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9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虽这么说,可是‘众口烁金’、‘三人成虎’呀。想想做人真难,做工作更难。”方宇又叹了口气,“为了开发区发展,我们引进了好多企业,可也把一些兄弟单位得罪了,他们说我们‘挖墙角’,把脏水都泼到了你头上。月初又弄了一个企业局编制的事,结果把县里一些科局的头头们又得罪个遍。这事还没落停,又发生了前两天的事。这么一弄,你被有些人传的不成了样子。长此下去,恐怕对你的仕途都会产生影响。”

  “也是没办法的事。我还是那句话,只求问心无愧。”楚天齐点点头,“方副主任,你不要有什么负担,这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这人就是一个容易摊事的人。你忙去吧。”
  方宇叹了口气,站起身,走了出去。
  望着关上的屋门,楚天齐陷入了沉思。
  一间办公室里,一个窄脑门男人正在接着电话:“有事吗?”
  电话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咱俩今晚庆祝庆祝。”
  “庆祝?不是前天刚庆祝过吗,你又想了?”男人低声道,“你真行,可是我这腰都快断了,元气还没补回来呢。”
  “那也不行,我就要庆祝,而且要好好的庆祝。”女人声音嗲嗲的,“我就要折腾你,折腾的你没劲,省得你出去拈花惹草。”

  “还出去?你也太高看我了,我就是有心也无力呀。”男人嘻笑着,“当然了,有你陪着我,我也没那个花花心呀。”
  “哼,少骗我,只有把你榨的没有战斗力了,我才放心。”女人撒着娇,“老黄,说实在的,你还不错,恐怕好多人到你这年龄,还不如你呢。”
  “是吗?我有那么厉害?”说着此话,男人心里酸酸的,便赶紧转换了话题,“今天这也不年不节的,庆祝什么呢?”
  “当然有的庆祝了。”女人神秘的说,“保密。”
  “保密?你越说越邪乎了,就先跟我透露一下呗。”男人试探着问。
  女人没有说话。
  男人马上补充道:“你就别吊我的胃口了,要是因此把我那东西吊的没劲了,我可陪不好你。”
  女人“嘁”了一声:“好,好。我准备要实施计划了,给那小子来一下。”

  男人一楞,旋即明白过来:“要三思而后行呀。”
  “我知道,这不才要今晚和你商量吗。”女人略有不悦,“你总是这样,就跟我什么也办不成似的。”
  男人讪讪一笑:“哪有?”
  女人撒着娇:“我告诉你,今天不在家里庆祝,要出去,我要和你洗鸳鸯浴。”
  “鸳鸯浴?太夸张了吧?”男人反问。

  “一点都不夸张。想着就要扳倒丧门星,我太高兴了。”女人咬牙道,然后换上了命令的口吻,“要去市里庆祝。”
  男人不解:“为什么?”
  “为了保密。”女人说完,挂掉了电话。
  第二天,楚天齐心情好了很多。一是因为今天是九月份的最后一天,明天就要放七天小长假了,虽然自己不可能连休一周,但起码也能消停几天。二是俊琦今天要从省里回来,他在等着她。每次遇到烦恼事或是心情不好的时候,俊琦总能给自己支招,或是帮自己排解烦恼。因此,他这次更盼着她回来,两人正好可以分析、商量一些事情。
  看了看时间,才上午九点,离俊琦回来还得几个小时。于是,楚天齐打开电脑,开始在上面修改昨天弄的一份材料。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说了声“进来”,眼睛也离开电脑屏幕,望向门口方向。
  屋门打开,两个人走了进来。前面一人竟然是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庄浩仁,后面紧跟着的是楚天齐老对头——刘大智。
  看到二人,楚天齐就是一楞:他们怎么会来?但还是站起身迎了上去,口中说着“欢迎、欢迎”,并伸出了右手。
  但是,对方二人并没有去握楚天齐的手,而是四顾了一下,坐到了沙发上。
  楚天齐心中疑惑不已,便也跟着坐到了沙发上。并抽*出香烟递了过去:“庄主任抽烟。”

  庄浩仁说了句“不会”,用右手挡开香烟。刘大智也见样学样,做了同样的动作,说了同样的话。
  见二人竟然如此做派,楚天齐疑窦更甚,一丝不好预感涌上心头。
  向刘大智眼神示意了一下,见刘大智拿出了笔和笔记本,庄浩仁才说道:“楚天齐同志,近日县委接到好多反馈,这些反馈都涉及到了你。为此,县委特委派我和刘科长来进行核实,请你要如实回答。”
  果然不是好事。楚天齐明白,对方虽然用的是“反馈”这个词,但其实就是有人举报自己。而他们所谓的“核实”,其实也就是上门调查。于是,便问道:“庄主任,有人举报我?是信件还是电话,是匿名还是实名?”
  “楚天齐同志,你这不是让我违反规定吗?我只能回答你‘无可奉告’。当然,我也可以给你一个答案:都有。”庄浩仁说了看似前后矛盾的两句话。
  “都有?”楚天齐“哼”道,“看来我这民愤还很大呀,干脆派纪委来,好了。”
  刘大智及时插话,警告道:“楚天齐,你不要打岔,我们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是呀,楚天齐同志,你不要有抵触情绪,这对你不好。”庄浩仁看似语重心长的说,“县委派我们来,就是考虑对你的保护,目的只是核实一些事情。要是纪委找你的话,恐怕就变成电话直接传唤了。”
  明知道庄浩仁围着柯兴旺转,肯定不会那么好心,但对方说的却也是实话。于是,楚天齐不再言声,坐在那里等着问话。
  见楚天齐不再说话,庄浩仁说道:“据反映,你在单位一手遮天、飞扬跋扈,经常搞‘一言堂’,你怎么解释?”

  楚天齐“嗤笑”一声:“庄主任,我不知道反映的人是依据什么。但我一直坚持发扬民*主,敢于放权给副职和下属,每遇大事必集体商量,取得一致意见方实施。就拿出租办公楼为例,我不但在班子成员会上进行商量,而且拿到全体员工大会上商讨,结果全体通过,这才正式实施。再比如招聘农业园区总经理,不但由各位副职层层把关筛选,而且还集体面试考核,当时还邀请了县领导参加;最后经过评分、审议后,才集体决定了人选。这样的事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举例了,办公室都有相关记录存档。如果你们需要,随时可以查阅。”

  “我们自是要看。”庄浩仁说完,又道,“还有人反映,你和各合作企业过从甚密,有的更是老相识。请你给出解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