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185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这时潘朗走过来按了按我的手,“青青,他这人就是这样,没什么坏心的,你让他给你做个造型。”
  我点了点头,跟着男人走进了里面的一间房间,墙壁上挂着一张大镜子,他指了指镜子面前的高脚椅,“坐到上面去。”
  我听话的坐到了高脚椅上面,不一会儿那个男人就过来给我的头发上涂涂抹抹了什么东西,冰凉的感觉透过头皮传了过来。
  我睁开眼睛通过镜子里看着他,他一本正经的给我弄着头发,忽然他偏头看我,我的目光在镜子和他相撞。
  “小朋友,我叫阿峰,是潘朗的朋友。”他忽然咧开嘴冲我笑了笑。
  “我叫夏青青。”我张了张嘴吧说道。
  阿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一双漆黑的眼睛凝视着我,“你是潘朗带过来的第一个女人,你和他的关系是……?”
  阿峰暧昧的眼神让我脸色一红,手指紧紧的绞动在一起,我不敢看他的目光,低声说道,“我也是他的朋友。”

  “哦。”阿峰扬了扬眉毛,我想要歪头看他,他却用手按住了我的头,警告我,“别乱动。”
  我听话的没有乱动,不一会儿阿峰就转身出去了,等到他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他手上两个类似于眼贴的东西。
  我虽然疑惑,但是也没有问,倒是阿峰很熟练的将我高脚椅的后背调低,让我类似于平躺着,然后他绕到了前面来,“闭上眼睛。”
  我听话的闭眼,不一会儿感觉到眼睛上冰凉的触感传来,我睫毛颤动了一下,阿峰的手按住了我的太阳x`ue ,声音清润,“别乱动啊,这眼贴可是我自己制作的,你看看你眼睛肿的跟什么似的,贴一会儿就好了。”
  我抿了抿唇,没有回答阿峰的话,但是脸色却腾地一下红了,刚才在墓园的时候我情绪过于激动,哭的眼睛都红肿了,没想到阿峰居然这么细心。
  这么躺着十分舒服,不一会儿我竟然睡了过去,还是潘朗将我叫醒的。
  我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潘朗唇角挂着笑容站在我旁边,我瞬间瞪大了眼睛,“几点了?”
  潘朗指了指墙上的挂钟,“一点半了。”

  “啊?”我楞了一下,这才转过头来看着镜子,发现我的发丝已经高高盘起,一丝不苟的,衬托出修长的脖颈,而且皮肤也比原来好了一些,就连眼睛上的红肿都不见了。
  我吞了口口水,这个阿峰是魔法师吗?居然可以这么短的时间内让我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潘朗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好了我的女伴,阿峰那家伙已经回去午休了,我们现在是不是也应该去吃午饭了?”
  我不好意思的看着潘朗,“对不起啊潘总,因为我的关系连累你午饭都没有吃。”
  潘朗笑了笑不置可否,吩咐司机直接将车子开到了附近的餐厅,等到我们落座没有几分钟,剪好的牛排和披萨已经被端了上来。
  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正摆放餐Ju的服务员,“你们的速度怎么可以这么快?”

  服务员莞尔一笑,“潘先生在三十分钟之前已经预定好了,所以才会这么及时的。”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等到服务员离开了,我才冲潘朗竖起了大拇指,“潘总你这算不算是未雨绸缪?”
  潘朗眯起眼睛笑了起来,他的笑容不带任何津明的算计,而是纤尘不染的,修长的手指拿着刀叉切下了一块牛排送进了嘴里,轻轻地咀嚼着,“人是铁饭是钢,再说我们这种人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等着上菜,唔,这牛排是上等的神户牛排,香嫩可口,你尝尝。”
  潘朗喉咙滚动了一下,端起旁边的咖啡喝了一小口,我看着面前汁液丰富的牛排口水都快要留下来了,连忙重重的点头,迫不及待的切了一块儿放进嘴巴里。
  松轮的牛排进入口中,香味从舌尖开始蔓延,我瞬间享受的哼了一声,口齿不清的赞美道,“真的好好吃啊。”
  潘朗点了点头,慢条斯理的将牛排切好,凉薄的唇角掀开,“这家餐厅就是以神户牛排出名的,每天早上四五点钟的时候牛排从日本空运过来,然后经过加工秘制,所以我们吃到的都是新鲜的。”
  潘朗耐心的跟我解释,而我则是聚津会神的听着,对于我来说吃饭一直都是填饱肚子的行为,现在我才发现,原来吃饭也可以作为一种享受。
  橘黄温暖的灯光洒了下来,座椅也是十分舒适的,光可鉴人的地板倒映着我们的影子,我之前很少在吃饭上下功夫,现在才发现,原来简单的一顿饭,也可以吃的这么有格调。
  我不由得有些好奇,“潘总,你们每天吃饭都要这么津致吗?”
  虽然是好吃,但是我猜测这一顿饭估计也非常贵,不是我能消费得起的。
  没想到潘朗扬了扬眉毛,有些惋惜的说道,“不是,有时候忙起来连饭都顾不上吃,当然有时候还是要吃盒饭的。”
  “啊?”原来当总裁也这么不容易啊,我忍不住有些叹息,这时服务生又走了过来,恭敬的放了两个小碟子在旁边,“潘先生您好,这是本店蜜汁的鹅肝酱。”
  “好。”
  等到服务生走了之后,潘朗将鹅肝酱往我面前推了推,“尝尝这个,很多人想吃都吃不到的,要提前二十天预约。”

  一听到潘朗的话我就按耐不住内心的馋虫了,只是尝了一口,瞬间像是脑门被击中,那种好吃的味道从味蕾开始蔓延直冲脑门,让人回味无穷。
  我唇角压抑不住的上扬,“潘总,这个真的好好吃啊……”
  “好吃你就多吃一点。”潘朗调侃我,“不用怕把我吃穷。”
  等到酒足饭饱,时间已经将近三点半了,我忽然想起了和黄海玲的约定,面色不禁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潘朗优雅的拿起纸巾擦了擦唇角,“青青,你怎么看起来心事重重的?”
  “啊?没,没有啊。”我尴尬的搪塞过去,然后在去生日宴的路上给黄海玲编辑了一条短信。
  我告诉他我现在真的是难以脱身,但是我还是会如约到达白兰的生日宴的,只不过是不能够和她一起了。
  我以为黄海玲可能会生气,但是她只是发过来一条短信让我万事小心,她在里面等我。
  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抬眼就发现已经到了约定的酒店。
  潘朗绅士的下车,然后便替我拉开车门,他十分优雅的伸出手来,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即便是之前跟着潘朗和傅经年也出席过几次这种高大上的酒会,但是现在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
  我手心里已经濡湿一片,我将手放在潘朗的手心里,潘朗便拉着我的手将我抱了下来,我脸色一红,就听见潘朗耳语,“你很紧张么?手心里都是汗。”

  我点了点头,潘朗却伸手直接揽住了我的腰,“没关系,有我在。”
  我脸色腾地一下就红了,心里却有些苦涩,之前是谁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他说“别害怕,有我在。”
  想起今天早上在墓园的一幕,我心里五味陈杂,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了,居然敢顶撞傅经年。
  想想待会儿可能会在酒会上碰见傅经年,我心里就有些紧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