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9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怒声道:“候局长,那你不是故意刁难吗?”
  “刁难?你也配说这个词。当时你手里掌握着那么多名额,你可曾考虑过我?安排不安排倒是次要的,最起码你应该见我一面吧。毕竟都是公家的事,又何必那么认真呢?”候局长一副教训的口吻,“现在好了,让人卡脖子了,才知道滋味不好受,早干嘛去了?不是有句俗话说的好吗,‘常赶集哪有不碰到亲家的’。”
  “候局长,你是承认故意卡开发区脖子了?”楚天齐反问,“你就不怕我向上级反映?”
  “反映?”候局长笑着道,“这是正常检修,还给你们下了《检修通知》。你反映什么?”
  楚天齐沉声道:“可那通知上的日期虽是昨天,却是今天停电前刚刚下的,你这是在耍阴谋诡计。”
  “阴谋诡计?哪又怎么样?有谁能证明?”候局长大言不惭,“这样的事还会发生,不只是我,还有好多人等着收拾你呢。你要不信的话,让民政局老孙说说话,他就在我旁边,我们正在垒城墙呢。”

  忽然手机里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老候,瞎说什么?”然后声音戛然而止。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人群中央,都集中到了楚天齐、董建设、柯兴旺身上。人们的目光在这些人脸上来回移动,都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被关注的三人,心情都不平静。
  楚天齐本不想这么做,他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厚道。可董建设不相信工地停工的原因,看样子随时都准备拿停工说事。更重要的是,方宇为了替自己说话,也卷了进来。如果不能证明候局长是故意刁难、耍小聪明的话,方宇也会受这件事的牵连。不得以的情况下,他才激候局长说出一些话。当然,除了故意停电这件事外,其它的话并不是楚天齐期望对方说出的。他知道,对方会为刚才这些话付出代价的。转念一想,楚天齐又觉得对方这是自作孽,是咎由自取,心里也就坦然了一些。

  董建设心里也不舒服,多少有些后悔,后悔自己画蛇添足。本来他今天代表市政府下来视察,是视察玉赤县雹灾后自救工作的。在向阳镇参加完现场后,返回县城的途中,他临时提出到开发区看一看。柯兴旺自然明白董建设的用意,所以没有通知任何人,更没有通知开发区,而是到了开发区以后才让人找楚天齐。
  平时听汇报,知道楚天齐有一些能力,也很难缠,但董建设根本就没把这小子放在眼里。不就是一个小科级吗?等到开发区的时候,看到工地都停了工,董建设觉得该收拾一下这小子,该让这小子出出丑了。不曾想,却让这小子露了脸,而且还糊里糊涂的帮了对方的忙,让对方巧使唤了一下,董建设的心里很是不爽。
  尽管心里不爽,可也不能太失*身份,还必须坚持正义。于是,柯兴旺看了看身旁的秘书,说了一句话:“给市电力局打电话。”
  秘书会意,跑到旁边打电话去了。
  同样不爽的,还有柯兴旺。他绝对没有想到,竟然让姓候那家伙把自己的手段曝光在众人面前。楚天齐肯定恨自己,这倒不是柯兴旺担心的。他最不满的是,让自己在众下属面前颜面尽失,可自己却又不能做任何反驳,一时他的邪火无处可发。
  忽然,柯兴旺想到了刚才姓候那家伙的一句话,瞬间便有了主意。他看了一下*身边众人,说道:“民政局谁来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挤出人群:“书记,我来了,民政局副局长王玉萍。”
  “马上给你们局长打电话,让他跑步来见我。”柯兴旺咬着后槽牙说。
  “好的。”女人答应一声,钻出人群。
  楚天齐知道,停电的事能解决了,不禁心中一松。可是,董建设接下来说出一段话,他的心情又恶劣了好多。
  董建设看着柯兴旺道:“从今天的事可以看出,开发区好多工作还不顺畅,还亟待整改。本来市里计划是把玉赤开发区列入第一批评定对象,现在既然存在这么多问题,那就放到第三批吧。这样也可以多给玉赤开发区一些准备时间。像这样乱糟糟的,怎么行?”说到这里,董建设看似无意的扫了楚天齐一眼,大步走去。
  楚天齐心里一凉,知道这是董建设在给自己颜色看,在让自己多受两个月的煎熬。如果是第一批评定的话,十月下旬就会进行,而现在被列入了第三批,那就得等到十二月底了。

  董建设一走,其他众了也便跟了上去,上百号人都奔向停车区域。楚天齐也只得跟着众人,走向那里。
  抬头间,楚天齐发现,正有一个人回身望着自己。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县财政局局长孔嵘。孔嵘的脸上满是笑容,但笑容却显得很是诡秘,笑容背后隐着深深的冷意。
  正这时,身后一个人碰了碰楚天齐。楚天齐回头一看,是自己的老熟人——王晓英。
  王晓英冲着楚天齐伸出了大拇指,笑吟吟的说了句:“高,实在是高,你真厉害。”

  知道对方是讽刺自己,楚天齐没有搭理她,而是继续随着众人,奔向停车区域。不曾想,前面正有人看着自己,这个人就是刘大智。
  豪华套间内,“垒城墙”活动还在继续着。
  候局长一边数着刚刚赢到的牌钱,一边笑着说:“怎么样?我就说这小子打电话能带来福气吧,竟然自提了一把十三幺,这可是我玩麻将的第一次。”
  女人不屑的说:“不要高兴太早,赢的多,输的就多,也说不准你赢的还是买药钱呢。”
  听的出女人话中的不甘,候局长并没有计较,而是“嘿嘿”一笑:“妹子,怎么说的那么难听呢?你放心,一会儿咱们就拿这些钱去潇洒,我请你洗鸳鸯浴。”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是民政局孙局长的。
  看了看来电显示,孙局长按下了接听键,慢条斯理的说:“开完会啦?”然后他神色一变,声音大了好多,“什么,董市长也来啦?不是只是市民政的一个副局长吗?……什么,什么?柯书记知道我在打麻将?……啊?好吧。”说到这里,孙局长的额头已经涌上了细密的汗珠。

  “老孙怎么啦?”女人忙问。
  孙局长无精打采的站起身,狠狠瞪了候局长一眼,说了句“交友不慎”,脚步蹒跚的走了出去。
  “叮呤呤”,铃声再次响起。
  候局长看了一下来电显示,马上按下接听键,叫了声“刘局长”。
  手机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说三件事,第一,马上给玉赤开发区供电;第二,马上准备交接工作;第三,交接完毕后,回市局述职。”
  候局长心里咯噔一下:“为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