到了梁健办公室。应该是陈杰跟他交代完毕,他来求证了。梁健听着他问:“照片中那小姑娘,你认识?”

  梁健一笑,说:“是认识,刚才一下子没认出来,后来才想起来。这姑娘,是之前我和陈杰去陵阳的时候,路上碰上的,当时说好要资助她上学,我自己忙,就交给陈杰去负责了。”
  “既然是这样,那就没问题了。”禾常青说道。梁健嗯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补充了一句:“这件事,事实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能姑息,也不能冤枉了我们的同志。”
  梁健的话已经很明显,禾常青能做到纪委书记,自然能听懂他的意思。当即回答:“是,您放心。陈杰同志刚才已经过来找我谈过了,如果他说的都是事实的话,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梁健问他:“举报人方面,能不能找到些线索的?”
  禾常青有些犹豫,沉默了好几秒钟才回答:“照片是匿名信寄过来的,估计查不到什么。”
  对于这个回答,梁健不算满意。以前在江中省的时候,抽丝剥茧的事情也没少接触,这相关的调查取证的工作虽然不是十分了解,也知晓一二。于是,就问他:“信应该是通过邮局寄的吧?”

  禾常青不笨,梁健这么一说,他立即就明白了,就说:“信封我没看到,我待会去问。如果是通过邮局寄的,可能能查到一些线索,但我也不保证。”
  这件事毕竟陈杰自身还是有问题的。梁健有心维护,但也不好太过偏袒,纪委书记虽然在前两次常委会上站在了他这边,但不代表他就是自己这个阵营了。梁健见好就收,道:“这件事情上,陈杰同志自身还是有些问题的,我会找他谈谈。不过,这件事情,明显是有人居心叵测,上次是江源同志,这次又是陈杰同志,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该查的还是要查。”
  娄江源的事情也不是秘密,梁健适时点到,也是为自己刚才要求禾常青去调查做个解释,算是给足了禾常青面子。禾常青嗯了一声表示理解同意。挂了电话后,梁健也没再将陈杰叫进来谈话,该说的已经说了,他如果聪明,就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做。
  倒是刚才自己的话,倒是提醒了梁健自己。先是娄江源,再是陈杰,怎么像是有人想针对市政府这些领导?还是说,只是巧合?
  梁健想了想,介于以前在永州的一些经历,觉得不可掉以轻心,便拿起电话打给了明德,问了问娄江源上次信访日遇袭的事情,明德的回答是进展不顺,那天监控虽然拍到了其中一个人的脸,但因为监控像素过低,不能很好的辨认,也就是说这个线索是废掉了。而除此之外,并没有更多的线索。梁健听了,心中郁闷,也不好说些什么,叮嘱了几句要加强社会治安等一类的话后,就挂了电话。
  梁健目光又瞄到了桌上那份有关转型生态经济的文件,忽然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感。会是巧合吗?他问自己。
  快下班的时候,梁健伸展了一下身体,舒缓了一下有些酸疼的背部,想着晚上要和娄江源见面,不如索性就一起吃个便饭。刚想打电话约他一下,忽然听到敲门声。陈杰探进头来,说:“梁书记,胡东来的秘书刚才打电话来,晚上想请你吃饭,去不去?”
  梁健一愣后,毫不犹豫地回答:“晚上和江源同志约好了,推了吧。”
  陈杰犹豫了一下,说:“听说,还有省里的领导在。”
  梁健一听,皱起了眉头,犹豫了一下,问:“是哪位领导清楚吗?”
  陈杰回答:“好像是罗副省长吧。”

  罗副省长?梁健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个副省长到太和市来,他作为市委书记,竟然一点消息也没收到,似乎他这市委书记做得有点不称职。而胡东来这晚饭,既然是请罗副省长,却又叫上自己,是个什么意思?更关键是,既然这罗副省长是悄悄而至,那么肯定不希望被太和市方面知道自己在太和,却又同意大金牙邀请自己同席,这其中意味,好像很深呐!梁健不由得想到,在省里,这罗副省长可是经济至上理论的坚定拥护者。想到此处,梁健莫名地就紧张起来,看来今天这晚宴,基本属于鸿门宴无疑了。

  既然对面说明了罗副省长也在,那就容不得梁健拒绝了。梁健对陈杰点头说道:“行,我知道了。那你准备下,待会一起去吧。”
  “那小沈呢?”陈杰有些惊喜。最近很多事情,梁健都不再带他一起。
  日期:2016-03-23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