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29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王家吃过午饭,赵丽萍婉言拒绝了王虹锋与毛绍娟的热情挽留,与包飞扬一起离开江北省委大院。赵丽萍是一个急性子,在工作方面尤其如此,是华夏青年报社里出了名的工作狂。一离开王家就迅速地开始对强麦五号的事情展开调查。
  除了赵丽萍,包飞扬还联系了江北省报的副总编王佑德,以及记者魏晓宁。这两位都是包飞扬的老朋友。赵丽萍与魏晓宁见面以后,两个女孩子年龄相当,又都是在报社工作的同行,两个小脑袋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很快就熟络起来。
  魏晓宁对赵丽萍此次准备专程去海州采访强麦五号事件的这个选题显然也十分感兴趣。在生活中人们更习惯于同情弱势群体,而身为弱势群体的农民。麦地绝收又得不到责任人赔偿,这样的新闻可是近年来社会各阶层所关注的热点话题。再加上这件事情还涉及到挑战到国内多年来所执行的农业指导方针,相信这个新闻如果发布的话一定会得到很多的关注,引起轰动效应。对于一个新闻人来说,所采访和发布的新闻引起越多的反响和关注就意味着工作越成功。

  王佑德毕竟年龄大一些,阅历多,性子也比较老成持重,考虑的问题更多,虽然不知道这个所要挖掘的新闻最后能不能在江北省省报上上版面,不过看在包飞扬的面子上,他最后还是同意了魏晓宁与赵丽萍一起前往海州市进行调查报道。
  有了魏晓宁这个江北省的地头蛇,赵丽萍在省城进行活动就方便多了,也不用包飞扬寸步不离地一直跟着,这样对包飞扬来说也能抽出时间自己去做更多的事情。
  关于国内当前农业中粮食品种一些基本的资料,包飞扬已经通过江北省农业厅获得,郑宇穹和吴超也从江北省农科院与江北省农业大学那边拿到一些资料,通过对这些材料进一步地细致梳理,基本上可以廓清当前国内育种研究和推广的情况,其中就包括了强麦五号以及其他一些新品种的推广和种植情况,包括最近年份的收成、病虫害情况等等。
  赵丽萍已经大致看过这些资料,但是因为她不是搞农业研究的,所以看这些比较专业性的材料比较吃力,好在她不是要写论文,而是写新闻,简单梳理以后,这些背景材料已经足够使用。
  赵丽萍和魏晓宁通过一些关系这几天马不停蹄地在江北省城走访了一些农业方面的专家和官员,随后又跟包飞扬一同前往海州市,到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进行实地考察和采访。

  与此同时,由江北省农业科学院与江北省农业大学的专家参与组成的专家组已经对海州临港经济开发区上万亩农田绝收的情况展开现场调研与考察。所有这些举措,都让临港经济开发区那些受灾的农户相信,政府一定会就此事对他们做出交代。
  包飞扬回到海州市,立刻就被海州市市长陈玉清叫了过去:“听说你答应洪省长,要将韩国山水集团的造船项目转移到通城去?”
  包飞扬沉吟了一下,刚要说话,却听到“嘭”的一声,满腔怒火的陈玉清竟然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乱弹琴,你们到底在想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这样一个造船项目对海州、对开发区来说意味着什么吗?这不仅仅只是一个造船项目的事情,同时这还意味着海州市乃至开发区以后可能因为这个契机而形成一个新的十亿、百亿级的产业,这对于开发区的发展、对于海州市的发展、甚至对海州湾的发展都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难道就因为你们所谓的要顾全整个江北省发展的大局,就这样轻易地放弃了?你有没有想过,开发区的群众、海州市的人民会怎么想?”

  包飞扬仔细看了看愠怒的陈玉清的神情,他比薛绍华晚回来一天,已经知道薛绍华回来以后,陈玉清已经找他吵了一次?oM虽然薛绍华和包飞扬两人都没有真的要将韩国山水集团造船项目让出去的想法,但是这些话现在自然只能够藏在肚子里不能够说出来,甚至就算最后事情尘埃落定,他们也不能够说,否则万一这话一个不小心传出去,省里的省长洪锡铭、秘书长程化言以及通城方面都可能对他们有意见。

  包飞扬也弄不清楚陈玉清这样的态度是纯粹出于工作上为了本地经济发展的考虑,真的因为海州要失去一个重要的项目而表现的异常愤怒,还是说想要趁机借这个事情对薛绍华和包飞扬发难,女人一般都比较容易计较,没有什么心胸和肚量,毕竟当初这件事让她很难堪,也难保她不会耿耿于怀,记恨至今。
  但不管怎么说人家毕竟是一个市长的身份,她逮着了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向你发难,作为一个在体制内工作的下属,包飞扬只能说道:“市长,现在还不能够说韩国山水集团的造船项目以后一定会转移到通城,一切还要等山水集团来海州市和通城市考察过以后才会有最终的结果……”
  “那又怎么样?”陈玉清恼火地瞪着包飞扬说道:“这个项目,本来是我们海州市先接触联络的,按照道理就应该是我们海州市的项目。而且当初你自己也说了,项目有很大可能落户海州。现在倒好,让通城市半道上生生插一只手进来还不说。我们海州市还要主动劝导外商去通城市进行考察,想办法帮助通城市说服外商在他们那里投资,这不是胳膊肘往外转吗?真是好笑,我还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陈玉清说得很直白,从她愤怒的神情看起来并不像是为了要对包飞扬发难而故意演戏装的。她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态度严肃地对包飞扬说道:“我已经和徐省长、程秘书长打过电话,明确表达了我的态度。你们要做好人你们去做,我陈玉清不怕做这个恶人。”
  不过想来陈玉清今天的表现也并不是太让人意外。陈玉清的工作作风向来非常直接、雷厉风行,这些大家都知道,海州市的官场中还有人称她是海州的铁娘子,也因为这个原因虽然作为海州市一把手。薛绍华已经成功地掌控了海州的大局,但是面对陈玉清,有时候也会十分顾忌。
  不过听说陈玉清已经直接向分管工业的常务副省长徐盛教和程化言表明了她的态度,包飞扬还是吃了一惊。至于陈玉清没有直接将电话打给省长洪锡铭,大概并不是她没有打,而是洪锡铭根本就没给他这个机会吧?陈玉清给程化言打过电话,其实就相当于给洪锡铭本人直接打电话。
  无论是从个人关系,还是从发展方略上,包飞扬都更为支持薛绍华  。不过陈玉清今天的这个表态和举动,还是让他感到十分感动,他可以感觉得出来陈玉清是确实为了海州市的发展。想把海州的经济搞上去。
  要知道在官场上发展,不计个人的发展前景而违逆领导的意图,得罪上层领导,对自己的仕途是会有非常大的不利影响的,陈玉清久经官场这么多年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她也是一个在事业上有追求的女强人。但是为了海州市未来的经济发展她居然可以做到豁出自己的前程,着实不容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