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32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像海州市这样的情况,出现近万亩麦子绝收,已经算是比较严重的。
  “这事不好办。”马德方摇了摇头说道:“大夏农业发展公司可是央企,店大欺客嘛,加上这种农作物上的事情也不好定性,就算让农业厅出面协调。恐怕也赔不了多少。”
  李弘厚也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要是能够让农业厅出面来支持一两个项目,那就算不错了。”
  李弘厚提出来的也是通常会采用的做法,省里以受灾的名义支持地方一两个项目  。地方上免掉受灾农民的一部分税费,再从财政上拿一笔钱,适当补贴一部分,由大家分担掉受灾的损失。

  在包飞扬看来,这其实就是一种和稀泥的做法,最后农民的利益还是受到损失。应该承担责任的责任人也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以后相同的事情可能还是会发生。
  当然,包飞扬和马德方、李弘厚等人并不熟,也不打算跟他们详解其中的关窍,反正他也没有打算按照他们的说法去处理。
  “呵呵,说起来,这位大夏农业发展公司的叶总跟包主任一样,都挺年轻的啊!”马德方看出包飞扬似乎并不认同他们的说法,他看了看叶良庸,似乎想到了什么,两个年轻人碰到一起,双方都血气方刚,很容易发生针尖对麦芒这样的情况。在他看来,包飞扬虽然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地方一把手,可谓前途无量、英气逼人,可是这个叶良庸看起来也不差,而且作为央企省一级分公司的负责人,级别还要比包飞扬更高,又不受地方管辖,包飞扬注定要在这件事上面栽一个大跟头。

  马德方的话刚刚说完,就看到叶良庸向这边看了一眼,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马德方还是看到对方脸上的愤怒以及怨恨的目光。
  马德方不由在心里微微一晒,心想果然不出所料,这两个人怕是要对上了。
  邱宝城与陈志英其实也都不认同包飞扬的做法,他们觉得按照惯例处理就好了,包飞扬这么做是人为地将事情闹大。他们都向包飞扬表达过这样的意思,只不过包飞扬依然很坚持。想想也不奇怪,市长陈玉清提出来的意见都没有能够让包飞扬接受,邱宝城不觉得自己的话会比陈玉清更有用。
  当着马德方的面,邱宝城也不好多说什么,支持包飞扬的做法,他没有那个底气,让包飞扬改变做法,他也不觉得包飞扬会听自己的,平白让别人笑话自己这个副市长说话没有用。
  邱宝城向陈志英使了一个眼色,想让陈志英顺着马德方的话,再说一说包飞扬,让他手腕灵活一点。陈志英因为刚刚叶良庸的无理,怀恨在心,但也知道事情闹得太僵没有好处,她抬起头刚要说话,却看到叶良庸脸色难看地走了过来。
  马德方和李弘厚相互看了一眼,他们自然不想卷到海州市与大夏农业发展公司的麻烦当中去,马德方当即笑着向叶良庸打了个招呼:“叶总,你好——”
  “叶总,你好,我是徐城市农业局的李弘厚,这位是我们马市长……”李弘厚紧跟着招呼道,却看到叶良庸似乎根本没有听到马德方和他的话,眼睛死死盯着包飞扬,连看一下他们的意思都没有。
  马德方毕竟也是副厅级的官员,让人这样晾着,形同打脸,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不过他想到叶良庸来头与可能的背景,也只能忍气吞声,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这时候,马德方却看到叶良庸走到包飞扬面前,就在他以为两个要针锋相对的时候,叶良庸却猛地弯腰鞠了个躬:“包主任,对不起,强麦五号的事情,我们公司此前的处理方式方法确实存在问题,请包主任多多原谅。我们江北分分公司决定重新对这件事情进行调查和研究,包主任你现在方便谈一谈你们的要求吗?”
  马德方愣住了,他用力眨了眨眼睛,想要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
  邱宝城、陈志英等人也都让叶良庸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谁也没有想到刚刚还盛气凌人,傲气得好像天王老子他最大的叶良庸竟然会鞠躬。
  虽然叶良庸的声音依然非常生硬,也没有说道歉的话,但是他承认大夏农业发展公司有问题,其实就是认错的意思,只是面子上抹不开而已。而且他还让包飞扬提条件,好像只要包飞扬提出来的条件他都会答应一样。
  包飞扬看了叶良庸一眼,看来叶良庸刚刚接到的那个电话就是关于强麦五号这件事的,应该是大夏农业发展公司总公司的高层看到青年报上的文章,所以打来了电话。看叶良庸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这个电话对他来说并不如意。
  “叶总,谈不上条件,只是作为受害方,我们要求大夏农业发展公司对受灾农民进行适当的赔偿。如果不是因为抗性低感染叶锈病造成绝收,农民种一亩小麦的总收入应该在三百元左右,现在因为小麦绝收,他们一分钱收入都没有,按理按律赔偿的标准都应该是三百元。”包飞扬看着叶良庸说道。
  “当然,考虑到受灾后田地不需要照料,农民也少花了一笔收割打谷的费用和人工,虽然受灾时他们也付出了更多的农药费和人工,两项抵消,赔偿的标准可以适当降低,另外强麦五号作为经过农业部审核并批准上市的产品,你们所要承担的主要就是虚假宣传、故意误导以及没有尽到告知义务的责任,地方种子公司和农民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虽然具体的标准还有待厘清确定,我个人认为应该在每亩一百元左右。”包飞扬说道。

  叶良庸其实并不愿意向包飞扬道歉,尤其是还要当着邱宝城等人的面,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但是在崔国坪挂掉电话以后,吃惊的他反而很快从狂怒当中冷静下来,以往他可以仗着崔国坪的支持一意孤行,但是现在连崔国坪都不支持他了,他就好像失去了主心骨一样,突然之间感到一阵阵恐慌  。
  越是狂傲的人,越没有办法接受失去现在的一切。叶良庸很快意识到他必须在个人的前途与荣辱之间做出一个取舍。是向包飞扬低头,以平安度过眼前这个槛,还是说为了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绝不低头。但是却要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叶良庸很快做出决定,他用韩信的例子给自己打气,韩信可以忍胯下之辱,他今天低个头也不算什么,来日方长。
  可是当他听到包飞扬煞有其事地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还是感到十分恼火,非常努力才没有当场发飙。不过他看了看包飞扬,还是忍不住冷笑了两声:“一亩一百,包主任做得好生意,只是不知道你们最后准备给农民多少钱?”
  叶良庸也并非完全不懂底下的事情,海州这件事他也专门问过张志军等人,知道这种情况通常不会赔多少钱给农民,现在包飞扬提出一亩一百的标准,无疑是狮子大开口,想来这些钱也不会全部给农民。政府要截一部分,还可能流入个人的腰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