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31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良庸顿时感到左右为难,他本能地不愿意相信包飞扬说的话,但是看起来包飞扬又不像是在撒谎,否则他就没有底气将报纸拿出来。现在他只要转身将手一伸,就能够拿到报纸,验证包飞扬有没有说谎。
  可是让他去接包飞扬递过来的报纸,叶良庸也感到很没有面子,那不是要向包飞扬示弱嘛!

  邱宝城和陈志英都还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他们都看出叶良庸刹那之间的犹豫。陈志英刚刚让叶良庸晾了一回,心里有气,这时候也不再考虑得罪对方会有什么后果,半真半假地向包飞扬问道:“包主任,是什么好消息啊,竟然上了华夏青年报,快给我看看。”
  包飞扬将报纸递过去,顺手点了点上面的文章:“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就是我们临港经济开发区近万亩麦子绝收的事情,青年报的记者经过实地采访,写了几篇文章,登到今天的报纸上了,据说要做成系列报道,今天这是第一篇。”
  “呀,还真是的,那这事岂不是要闹大了,弄得全国上下都知道了?”陈志英有些夸张地叫道。
  “我看看!”叶良庸终于忍不住了,转过身一把抓过陈志英手上的报纸,很快看到打开的那一版上的一小块文章。虽然版面并不大,可是黑体加粗加大的标题还是异常醒目:“良种不良”致近万亩良田绝收——江北省海州市近万亩小麦绝收,疑因使用的麦种抗性较差引起。

  “胡说八道!”叶良庸愤怒摔了摔报纸:“姓包的,你们怎么回事,这种不负责任的文章你们也敢发?”
  包飞扬直视叶良庸,非常严肃地对他说道:“叶总,这句话你说错了。真正不负责任的是你们大夏农业发展公司,你们明知道强麦五号的抗性存在风险,却还是在宣传材料上打出抗性高这样的宣传语。故意将标示风险的抗性指标藏在包装内部却只在包装上标示平均抗性,尤其是在事情发生以后,依然拒不承认错误,甚至连基本的情况都不愿意去了解。只是一味将责任推卸给农民。”
  “你们这样的行为举动,才是真正的不负责任。”
  叶良庸就算再狂妄,也知道这件事的后果。随着华夏青年报刊发这篇文章,海州的事情很快就会在全国范围内传开。如果任由事情发酵,形成舆论风暴。上面肯定要追究责任。

  虽然叶良庸一口咬定海州的小麦绝收与强麦五号没有关系,是农民照顾不周的责任  。但是对一个商品来说,这样的消息一定会损害商品的商誉,何况他本人也清楚抗性问题确实是强麦五号的弱点。
  事情真要是闹大了,他至少也要落得一个处理不力的评语,对他以后的发展将会非常不力。
  不过现在叶良庸还有一个机会,那就是截下后面的稿子,单单今天这篇文章的话,再保证没有其他媒体转发,那么几乎就不会掀起什么风浪。
  想到这里。叶良庸狠狠瞪了包飞扬一眼:“你的这些话都很外行,我不屑跟你解释,你也不要自以为小人得志,你们赶着昨天将稿子递上去,赶着发出来又怎么样,还想做系列报道?这不可能,我马上通过公司向青年报社提出抗议,让他们意识到这篇文章存在的问题,后面的报道恐怕不会再登了,那位赵记者就等着接收处分了吧!”
  叶良庸的态度让包飞扬感到十分愤怒。他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说道:“叶总,都到了这个时候,你难道还不能够考虑一下你们自己的问题吗?”
  “我们没有问题。”叶良庸非常坚定地挥了挥手。
  这时候,叶良庸身上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连忙向旁边走了几步:“崔叔叔,您好!”
  给叶良庸打电话的正是大夏农业发展公司的总经理崔国坪,崔国坪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小叶啊,今天的青年报看到了吧?”
  “是的。我看到了。”叶良庸连忙说道:“崔叔叔,是这样的,这篇文章的内容非常的外行,将明明是农民田间管理不善的责任都推到我们身上,我马上就向青年报社通报这个问题,追究他们的责任。”

  “好了,是谁的责任,我们暂且不管。你先告诉我,文章中所描述的情况是不是真的,海州市真的出现了近万亩种植了强麦五号的麦田绝收了?”崔国坪沉声说道,语气听上去很不好。
  “这个……”叶良庸迟疑了一下:“这个应该是真的。”
  “什么叫应该,到底是不是?”崔国坪不满地说道。
  叶良庸的父亲是农科院的副院长,与崔国坪关系莫逆,叶良庸也正是得到崔国坪的支持,才得以在大夏农业发展公司内部像坐了火箭一样,迅速成为大夏农业发展公司江北公司总经理这样的要员。
  不过这一次的事情,崔国坪确实感到有些生气。因为从青年报上的文章来看,海州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一段时间,可是叶良庸似乎并没有什么有力的应对措施。
  “这个、这个数字是海州市报给我们的,具体受灾面积有多少,省公司还没有下去核实。”叶良庸说道。

  “为什么不核实?”崔国坪马上反问道:“这篇文章中的描述中,这件事发生已经有不少天了,文章中写道海州方面多次与你们进行联系,均没有得到满意的回答,难道这么多天你们都没有去现场核实一下情况?”
  叶良庸不禁有些尴尬:“我、我觉得那几个人是想讹诈,江北省种植强麦五号的地方有不少,可是只有海州出现了大面积的绝收,从这个方面也可以做出推论,这件事跟强麦五号没有关系。”
  “荒唐。”崔国坪终于忍不住怒斥道:“既然是这样,那你就更应该派人甚至亲自到现场却看一看,事实是什么样,不是坐在办公室里推论推出来的,只有深入到第一线,才能够了解到实际情况。”
  “是是是,崔叔叔你不要生气,我正在省里开会,等今天开完会,我就立刻去海州实地看一看。”叶良庸连忙说道,等到崔国坪的气消了一些,他才又继续说道:“崔叔叔,您看这件事我在处理的时候确实有些不太到位,我一定会尽力弥补的。不过现在海州的干部串通一个记者,将这件事捅到报纸上面去了,您看是不是想办法跟青年报社那边打个招呼,让他们不要再发这方面的文章了?”
  “还有,今天这篇文章影响还不大,但是不能再让其它报纸转摘了,您看是不是也跟他们打个招呼?”
  崔国坪本来气消了一点,听到叶良庸这一番话,顿时又忍不住骂道:“打招呼?你以为青年报社大夏农业发展公司的内刊啊,你打个招呼就管用?那是华夏青年报,是华夏**青年团的机关报,不是你招呼就有用的。还想跟其他报纸打招呼,让他们都不要转载?你以为大夏农业发展公司是中央和宣传部啊?”
  崔国坪越想越生气:“你要是早点将事情弄清楚,我还能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一些可以解释的由头,可是现在你对具体的情况根本就不了解,你的那些推论也根本站不住脚,你让我怎么说?”
  叶良庸这才意识到自己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他顿时就急了:“崔叔叔,您一定要帮我想想办法啊,千万不能让他们将后面的报道放出来,否则我们的工作就被动了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