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1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从水便把酒杯端在手里,笑着看着张文定,等着他的指示。
  不得不说,陈从水这个人口才相当好,祝福的话一说一大堆,而且用词准确,既表现了对张文定的尊重,却又保证了传到吴忠诚的耳朵里之后,不会引起吴忠诚多大的反感。
  张文定对陈从水的根脚是知道的,自然不会被他这个话所迷惑。
  他端着酒杯,笑着对陈从水说:“谢谢。丛水同志,你是县政府的老人了,对县里的工作比较熟,以后很多工作我还需要你的支持,特别是交通领域。唉,县里的交通一直比较落后,这是个老大难的问题了。当然了,这个也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原因是多方面的……啊,咱们要往前看,我相信,这种状况明年有可能会有所改观,到时候从水同志你可要实心踏地,争取在市里拿个成绩啊。”
  张文定把火候把握的很准,就连给他施加压力的话都一次性放了出来,而且还没有批评他的意思。

  更有意思的是,在这番话里,还能听得出他给陈从水一个努力工作的动力。
  大棒举着,胡萝卜放着,你陈从水仔细惦量惦量吧——紧跟吴忠诚,你也就这样子,市里跑不出来成绩,我就拿你是问;但你要跟我,我明年就会在交通口上给你大好处!
  陈从水听了这话,后背有些冷。
  他明白张文定这是在警告他,而且是趁着喝酒的机会,这些话他可以理解为领导的指示,也可以理解为领导的玩笑。但明年若是在市里拿不到成绩,恐怕自己就很艰难了。
  如果自己不听招呼,那工作没有做好,就是自己工作能力的问题;如果自己听招呼,那工作没有做好,就是历史遗留问题!当然了,很有可能,只要听招呼了,很有可能,工作会干得很好。
  擦!这尼玛真是官字两个口啊!
  最绝的是,张文定不仅仅这么威胁了,甚至还给了点希望——如果你听话,那明年帮你交通口上出点成绩也不是什么难事!
  对于张文定的能力,陈从水是有点相信的。
  不说什么从省里下来的干部这种话了,至少张文定从省里要下来过钱,这个大家就已经见识过了。
  陈从水觉得,如果张文定肯帮忙,那真要帮交通口子上搞点成绩,还是有可能的。
  对于吴忠诚,陈从水是很复杂的。他是吴忠诚的人,但对吴忠诚那种吃独食的搞法,也是很恼火的。

  但是,他对吴忠态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现在,没有实打实的好处摆在面前,他陈从水也不会直接舍弃了吴忠态,投到张文定这边来。
  不过,想到跟着张文定干,也许吃到的肉更多,陈从水也还是有点心动的。
  种种心思在心中一闪而过,陈从水端着酒杯,一脸笑容的对张文定道:“这个请您放心,我相信,在您的正确领导下,我们县的交通一定会跨上一个新台阶,取得一个新成绩,有了您的大力支持,到时候在市里拿个名次,肯定没问题。”
  陈从水这是把皮球踢给了张文定,听起来貌似他在表态,但他加了一个前提,那就是在张文定的正确领导下,以及大力支持下。
  这就是在暗示了,你张文定如果能够给我足够的好处,我也不是不可以靠到你这边来。陈从水说完,没给张文定继续说话的机会,拿起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一滴也没剩。

  张文定当然明白陈从水那点心思,但现在他不会跟他计较,日子还长,慢慢来吧。
  一连半个月,张文定每天都忙成了狗,不停的见人。
  不管是官场、商场、还是其他行业的人,仿佛谁都必须要见他才行一样。
  很多以前张文定接触过的,或者没接触过的,都会想方设法的约他,给他庆祝。很多人,都被他委婉地拒绝了,但即便如此,有时候、有些人他可以一句话档过去,但有些人他是需要见一见的。
  譬如,柳如风。

  张文定当初为了搞一下党外人士队伍建设,算是把柳如风当了一个典型。而那段时间的工作,柳如风也算是帮了他一些忙,现在嘛,他感觉这个柳如风,还是有些用武之地的,所以,还是要见一见。
  一段时间没见,柳如风还是那般迷人,而且喜欢卖弄风情。
  但此时的张文定却没那个工夫去欣赏,他现在只觉得自己的时间太少,而工作却太多,没那么多闲工夫去招惹女人。
  柳如风宴请张文定,还是在荷花园酒店。
  当初张文定还是县委专职副的时候,柳如风就很看好他,现在,张文定更进一步,入主了县府,柳如风就感觉自己真是押对了宝。
  毕竟,当初张文定还是县委专职副的时候,工作上还是务虚的嘛。
  不管是在自己的酒店业协会也好,荷花园酒店也好,帮忙那是有限的,但一县之长就不一样了。

  县府所管的事情,都是实打实的。
  柳如风觉得,现在张文定手上的权力,真是涉及到了自己事业的方方面面,不管是工商、地税,还是卫生、防疫、林业、消防等等,都会很有帮助的。
  所以,现在她对张文定,已经不再是当初那种想玩一玩的感觉,而是确确切切地想要交好张文定。
  饭局安排得非常有特色,虽然张文定是让办公室主任崔建勇陪自己一起赴的宴,但柳如风却并不避讳崔建勇,也不知道她哪来的本事,竟然找了四位大美女陪同。
  这几个美女跟以前张文定见过的都不一样,打眼看上去就不是酒店的服务员,而且更不是专业陪酒的女郎,像是在校的大学生。
  至于是不是真的大学生,这个就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了。

  这个搞法,让张文定有些皱眉了。
  然而,柳如风仿佛看出了张文定的顾虑似的,介绍说这几个都是饭店新来的服务员,酒店采用了一种新的服务方式,引进了新的管理模式,想让服务员来跟县领导一起吃顿饭,增加服务员对酒店的认同感。
  这个谎撒得真的是一点水平都没有,但张文定一个时候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因为燃翼这地方穷,别说十七八岁的了,就是十四五岁就出来当服务员的,也不少。
  最主要的是,柳如风这个理由扯得相当的光明正大,让人想挑毛病也不好挑。
  当然了,张文定对柳如风还不算讨厌,要不然哪儿管什么毛病不毛病的,心情不爽就直接走人得了。
  只是,张文定本人不走人,但也不可能让这四个女的留在饭桌上了。
  对这个要求,柳如风当然不会拒绝。

  所以,四个女子只是亮了一下相,便离开了,包厢里就只有柳如风一枝独放了。
  张文定心情舒服了不少,却根本就没发现,他对柳如风,已经越来越宽容了。
  临近年关,张文定面临的一项重要工作便是团拜。
  团拜这种风俗,是新中国成立后逐渐兴起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