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9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无奈的一笑:“庄主任,我只能给出四个字的回答‘捕风捉影’。有些企业的人当然以前就认识,否则人家也未必就会进驻开发区。”
  “这也太简单了吧。”刘大智插话道。
  “简单?那要怎么回答?”楚天齐反问。

  “这……”刘大智支吾了一声,没了下文。
  “这个问题我们还会继续调查。”庄浩仁说完,又转移了话题,“还有人反映,在敲定中小企业局编制的时候,你利用手中权利私自安排人员,现在需要你给出解释。”
  楚天齐马上接话:“那个编制名单,我是严格参照相关人员档案,并借助一些辅助材料推荐的,没有一个人是所谓的私自安排,并不存在关系户。”
  “真的吗?就没有相关领导打招呼?”庄浩仁追问。
  “没有,绝对没有。”楚天齐回答的很干脆。他听的出,对方是有所指,但自己绝对不能说。虽然自己根据徐敏霞指导意见,违心的把县领导关系户进行了安排,但这是官场的一个潜规则,这事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否则就连那些县委领导都得罪了。如果得罪了县委常委们,那在玉赤县就彻底没有立足之地了。
  “楚天齐同志,你不要有什么顾虑,要如实回答。”庄浩仁强调过后,又说道,“有人反映……”
  楚天齐打断了对方:“庄主任,你总是说‘有人反映’,那么‘有人’到底是什么人呢?不会是假设吧?”
  “楚天齐,注意你的态度。”刘大智拍了一下茶几,厉声道,“我们这是代表组织,你不要对抗组织。”
  “好大的口气,一口一个代表‘组织’,好啊,那么拿出组织的授权书吧。”说着,楚天齐伸出了右手。其实他早就想问这个问题,只是一直没有问而已。
  “楚天齐同志,现在我们以这种方式来核实,是组织对你的保护,如果弄的大张旗鼓的,对你也不好。你的心情我理解,但也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否则大家都不好交待。都是公家人,谁也别难为谁。”庄浩仁做起了和事佬。
  楚天齐暗嘘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见楚天齐不再说话,庄浩仁又说道:“有人反映,你把以前的同事调来了好多,都说你把开发区和企业局变成了家天下,都快成‘楚家军’了。”
  “胡说。”楚天齐厉声说着,然后语气一缓,“我自认没有任何违反组织程序的地方。”
  接着,庄浩仁又提出了好几项“有人反映”,楚天齐基本都是打官腔挡了回去。就这样,将近十一点的时候,所谓的“核实”才结束。
  刘大智把手中纸张推到楚天齐面前,说道:“请在上面签字吧。”
  楚天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什么意思?你们这是在审问吗?”说完,不再理二人,直接奔办公桌而去,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
  刘大智还要再说话,被庄浩仁拦下了。然后庄浩仁说了句“告辞”,二人走了出去。

  看着房门方向,楚天齐暗道:好啊,你柯兴旺终于又出手了。
  从今天庄、刘二人进门说明来意后,楚天齐就明白,这一定是柯兴旺的授意。首先二人都是唯柯兴旺命是从,另外,近一阶段发生的好多事情,表明柯兴旺已经要出手了。
  从郑县长去**市学习那天起,先是逼着自己定名单,让自己得罪了好多人。接着就在组织工作会议上,对自己指桑骂槐,让自己颜面尽失。同时也向人们传递了一个讯息:县委书记讨厌姓楚的,要收拾他。这些都是柯兴旺的杰作,目的就是把自己弄臭,弄的自己在玉赤县无法立足。
  三天前,董建设又在开发区对自己无端指责,并以让自己回答问题方式进行刁难。虽然当时董建设没有抓到自己什么把柄,却仍然以“准备不充分”为由,把开发区的评定推后了两个月。那次虽然是董建设发力,但柯兴旺肯定有份,从当时的警力布置,就可知柯兴旺对董建设是多么在意。

  楚天齐知道,当时董建设对自己的态度,现场的人们都看的出来,都明白董建设对自己不感冒,现在的玉赤官场肯定已经是尽人皆知了。
  董建设三天前才刚刚挑刺,今天庄浩仁和刘大智就来进行所谓的“核实”,要说这里边没点什么联系的话,估计谁也不信。
  种种迹象表明,柯兴旺现在确实要对自己出手了。那么,自己又该如何应对呢?
  正想着事情,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手机里马上传出一个声音:“楚哥,我是二狗子,你在单位吗?”手机里声音很低沉,但也很急。
  “我在办公室。富生,有什么事?”楚天齐回答。
  “楚哥,你等着我,我半小时就到,有要事向你汇报。”说完,不等楚天齐答话,对方声音戛然而止。
  握着手机,楚天齐心生疑惑:二狗子找我什么事?听口气肯定很重要,也很急。虽然对方没有细说,但楚天齐有一种预感,预感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庄浩仁和刘大智刚走时间不长,宁俊琦就回来了。
  看看屋内没有外人,宁俊琦放下手中东西,直接就扑到楚天齐怀里,献上了香吻。这可是很少有的,是楚天齐以前经常期盼的事情,可今天他却集中不了精神,纯属是应付。

  宁俊琦觉出了异样,轻轻挣脱他的臂膀,仰头盯着他问:“天齐,怎么啦?那事不都过去一周了吗?”
  宁俊琦还以为他是因为组织工作会议上被批的事,才这样的。等她问完,又觉得不对,便补充道:“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坐下。”楚天齐用手一指面前的椅子,待宁俊琦坐到上面后,他才向她说了今天庄浩仁、刘大智来过,也讲了那天董建设到开发区的情形,期间也提到了电力局非正常停电的事。
  听完楚天齐的讲述,宁俊琦没有马上说话,但脸上的神情却严肃了很多。楚天齐也没有再讲说什么,两人就这样默默坐着,心里想着事情,屋子里的气氛很是沉闷。
  “天齐……”宁俊琦刚张口说话,却被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
  楚天齐抬起头,看着门口方向,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正是刚刚打过电话的二狗子苟富生。
  看到有别人在屋子里,二狗子先是一楞,然后马上上前打招呼,叫了一声“宁书记”。
  宁俊琦和二狗子见过几次,有楚天齐的关系,彼此也认识,她也马上予以了回应,并起身,把二狗子让到了座位上。
  待二狗子喝过水后,楚天齐问道:“富生,有什么事,你说吧。”
  二狗子四外看了一下,欲言又止。
  楚天齐一指宁俊琦:“富生,都是自己人,但说无妨。”
  日期:2017-01-14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