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41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麦克阿瑟和奎松紧紧拥别。他告诉已经病入膏肓的奎松,“您将看完这场战争,您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愿上帝保佑您。”奎松从手上脱下刻有自己名字的图章戒指给麦克阿瑟戴上,哀婉地说:“如果您战死沙场,当他们找到您的尸体时,我要让所有菲律宾人都知道,您是为了我们的国家而光荣战死的。”
  启航的时间到了,奎松总统夫妇带着三个孩子,以及副总统奥斯梅纳一行共十人依次进入了潜艇。转瞬之间,“旗鱼”号就消失在茫茫的碧波之中,在暗夜里驶向棉兰老岛。他们将从那里再转赴澳大利亚。
  日期:2017-01-13 22:02:50
  (正文)
  奎松的离开让罗斯福和麦克阿瑟都大大松了一口气。可怜的奎松再也没能活着回到自己的祖国,他在1944年8月1日客死异乡。同年10月,跟随麦克阿瑟重新登陆莱特岛的已经是他的继任者奥斯梅纳。
  华盛顿已经决定让麦克阿瑟离开,要求他撤出科雷希多的决定在2月22日再次作出。那一天,科雷希多收到一封由总统、史汀生和马歇尔联合签署的电报,命令麦克阿瑟立即启程前往棉兰老岛,从那里转赴墨尔本。电报里说,“你将在墨尔本统率所有的美国军队”。美国并没有把这个即将采取的行动告诉澳大利亚人,因为麦克阿瑟的离开是担有很大风险的。

  麦克阿瑟起初仍然不愿离开,他提出辞去现有的所有职务,作为一个普通老兵加入巴丹的防守者队伍。他是个极端要面子的人,担心就这样离开会由于没有履行和巴丹守军共存亡的诺言而有损自己的光辉形象。“我和我的家庭将与守岛部队共存亡”。赫夫副官已经为他找到了能供他父亲留下的那支手枪使用的子丨弹丨。“谢谢你,”麦克阿瑟告诉赫夫,“这样他们就不会把我和琼活捉去了。”老酒窃以为这里边应该有不少作秀的成分。

  但参谋长萨瑟兰及其他参谋人员并不赞成麦克阿瑟的想法,他们认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希望他能够离开菲律宾,那样才能为巴丹争取更多的支援,也才能卷土重来解放菲律宾。两天之后,麦克阿瑟回电总统同意撤离,但要求推迟行程,由他自己选择“适当的时机”,以避免因他的突然离去引起守军的混乱。麦克阿瑟同时建议,由温赖特接替他的职务,同时爱德华�6�1金少将接替温赖特任巴丹守军司令。罗斯福很快答应了麦克阿瑟的请求。

  到3月上旬,有迹象表明日本人已经获悉麦克阿瑟准备溜走的消息。“东京玫瑰”电台扬言,“一定要在月底之前活捉麦克阿瑟,将他拉到东京游街,并在帝国广场斩首示众”。——可笑的是,三年之后正是这个当初他们声称要斩首示众的人,作为盟军的最高指挥官首先飞赴东京接受了日本的投降。为了安全起见,马歇尔多次敦促麦克阿瑟尽快动身。
  麦克阿瑟决定3月11日离开科雷希多。海军计划像接走奎松一样派潜艇接他出去,因为这是目前最安全的方式。但出于对海军的不满,麦克阿瑟拒绝乘坐潜艇,而是选择由他掌握的最后四艘鱼雷快艇冲出日军的包围圈。他这一举动同时也是想给海军难堪,你们不是说增援船队冲不破日军的海上封锁线吗?看看老子是如何利用小小的鱼雷艇轻松地冲出包围圈的。
  3月11日傍晚,麦克阿瑟一行22人,除了琼、小阿瑟和保姆阿珠、萨瑟兰参谋长之外,海军第十六军区司令洛克威尔少将以及参谋人员在内的17位部下来到了码头上,他们将分乘约翰�6�1巴尔克利海军上尉指挥的四艘鱼雷快艇离开科雷希多。这种鱼雷艇长24米,速度比日本的巡洋舰和驱逐舰还快,艇身的前后部各装有8条鱼雷,遇敌可以发起攻击,“攻跑兼备”使之成为理想的突围工具。之前,大胡子巴尔克利没有同哈特亚洲舰队的其它舰艇撤离菲律宾,一直留在马尼拉湾坚持战斗,陪伴麦克阿瑟渡过了坚守巴丹的艰苦日子,所以深得麦克阿瑟的信赖。

  临行前,麦克阿瑟招来了西点军校的师弟温赖特少将,他将接替麦克阿瑟的职务。他向温赖特解释,“根据总统的一再命令”,他要走了,“事情已到了这种地步,我要么服从,要么离开陆军。我想让你告诉所有的部队,我是在不断抗议下被迫离开的。”
  “我当然会的,道格。”温赖特知道,这时候再多说什么已没有意义。
  麦克阿瑟把一盒塔巴卡里拉雪茄和两瓶刮脸膏作为礼物送给温赖特,——烟肯定是抽了,那些刮脸膏在温莱特后来的战俘生涯中都派上了用场。他嘱咐道:“如果我能到达澳大利亚,你知道,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尽量多带些东西回来。在此期间你一定要守住。”
  “我会尽力而为。”温赖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伤感。
  麦克阿瑟继续说:“但是我要确定你们在尽全力进行防守。你是一个老兵了,乔纳森,巴丹的防御一定要有纵深,必须有纵深地进行任何拖延时间的防御。”
  “我知道,我正在努力依据地形和部队的人数展开纵深部署。只要我活着,我会一直坚守巴丹的。”这次在科雷希多岛上最后与麦克阿瑟诀别之后的几年时间中,温莱特多次想起过到自己的承诺,一个他没能坚守的承诺。这句简单却无法践行的承诺折磨了温赖特的残余人生。
  “再见了,乔纳森,”两人握手告别,“我回来时你如果还在巴丹,我晋升你为陆军中将。”
  说完这些话之后,麦克阿瑟脱下他那顶大家熟悉的元帅帽,挥着向码头上的一小群人告别。他的面容看上去苍白憔悴,褪了色的军服由于体重减轻了11公斤而显得宽松肥大,但那双眼睛依然炯炯有神。远处大炮的轰鸣声依稀可闻,不断划破夜空的火光说明了那边的战斗仍在持续。麦克阿瑟怀着无比惆怅的心情登上了巴尔克利上尉的PT-41号鱼雷艇。当经过两位站在暗处的士兵身边时,他无意中听到一个士兵对自己的同伴说:“中土,他成功的机会有多少?”

  “我不知道,他运气好,也许是20%吧。”
  事先制定的逃离计划是先经库约群岛的塔加瓦延岛,然后驶往菲律宾群岛最南端棉兰老岛北岸的卡加延湾,在那里的德尔蒙特机场改乘飞机前往澳大利亚。航途预计35个小时,行程1100公里,期间要突破日军好几道海上封锁线。突围船队的应变计划是:一旦与日军舰船遭遇,其余3艘快艇立即甩掉汽油桶等负荷快速迎上去发射鱼雷,掩护麦克阿瑟的PT-41号艇高速逃逸。其余各艇自行脱离战斗,到下一个预定地点会合。遇有敌情时各艇必须保持无线电静默,不得打开识别灯。

  PT-41号艇上共搭载了九人,麦克阿瑟夫妇、小阿瑟、保姆阿珠之外,还有副官赫夫、参谋长萨瑟兰及其他三名军官。巴尔克利驾驶着鱼雷艇小心翼翼地穿过海湾出口处的雷区,同其他三艘鱼雷艇会合后在黑夜中向南疾驰而去。
  海上风浪很大,鱼雷艇颠簸得异常厉害。除了琼和赫夫之外,其他人都晕了船,一个个几乎把肠胃都吐了出来,脸上和身上被撞得到处是伤。浪头涌上甲板灌进了后舱,人人都浑身湿透,冷得浑身发抖嘴唇青紫。麦克阿瑟此时已经无法顾忌自己的光辉形象,他的衣服皱巴巴的,眼睛因缺乏睡眠而充满血丝。后来麦克阿瑟称,那是一次“在混凝土搅拌机里的糟糕旅行”。
  最初四艘鱼雷艇呈一路纵队快速行进。由于必须保持无线电静默,他们在夜暗浪大的行进途中很快失去了联系,各自单独向预定集合地点驶去。当PT-41号艇行驶到卡夫拉岛时,前面出现了日本的巡逻舰队。幸好暗夜中的日本人并没有发现他们,巴尔克利机警地绕开敌舰溜了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