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1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这一桌子的副手,张文定感慨万千。
  说起来,虽然县府副职们在工作上都要为县长负责,都是协助张文定这个一把手工作的,但实际上,他们却有着各自的领导,有着各自的老板。
  比如说,分管交通的县委常委、副县长林从水,他的老板并不是张文定,而是吴忠诚。在县一级,站队其实还是站得很明确的。
  刘浩的姨夫,分管农林水的吕万勋算不上是谁的人,但由于有刘浩这个关系存在,现在普通认为他应该会紧跟张文定。而且,先前吕万勋也向张文定汇报了工作,表达了新近之意。

  另外,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县长左恩强已经对张文定表示出了相当强烈的善意。
  分管司法的副县长李铁新却属于吴派……
  但是,不管是那一派,今天给张文定接风,他们都是不得不来的。
  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谁都知道张文定的威力。
  连吴忠诚在与张文定交锋的过程中,都连连失手,那还是张文定给吴忠诚当专职副手的时候呢。
  现在,张文定入主了县府,有了和吴忠诚硬碰的地位和实力,那要使出什么手段来,威力只会更加惊人。
  所以,为了自身的前途与安全,这些人,不管对张文定有没有好感,都不想在这种事情上得罪了张文定。
  有了这个因素,这个饭局就显得凝重而又活泼。
  张文定给大家敬了一杯酒,各位副县长们便开始各显神通。

  仝辉在酒桌上掌握了很大的话语权。他安排的场,他必须要保证这场酒宴取得圆满成功,所以,第一个向张文定敬酒的当然是他。
  仝辉的敬酒有点不同寻常的举动,他起身来到张文定跟前,还没说话之前,便亲自动手,帮张文定把酒杯端了起来。
  以仝辉的身份,给张文定敬酒没问题,但主动端起张文定的酒杯,这多少就让人意外了——他毕竟是二把手啊!
  二把手对一把手肯定是要保持尊重的,只是仝辉这个表现,说得好听点,那叫尊重得太过了。

  在这时的人,谁都知道,仝辉平时虽然低调,但并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他在燃翼,既没有对吴忠诚表忠心,也不是完全听姜富强的,这时候,自然不可能一下子就完完全全地倒向张文定。
  既然如此,那他此时这个动作,就由不得别人不深想了。
  难道说,仝辉是想趁着张文定在县府立足未稳,表现得强硬一点,为以为争取更大的权力吗?
  别人心中在想,张文定心里也不得不多想。
  毕竟,仝辉这个表现,也太怪异了。
  不过,不管心里怎么想,张文定表面上却是不会露出丝毫异样来。他站了起来,微笑着接过酒杯,也不急着说话——既然你二把手要敬酒,那我就听听你怎么说。
  仝辉端着酒杯,没有急着碰杯,而是先环视了桌上一围,然后才笑着说道:“这杯酒,我代表县政府、代表同志们,欢迎县长来主政。”
  这个话说得真是……

  张文定又一次领教到了这个二把手的难缠。
  先前在办公室里谈话的时候,仝辉给他的感觉,就是个官场老油子,会说话,也很会在话里话外守住自己的本分,但在守本分的同时,也会守住自己的利益与权力。
  这个话,令张文定有点不爽。
  什么叫代表县府代表同志们?
  你特么只是个二把手好不好?我张某人没来的时候,你可以代表他们,但现在我过来了,只有我才能代表你明不明白?
  不过,仝辉话里却又把张文定高高的捧着的,欢迎他张文定来主政,并且是在这酒桌上说出这个话,玩笑着中带着真诚。

  这就让张文定纵然心中不爽,也没办法表现出来。
  面对这种搞法,许多人都会有一种拎不干渗不湿的窝心感觉。
  不过,张文定现在也不是刚入官场的初哥,面对这种局面,他应对起来还是很轻松的。
  “老仝啊,谢谢你和同志们这么热情。”张文定一开口,就直接叫了一声老仝,瞬间就让自己的身份比仝辉高了一截,然后又微笑着道,“县里的情况,我也只有一个大致上的了解。以后的工作,还是要我们一起齐心协力,还需要大家的配合。啊,这样的话,燃翼的未来,将更加美好。”

  张文定这个话说得就相当有意思了,你仝辉不是要代表县政府代表同志们吗?哼哼,不管你怎么代表,你和你所代表同志们,都要配合我的工作!
  记住了,是你们配合我!
  说完这个话,张文定就主动跟仝辉碰了一下杯,然后一口就将杯中的酒给干了,显得豪爽而大气。
  仝辉被这个话搞得郁闷不已,只能尴尬的一笑,一仰头,学着张文定的样子把一杯酒全都灌倒了肚子里。
  没办法,一把手都把一杯酒喝完了,他仝辉也不合适只喝一口啊!
  众人看着这一幕,心中明白,一二把手之间刚才当着众人的面过了一招,二把手先发难,但一把手却赢了。
  这时候不管是哪一方的,都对张文定的强势有了一个直观的感受。

  张文定才懒得理会这些家伙的感受。
  他以前以县委专职副的身份,面对着吴忠诚的打压,都能够搞得风风火火,甚至将吴忠诚逼得步步为营,现在有了代理一县之长的身份,还怕县府里面这些家伙能够翻得起什么惊涛骇浪?
  仝辉敬完了酒,另外一个县委常委,副县长陈从水就要上阵了。
  他一直是吴忠诚的人,当初根本就不把姜富强放在眼里。现在张文定来了,他虽然有一点点郁闷的意思,但有吴忠诚在背后撑腰,他觉得自己就算是惹不起张文定,但至少自己所分管的工作,张文定也是不敢动的。
  所以,陈从水多少还是有些底气的。
  而他打的主意,就是和张文定井水不犯河水。
  起身来到张文定身边,陈从水手一伸,学着仝辉的搞法,把张文定的酒杯给端了起来,然后递给张文定,笑着说道:“县长,恭喜你来政府工作,我代表不了县政府,但我以我个人的名义向您表示祝贺,祝您在以后的工作中一帆风顺、英才得展,大展鸿图。祝县政府的工作,在您的领导下,开展得如火如荼……”

  这个话不说阴阳怪气吧,多少有点怪腔怪调,而且还把仝辉阴了一把——咱们这一桌子人,能够代表县府的只有张文定好吧,你仝辉也有资格代表县政府?你仝辉简直没把代县长同志放在眼里嘛!
  听到陈从水这个话,一桌子的人都各有心思。
  陈从水才没去管别人怎么想,他说完话正准备一口把酒干了的时候,张文定却伸出手,示意他先不要喝。
  日期:2017-01-13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