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29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微微颔首点了点头。颜宝笙刚刚提到的,就是海州市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目前主要的几个对外宣传渠道,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和海州市其他区县不一样,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是由海州市里直接进行管理的专门划出来的一块土地。对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进行管理的党工委与管委会分别是海州市委和海州市政府的派出机构,在人员编制与领导干部岗位的设置上面相对比较简单。加上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的时间又比较短,还没有设置专门的宣传部门与宣传机构。

  “嗯,这样吧,那这件事就由你负责,关于韩国山水公司造船项目的事情,先放一放不用理会,主要是附近两个乡麦地的小麦绝收问题,你和乡里的乡领导协调一下,让他们针对这件事情在乡里做一个专题广播,每天都要进行播报,主旨就是告诉大家,对因为使用强麦五号而造成小麦绝收的受灾农户,政府不会不管管他们,一方面我们开发区会代表他们跟大夏农业发展公司进行接触,为他们蒙受的受损索求赔偿,而且我们开发区政府会在大夏农业的赔偿还没有到位时先行对受灾农户赔偿,确保不会让大家吃亏,具体的赔偿方法我已经让吴超协调海州市农业局和望港乡、五滩乡共同商量研究拿一个方案出来,具体要怎么对外进行宣传工作,你们去商量。”包飞扬说道。

  “好的。”颜宝笙连忙点了点头,迅速地拿起笔把包飞扬刚才说的话记在笔记本上,然后又递给包飞扬检查一遍,确保不会有遗漏。不过在包飞扬检查过之后,颜宝苼又有些犹豫地问道:“宣传方面的工作一向是由张书记负责的,您看这件事情我是不是需要先向张书记汇报一下?”
  颜宝笙有些紧张地看着包飞扬,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她担任办公室工作多年,与领导打的交道是最多的,知道有的领导很忌讳下属在自己的面前提起别的领导,会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威胁。尤其是包飞扬作为单位里的一把手,又这么年轻,很容易会认为自己的话一言九鼎,下属就应该毫无保留地去遵照执行。不过按照常规,宣传口的工作,也确实需要分管这方面工作的副书记张建平点头。
  颜宝笙在海州市开发区工作的时间比较长,因此对张建平的性格也比较了解,知道这位副书记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平常在单位里不怎么管事,但是领域感却很强。对他自己分管的那一块工作向来十分敏感,不允许其他人越界插手他分管的工作。
  哪怕包飞扬是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把手,如果这件事情不经过对口分管领导张建平,就直接插手这一块工作的话  。让张建平知道,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纷争,导致单位内部的不和谐。

  包飞扬抬头看了颜宝笙一眼,脸上看不出来有什么明显的表情,颜宝笙的心脏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一动也不敢动,只怕包飞扬就要在此时发作,冲着自己发火,恼恨自己在他面前提其他领导,破坏包飞扬一把手一言九鼎的权威性。
  不料随即包飞扬只是神态平和的冲颜宝笙微微地笑了笑:“嗯,关于单位对外宣传这方面的工作,当然应该要先向张书记汇报。不过我刚才说的那几项工作暂时你先筹划一下,回头我会先跟张书记亲自打个招呼,我们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党群、宣传等工作,也是时候应该加强一下了。”
  听到包飞扬的前面两句话。颜宝笙刚刚松了一口气,看起来包飞扬并不像其他一些年少得志的官员,年轻气盛,容不得别人对自己的安排有半点挑战。比起颜宝苼所见过的官员,包飞扬可谓是最通情达理,就眼下这件工作而言,包飞扬就非常照顾颜宝苼,并不需要颜宝笙自己出面去向张建平汇报,而是由包飞扬亲自跟张建平打招呼,这样的话,让颜宝苼这个具体工作的执行人就更感觉减少了压力了。现在她颜宝笙只需要埋头把工作做好就行了,而不用去面对张建平因为对此事感到不满可能对自己的诸多刁难,看来包飞扬这个领导虽然年轻,但不仅通情达理还善解人意呢。非常懂得体恤下属啊。颜宝笙在轻松之余,同时对包飞扬充满了感激和敬佩。

  没想到紧跟着却听到包飞扬说出后面那句话,颜宝笙顿时又倒抽一口凉气。张建平虽然不太喜欢管事,但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他的工作指手画脚,包飞扬刚才竟然说张建平分管的党群和宣传工作要加强,这等于是在说张建平以前在这方面的工作没有做到位。这要是当着张建平的话说出来,以张建平极度爱面子和自负又暴躁的性格,不当场跳起来才怪。
  虽然包飞扬作为开发区党工委的一把手,可以过问张建平分管的工作,但是包飞扬毕竟年轻资历浅,而且刚刚调来开发区工作没有多久时间,张建平在这个单位资格又比较老,以他那样的性格会不会服气会很难说。
  颜宝笙犹豫了一下,她作为开发区办公室主任,对单位一把手和单位的副书记两个人谁都不敢得罪,只怕包飞扬如果真的直接跟张建平打招呼,以包飞扬的直爽的性格,肯定不会在张建平面前藏起自己对单位过去党群和宣传方面工作的不满,张建平又是那种刚愎自用,听不得人家意见的主儿,这样一来只怕一言不和包飞扬和张建平两个人就要在单位闹起来,到时候可就不好收场了,这样不仅是对开发区的整体工作不利,而且自己这个夹心饼干也更不好做了。

  颜宝笙仔细将事情捋了捋,然后斟酌着词句向包飞扬说道:“包主任,张书记很在意他分管的这些工作,要不还是让我直接向张书记汇报好了。”颜宝笙的意思其实就是在暗示包飞扬,张建平不喜欢人家插手他分管的工作。
  “不用了。”包飞扬摇了摇头,似乎并没有听出颜宝笙话里的言外之意:“这件事非常重要,事关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几万户受灾农民的生计以及我们开发区在群众中的工作形象,张书记现在应该在办公室吧,我现在就过去跟他沟通。”包飞扬边说边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上的时间。
  听到包飞扬这样说,颜宝笙也没有办法,她也不敢在继续劝包飞扬改变主意,万一包飞扬因此而认为在颜宝笙眼里,他包飞扬堂堂单位一把手的话还没有一个单位党工委副书记张建平的话有用,那她就惨了,只怕只要有包飞扬在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天,就再也没有她颜宝笙向上发展的机会了——除非她想办法调到其他单位才可以不受包飞扬的影响。但上面没有人,想要调动单位谈何容易。更何况颜宝苼在开发区已经工作时间不短了,对这里的环境和工作已经比较熟悉上手了,再要到一个新的环境中去重新适应,短期内也未必能够适应得过来。而且其他单位也未必会有她在开发区工作能够得到的发展机会多  。

  不过看到包飞扬这样急切的表现,她愈发觉得包飞扬去找张建平,很可能会爆发冲突,心中越来越忐忑不安,站在那里手中捏了一把汗。
  **********************************
  包飞扬拿起茶杯。端着走出门,不紧不慢地穿过走廊,走进副书记张建平办公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