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29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子鹏连忙对包飞扬恭敬地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楼县长也说想要跟包主任你见个面呢!”
  包飞扬淡淡地笑了笑,心想楼易成的原话大概没有王子鹏现在转述的那么平和,墟沟船厂作为他们冠东县中规模最大的工业企业,要让冠东县县长楼易成眼睁睁看着船厂被别人生生挖走。那恐怕是不可能的。
  官场上消息传的很快,几乎没有什么消息能够真正保密,包飞扬从省城凤湖回来以后,有关韩国山水集团造船项目很可能要转移到通城地区的消息很快就在海州临港经济开发区、在海州市的官场传开,甚至在民间也开始纷纷议论这件事情。
  “听说包主任这次去省里,为了讨好省里的领导,将本来要落户我们开发区的项目让给通城市了。”
  “不可能吧,那可是我们海州的项目,跟他们通城有什么关系,怎么可能就让给通城了?”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为了讨好领导呗,对他们这些当官的来说,项目落在哪里不是问题,只要领导高兴,自己以后升官发财有望,那就行了。”
  “不会吧,我看包主任不像是那样的人,你看他以前在望海县当副县长的时候做得多好啊,愣是将一个过去一直落后贫穷的望海县搞得比我们开发区还要好,甚至还被省里树立成了学习典型。”
  “呵呵,那些不过都是传闻,不可信。包飞扬以前在望海县任职的时候只是副县长,手里能有多大的权力。你看他来海州市开发区以后都做什么了?一来就跟着江北省招商团去东南亚招商,结果成绩惨淡,铩羽而归,我们海州丢人都丢大了,这一次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韩国造船项目,竟然为了讨好省领导方便他个人以后能够升官发财,主动将就要到手的项目让给通城了,明明是我们海州的官员却帮通城拉项目,这叫什么?这就叫吃里扒外。”

  传闻确实不可信,而且在口口相传中在添加了传播消息的人主观的想像与好恶,所以到最后往往会越传越离谱,尤其是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缺乏那些会捕风捉影、煽风点火的好事之人。
  最近海州市临港经济开发区还流传着一个另一个备受人们关注的传闻,那就是海州市开发区所辖范围内,当地农民有近万亩麦地绝收,海州市开发区管委会打算按照每亩地三百元的标准进行赔偿,这个消息传出以后,受灾的农民反应十分热烈,大家都欢欣鼓舞。但同时也有些风凉话。
  ***********************
  “都有些什么样的风凉话,你说给我听听?”包飞扬看了一眼吴超,对他说道。
  包飞扬从凤湖回到开发区以后,就让管委会办公室主任颜宝笙将吴超的人事材料从望港乡拿过来。正式让吴超担任自己的秘书。

  相比阅历和经验比较丰富的吴玉诚,更为年轻的吴超看起来有些稍显稚嫩,能力可能没有那么强,但是小伙子在工作态度上很积极,而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来自基层  。这意味着对本地的消息十分灵通。
  吴超听到那些传言的时候,心里十分愤慨,他跟在包飞扬身边这么几天了,是了解包飞扬的秉性为人,所以特别为自己的直属领导包飞扬感到不平,恨不得冲上前去跟大家争辩,维护自己领导在人们心中的形象,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这样的解释没有效果。他很担心地将有关的情况向包飞扬汇报,包飞扬听了以后,对前一种让吴超特别愤慨的传闻。说他包飞扬吃里扒外的传言并没有在意,早就有人当着他的面说过这样类似的话了,所以现在有人在背后这样议论他也不觉得奇怪,反而对农民麦地绝收补偿的问题十分关注。

  吴超接着往下说道:“这个消息也不知道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关于我们海州市开发区的赔付标准,有人说两百块的,也有人说三百块的,甚至还有人说四百块的,平常海州地区这边的农民种一季冬小麦,一般来说在正常情况下。每亩的平均产量也就是大概是在七百斤左右,今年因为小麦的市场价格下跌,所以算起来七百斤小麦按今年的市场价格还卖不到三百块钱,有人说那些绝收的农民这下子要赚了。因为相比那些长势良好的麦地,他们不仅省了最后这段时间的人工,都不用收割,而且到最后每亩收入还要比他们有田地正常收成的农民多。”

  包飞扬听了吴超说的这话不由暗暗地皱了皱眉头,他当初确实提到过按照每亩四百元的标准给予受灾农民进行补偿,这个数字是他向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霍迎才询问海州市平均每亩地小麦的收成时霍迎才告诉他的。当时包飞扬就提出了不能让受灾农民蒙受一点损失,要按照这个标准进行赔偿,但是到最后具体要给这些受灾农民赔多少,肯定还要进行更具体的调查和分析,而且就算确定了按照每亩四百元的标准进行赔偿,也不一定都是现金的方式,这其中就包括对农民售粮以后要缴纳税费的减免,这一部分可能要占据较大的比例,因为本来农民售粮以后要向国家缴纳的农业税、两上缴等税费就比较多,真的能够将这一部分减免掉的话,起码能够占到一半的比例。

  按照吴超的说法,四百元这个赔偿标准肯定高了,因为正常农民种地到最后一亩小麦的平均收入还不到三百元,不可能你麦地因为一些意外情况绝收了,省了最后的田间管理与收割,到最后反而还能够拿到一亩地三百块的补偿。
  但是现在问题的关键并不在这里,开发区管委会这边自己都还没有确定赔付标准,包飞扬也只是在个别一对一的情况下谈过这件事,现在消息却传得到处都是,而且还将标准说得这么高,这只怕是某一些有心人故意所为,而且农民的期望值被人为地抬高,会让管委会接下去得工作变得非常被动。
  包飞扬对吴超点了点头说道:“嗯,这个问题确实值得关注,这样吧,这件事就交给你,由你和农林局、望港乡、五滩乡联络,互相商量商量拿一个赔偿办法出来。”
  “具体的办法你们来拿,总的原则是,既不能够让受灾的老百姓吃亏,但是也不能无故得利;既要考虑我们临港经济开发区财政上的困难,尽量控制直接支出,又要保护农民种田和使用良种的积极性,另外我们临港开发区政府出一部分、种子公司也要承担一部分,你们先调查情况,然后拿一个初步的方案来给我看。”

  吴超愣了愣。这几天的经历始终让他有一种如同在做梦的感觉,他从省城凤湖回来以后,就去了他的女朋友家见了女方的父母,结果当他讲了事情的经过以后。他女朋友一家人都觉得这件事情太过离奇开始根本不相信,佳佳的母亲甚至怀疑他想要骗他们,让他们认为吴超得到开发区领导的青睐和赏识之后会有一个好前程,从而改变自己以前强烈的反对态度,同意吴超与自己的女儿交往。吴超只好当着他们的面打电话给农技站的领导,让农技站的领导在电话里说明情况,这样才让他们终于相信,却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