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29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就连吴超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想不明白为什么海州市开发区的一把手包飞扬会看上自己,并给了他这么好的一个发展机会,让自己跟着他身边当秘书 ,用他女朋友的话来说,他这是不知道交了什么狗屎运  。不过赵佳佳的父亲赵远博当即就很严肃地训斥了女儿赵佳佳一句,并让吴超牢牢记住这是包飞扬对他的器重。他以后在海州市开发区跟着包飞扬一定要努力工作,以报效包飞扬对他的信任和器重,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在包飞扬的身边彻底地站稳脚跟,并真正改变自己的命运。

  那天晚上,赵远博与吴超两个人关在书房里单独谈了很久,通过确认了吴超得到临港经济开发区领导器重的事情,赵远博这一次没有了以前对吴超和自己女儿交往的反对之意,觉得女儿跟着的这个年轻人以后还是会有前途的,从心里真正的开始接纳了他。像待自己的晚辈子侄一般,推心置腹地向他交代了很多在领导身边工作要注意的事情。
  吴超原本以为,秘书就给领导跑跑腿、打打杂、写写稿子——甚至有时候稿子也有专门写稿的人,不需要自己去做。可是现在包飞扬竟然将这么重要的一件事全权交给他负责,让他自己一个人去和农业局、两个乡对接,大大出乎他的预想之外。
  “怎么,没有信心?”没有很快得到吴超肯定答复的反应,包飞扬抬头看了吴超一眼,发现吴超有些发楞和恍然。于是开口问道。
  吴超连忙从思绪万千中出来,挺了挺腰杆,想起赵远博跟他说的那些话,马上坚定地大声说道:“有,报告主任,我一定竭尽全力,将这件事办好。”

  包飞扬点了点头:“嗯,你以后的组织关系就放在办公室,有什么事情,都要像办公室的颜主任汇报,工作中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向她多多请教。”
  包飞扬通过麦种内外标签的事看出来吴超的细致和主动,他最初看中吴超的也是这两点,拿破仑曾经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句话固然有失偏颇,能够安守本分、尽忠职守的士兵那当然也是好士兵,但上进心确实是一个人进步的动力,只要有上进心,给他一个合适的目标和通道,那就能解决很多问题。
  通过这几天的接触,包飞扬也发现细致确实是吴超的一个优点,而吴超以前的历练比较少,最大的不足就是经验,包飞扬愿意给他创造条件和机会,让他在实践中尽快成长起来。
  与很多人的想法不一样的是,在包飞扬的观念中,从来不认为秘书就是专门给领导打杂的,秘书因为跟领导走得比较近,往往也是领导最了解的,所以用他们做事,也更得心应手。
  包飞扬对身边秘书的使用,与很多跟他同样级别的处级干部不一样,倒是有些类似省里、市里的秘书长,可以协助他出面处理一些具体的事情。
  当然,因为对之寄以重任,所以他对秘书的要求也非常严格,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不能借工作中的便利,趁机夹带私货,但凡有这方面的迹象,一经发现他肯定会立刻弃之不用。

  安排好吴超的工作,包飞扬继续埋头处理这些天积累下来的文件,这些文件都已经很细心地经过分类筛选,每一份材料的最前面,都有一张白纸,上面写着这份文件的主要信息,包括是什么事情、哪个部门送过来的、时间的紧迫程度等等,有的还会写上一般的处理办法和意见,看到这些熟悉娟秀的字迹,包飞扬就知道这些应该都是办公室主任颜宝笙的手笔。
  包飞扬刚刚想到颜宝笙,门口就响起敲门和颜宝笙询问的声音,包飞扬说了一声“进来”,就看到颜宝笙推门走了进来,怀里又抱着一大堆材料。
  “颜主任,这些事情以后你还是让其他人来做吧,你一个堂堂的办公室主任,可不是一个打杂的。”包飞扬笑了笑,示意颜宝笙将怀里的材料放在桌上,抬起头望了望颜宝笙问道:“有没有需要马上处理的?”
  颜宝笙摇了摇头:“那倒没有,这些材料还是按照老办法,放在上面的就是时间上要求最紧的。”

  包飞扬看到颜宝笙放下材料之后身子仍然顿在来时的位置没有动,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放下材料之后就离开办公室。他有些奇怪,又仔细看了看颜宝笙,发现她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一种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是还有什么话想说又有所顾忌却不敢说出来,包飞扬是个直性子,也懒得绕圈,便开口问道:“怎么了,颜主任,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听到包飞扬的话,颜宝笙连忙点了点头,脸上却露出一些为难的表情,有些吞吞吐吐地对包飞扬小声说道:“主任,是这样的,自从这次你去省城回来以后,下面就突然冒出来很多不好的说法。当然,那些都是谣言,当不得真,只是让他们这样说总是不好。”
  包飞扬抬头看了看颜宝笙,脸色平静如常:“哦,那你说说看,都是些什么说法?”
  “他们说……”颜宝笙说着停顿了一下看了包飞扬一眼,目光有些躲闪,低着头,声音也压得更低了期期艾艾地继续说道:“说、说是关于造船项目移师通城的事情,还有小麦赔偿的事情。”
  看到颜宝笙有顾虑,可能是害怕自己听了之后生气,只是将传言大概的提了一下,不肯将话完整地都说出来,包飞扬不由哈哈一笑:“是不是有人说我吃里扒外,还说我是个冤大头,竹篮打水一场空,为他人做嫁衣裳?”

  颜宝笙也有些说不清楚,包飞扬虽然年轻。甚至比自己还小几岁,但身上却自有一股威严沉稳的气势在里面,似乎什么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所以她好像每一次在面对包飞扬的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感到十分紧张,听到包飞扬把自己不敢说的话先说了出来,而且好像毫不在意的模样,似乎一点也没有自己想像当中的那样因为这种有些攻击性的传言而生气愤怒,她不由尴尬掩饰地笑了笑:“主任你都知道啦?”

  包飞扬点了点头:“嗯  。这次我是知道了,下次有这样的事情,颜主任你也一定要直接告诉我,而且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否则的话,我很可能变成聋子和瞎子。”
  包飞扬说道,他低头喝了一口茶水,然后问道:“颜主任,你刚才说得不错,如果任由这些不切实情的谣言传播的话。确实会对我们的工作产生很不好的影响,我们应该想办法将正确的消息传递给大家,不要让群众对我们开发区的工作产生什么误解,这方面颜主任你有没有什么好的主意?”
  颜宝笙看了包飞扬一眼,不知道包飞扬为什么要问她这样的问题。在她看来,要破除这些谣言的方法很简单,只要由开发区向外公布正式的消息就可以了。当然,这样做必须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谣言提到的事情并不是真的,如果后来发生的事实就是如此。公开只会坐实谣言的准确性,从而让谣言变成权威的“消息”。
  颜宝笙想了想说道:“目前,综合办这边有一份信息速递,可以向外发布消息。不过只局限在机关单位内部,宣传范围并不大,效果可能不太好,另外我们开发区管委会这边没有电视台和广播,不过开发区所辖的各个乡里都有广播,我们也可以通过这个播一些重要的消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