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69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完周敬说的,我愣了,
  林青在一旁急声问道:“小敬,你到底算出了什么,”
  “绝命卦啊,”
  周敬垂头低声说道:“我哥眼下的大凶之位在脚下,恰恰就是陈煜蜕变的地方,那里血光浸染了我哥,甚至波及了我们所有人,也就是说,大祸将从下面而来,我哥这一次开门遇到食尸鸦,下墓又被凶神附身,怕是一切因果都要应在陈煜身上了,陈煜将成为我哥哥最大的拖累,甚至……会让他走在整个修炼者的对立面,最终惹来杀身之祸,”
  “这……”

  林青面色一变,蹙眉道:“你确定卦象没错,”
  周敬没有过多解释,抬了抬眼皮子就说了一句:“我损了三年阳寿,”
  “嘶,”
  当时林青就倒吸凉气,
  相门如果把阳寿压在卦局之上,那就相当于已经为泄露天机付出了代价,那么卦象的准确率将达到一个惊人的程度,所以相门有“开局先付三分钱,卦局能值五十两”的说法,
  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如果要推测非常重要的事情的话,那么在卜卦之前就要先付出阳寿的为代价,
  周敬开卦就自损阳寿,明显是将我的安危放在了头一位,让我心里很是感动,三年阳寿,有多少人可以为了另外一个人少活三年呢,
  可是,卦再准,我能放弃陈煜吗,
  我真的不想再失去朋友了,

  所以,我略一思索,便拍了拍周敬的肩膀轻声说道:“你担心哥,哥知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命数一说,那都是有定数,老天爷敢让你们相门的人看到结果,就是有信心让你无力扭转命途,很显然,你哥就是败在了这性格上,如果哥今天真放弃了陈煜,你还敢跟着哥刀山火海的闯吗,”
  周敬是个聪明的孩子,我说的他明白,当时也不说话了,犹豫了一下,咬牙说道:“哥,反正我就是给你提这个醒儿,陈煜如果在你身边,你可能就走上修炼者的敌对面了,而却招惹的还都是一群不管利益,只求阴阳平衡的疯狂卫道者,这种最难搞,你以后得多注意一下这方面的关系的处理,”
  我点了点头,
  可能是被周敬的卦局影响,接下来的一下午我们几个之间的话很少,每个人都沉默着,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就这样眼睁睁的坐到了日落西山,最后又到星光点点,算算时间,这时候也差不多快到一天了,于是我就和周敬、林青合计了一下,决定先下墓去看看,
  没成想,还不等我钻进盗洞,下面的墓室里就忽然发出一连串“轰隆隆”的巨响,骇人至极,紧接着一股浓郁到极点的血腥味就从墓室里面飘荡了出来,着实是吓了我一跳,出了这种情况我也有些摸不准了,就没敢继续往墓室里钻,拽着绳子就准备往上爬,结果爬了没几步,一道排山倒海的气浪就从墓室里面席卷了上来,直接就给我拍飞了,从墓室里冲上来以后足足落出去两三米的距离才一头撞在了干硬的地面上,黏了满身被冻得硬邦邦的乌鸦屎,老他妈恶心了,

  就在我浑身生疼,挣扎着往起爬的功夫,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直接从墓室里面冲了出来,
  他……赫然是在飞的,,
  没错,这个人影足尖距离地面得有一米左右,就跟一只大鸟一样直接越过我就从墓室里面冲了出来,身上阴气、煞气澎湃,估计最少都有我四段杀气的水平了,看样子,可不正是陈煜么,
  看来,他终究还是完成蜕变了,如今已经变成了血姑鬼尸,拥有人的体征、尸的坚硬身板、鬼的能力,总之就是一种逆乱阴阳的东西,

  陈煜出来以后,直接落在了距离我不远的地方,没和我们说话,就是背对着我隔着老远凝望着陈家沟的方向,
  他明明浑身是血,可是站在月下,背影却写满了萧条的感觉,
  “终于,还是回不去了,”
  我能听见,他在喃喃自语,也让我放心了很多,看来,他应该还是没有失去理智的,

  就这样,陈煜负手对着陈家沟的方向看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功夫,看着看着,他的眼眶湿润了,可惜落下来的不是泪,是血,
  然后,他朝着陈家沟的方向跪倒了下去,发出了犹如受伤的狼一样的长嚎……
  这声音,如此熟悉
  恍惚之间我记起,在西域的时候,当我对着自己的父亲举起手中的长刀那一瞬间,我的口中也是发出了这样的嘶吼。

  不像人,更像是野兽
  有时候,命运真的能活活把人逼成野兽。
  陈煜就那么伏在地上,嘶吼着,呜咽着,尽情的发泄着胸腔间的情绪。
  过了很久很久,等他终于平静了一些,我才终于挣扎着走过去拍了拍的他的肩膀。
  话,我没有说,现在说什么都是废话,有家不能回。这种苦楚没有亲身体会永远不知道有多苦涩,能苦掉舌头!
  “小天”
  陈煜终于开口了,声音嘶哑的可怕,缓缓直起了一些腰,在月下缓缓抬起了自己满是鲜血的双手。看起来触目惊心,然后轻声和我说:“你知道么?我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怪物,不对,应该说我本来就是个怪物,当我一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最渴望的事情竟然不是回家,而是去杀人杀很多很多的人,我觉得那才是我的使命”

  陈煜的话吓了我一跳这是,杀戮的本能吗?
  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眼神一下子变的复杂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看来我还真的以后得看紧点他了。
  给他一些时间,或许他自己能学会控制吧!
  我心里叹了口气,默默想着。
  “走吧,先回家再说!”
  我拍了拍陈煜的肩膀,缓缓说道:“你妹妹已经把你的死亡信息带回你家里了,算算这来回的路程,估计丨警丨察用不了多久就会到陈家沟了,从今天开始,世界上再没有陈煜这么一号人了,咱们兄弟两个约莫是得一起亡命天涯了,就像以前念书花完钱一个大茶缸子里同吃一碗泡面一样,今后咱俩也是得一起穿条裤子喽,两个人合用一条命,死了我,跑不了你,死了你,跑不了我!”
  这话,我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的,但说的却是心里话。

  不过陈煜却是一愣,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一起亡命天涯?!”
  “一起!”
  我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也是用这种笑声来缓解周敬的卦局给我带来的压力,抬手在陈煜的胸口狠狠砸了一拳头:“你丫还当自己是个香饽饽呢?这时候也就只有老子不嫌弃你了!”
  陈煜的嘴角有些僵硬的挑了挑,似乎是笑了,然后竟然直接一把抱住了我,霎时,一股子呛人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我用力锤了锤他的背,表达着我对他的认可。
  “走吧?”
  我问他。
  “好!”

  陈煜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忽然就跟大学时候一样,竟然勾上了我的肩。然后我们两个就像曾经在学校读书时候一样,勾肩搭背的朝着陈家沟了走了去,甚至不由自主的唱起了我们两个以前经常唱的那首歌。
  “来吧,兄弟,干杯!
  是谁一起扛生活一起闯。
  生亦相依死亦相随。相依相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