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178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有些紧张,但我还是不动声色的跟着琴姐挪到了沙发上,琴姐悠闲的靠在沙发上,“青青啊,你看这个玫瑰粉怎么样?”
  琴姐说着拿起一瓶指甲油在我眼前晃了晃,我这才发现她面前不仅堆满了好多类型的指甲油,甚至还放着做光疗甲的东西,没想到琴姐还会做这些。
  “挺好看的,琴姐你皮肤白,手又好看,涂什么颜色都好看。”我说的是实话,但是看着琴姐面前那一小堆工Ju,我又有些羡慕,琴姐其实算是活的很津致的一个人,有时候想想确实我需要向琴姐学习。
  琴姐睫毛抖动了一下,“青青,你和傅少最近怎么样了?”
  话题终于还是聊到了点子上,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模棱两可的说,“还可以。”
  琴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开始给自己的脚趾甲涂指甲油,她一边涂,一边侧头跟我说话,“你还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记得……”我声音如蚊。
  琴姐点头,“记得就好,你要知道男人只是达到你目的的一种手段而已,你要在不同的男人之间游刃有余,而不是被他们捏着鼻子走,青青,我知道你年纪小,可能之前连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但是你需要搞清楚,不管傅少还是潘总或者别的人,他们对你好,也不过是逢场作戏,你可千万不要一头栽进去。”
  琴姐说的云淡风轻,可是听着这些话的我内心却风起云涌。
  都是逢场作戏么?
  我苦笑,“琴姐我知道了,我会深深地记住你的教诲的。”
  指甲已经狠狠的嵌进了手心,我咬着唇点了点头,琴姐若有所思的涂完了最后一个指甲,“青青啊,刚才我在外面看到了一个女人,找你的?”
  我心里骤然一紧,琴姐看到了?
  我点了点头,支支吾吾的说,“琴姐,我……”
  琴姐摆摆手,表示并不想听的样子,“你和什么人来往我并不在意,但是我希望你最近注意一下,你来花都是来上班的,我这里也不会养着闲人,所以没有请假的时候你必须要每天去花都上班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琴姐摆摆手,“没事了。”
  我这才起身去收拾碗筷,但是收拾的时候我却有些紧张,刚才琴姐不外乎是提醒我最近我的事情有点多,可是黄海玲说了后天四点让我去参加白兰的生日宴会,可是到时候晚上到了上班时间我肯定回不来,这可怎么办呢?
  因为今天白天我被傅少叫了出去,所以晚上琴姐便让我休息。
  可能是白天玩的累了,晚上竟然睡得出奇的好。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想起后妈的事情,这件事情就像我心里的一根剌,不拔出来怎么都不会畅快的,于是我便又起身换了件衣服,开始走街串巷的打听。
  但是因为我没有后妈的照片,只能靠口述来描述后妈的长相,因此收效甚微,我漫无目的的逛了一会儿,就到了之前的菜市场,之前我就是在这里碰到后妈的,想着我就看见之前卖葡萄的小贩,我无津打采的走了过去,小贩一看见我立刻眼睛放光,“这位小姐,你又来啦,怎么样今天要不要包圆?这葡萄可都是我刚刚从葡萄架上摘下来的,新鲜着呢。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上次买回去的还一直在冰箱里放着,这两天只有琴姐吃了几串,我寻思着过两天有时间了再做成葡萄酒。
  “不要了?你怎么看起来失魂落魄的啊,是不是还在找那天那个大姐?”小贩一边摆弄着篮子里的葡萄一边问。
  我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紧张的扑了过去,“你是不是看见她了?她有没有再来过?”
  “唔。”小贩眨了眨眼睛,“十分钟之前我才看到她进了菜市场。”
  “啊?!”我震惊,脑袋嗡的一声,瞬间拔腿就往菜市场跑过去,我心脏怦怦的跳着,因为之前就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我越着急,事情就会越复杂。
  但是我没想到这次竟然会这么轻易的就看见了后妈。

  只见后妈正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她正弯腰挑黄瓜,我眼睛瞬间瞪圆了,直接冲了过去,“后妈!”
  叫着我眼泪就砸了下来,但是后妈眼中闪过了一抹惊慌,随后立刻放下黄瓜就要离开,我连忙上前拽住了她的胳膊,“后妈,我是青青呀。”
  后妈穿着一件花格子的上衣,直接将我的手打了下来,“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她脸上惊慌的表情被我看在眼里,面对她的拒绝,我心里像是被什么狠狠砸了一下。
  这时后妈已经躲到了男人身后,只见那男人斯斯文文的,鼻梁上挂着一幅眼镜儿,直接将后妈护在身后,“小姑娘你认错人了,我妻子不是你要找的人。”
  “不会的我怎么会认错人……”我慌乱的摇头,眼睛已经簌簌而下,这时躲在男人身后的后妈拔腿就跑。
  我想要追,却发现身体似乎是被定格了一般,那男人看着我皱了皱眉,随后便也追了上去。

  我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垂在身侧的手已经攥成了拳头。
  “小姑娘,你没事吧?”这时旁边买菜的大妈关心的问我。
  我摇了摇头,这才追了上去,我知道可能是后妈不愿意认我,于是我便隔了好长一段距离跟在他们身后,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抑下内心的激动,跟在后妈和男人的身后拐进了一条小巷子。
  后妈和男人看起来感情很好,后妈一直依偎在他的怀里,看起来像是结婚好多年的夫妻似得,我咬了咬唇,后妈怎么可以在爸爸尸骨未寒的情况下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呢……
  这个消息像是晴天霹雳砸中了我的脑袋,如果说之前我还有可能认错人,但是刚才和后妈打了照面,我确定她就是我后妈。
  最后确定了他们住在哪里,我才失魂落魄的往回走,晚上回到花都化妆间的时候,我还有些戚戚然的。
  菲菲见我进来趾高气扬的哼了一声,“哟,我说这是谁呢,这不是我们这大名鼎鼎的夏青青吗?啧啧啧,瞧瞧这是怎么了,怎么哭的梨花带雨的?真是我见犹怜啊……”

  菲菲说着揽住了我的去路,她脸上涂着妖冶的妆容,因为我穿的是平底鞋,菲菲穿的是高跟鞋,加上她本来就比我高,现在她居高临下的望着我,像是看着跳梁小丑似得。
  我想绕过菲菲离开,可是没想到菲菲直接伸出一只胳膊挡住了我的去路,“哟?我说夏青青你现在胆子大了是吧?无法无天目中无人了是吧?我跟你说话呢你没听见啊?”
  我咬了咬牙,我现在正沉浸在悲伤中,根本就没有闲情逸致搭理菲菲,偏偏她竟然还像只苍蝇似得一直在我耳边嗡嗡嗡,我直接打掉了她的胳膊,“菲菲姐,我现在心情很不好,请你不要理我。”
  说完我直接绕过菲菲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我刚一坐下,阿玉就凑了过来关切的问,“青青姐,你不要紧吧?我看你好像脸色很不好的样子。”
  “没关系。”我轻轻地吐出几个字,现在真的没有心情理别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