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8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作为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邓梅清是完全不用在这个事故中承担任何责任的,怎么轮也轮不到她的头上,所以她相对来说心理上没有什么压力,说的话也大多是给华子建宽心的话。
  但也正是因为副市长邓梅清的话,让杨喻义又一次感到了压力沉重,看看吧,连过去一直特立独行的邓梅清都开始帮着华子建解脱找借口了,别的人就更不用多说了,谁都愿意讨好华子建,谁都会在这样的事故中站到华子建的一面,这样的话,一旦华子建用这件事情来对自己发动进攻,自己怎么防守啊?
  就在他沉思默想的时候,副书记屈舜华叹息着自言自语的说:“唉,要是当初项目进度慢一点,车本立进场的时间缓一缓,那该多好啊,可惜啊,各种巧合就这样堆在一起了,华书记啊,这事情也不能怪你的,都是施工方没管理好现场,请书记不要自责。”
  副书记屈舜华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说出了这番话后,用眼光深深的撇了一眼杨喻义,就闭上了眼睛,端然而坐,在不说什么了。
  但屈舜华的眼光还是让杨喻义有点疑惑,两人在北江市的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一同伺候过包括华子建就是三任的市委书记了,所以彼此对对方的眼神,形体语言都是很熟悉的,刚才屈舜华那惊魂一瞥到底在预示着什么?

  杨喻义就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很快的,他的嘴角就勾起了一丝若隐若现的笑容了,好你个屈舜华,老子的心态你是摸得透透的了,知道老子现在正在发愁什么,真是瞌睡来了你就给我送枕头啊。
  杨喻义一霎那的真真的,完全明白了屈舜华的暗示,不错,最好的防卫不是你防的多强,而是你进攻的是否够猛,够准。
  他也抬头看了看屈舜华,屈舜华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宛如千年的古潭,波澜不惊,但屈舜华的内心绝不是如此的平静,他已经看到了一次很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对屈舜华来说可谓是千载难逢,他肯定不会轻易放弃的。
  严格意义上来说,屈舜华不能算是杨喻义的嫡系,这是因为他本身的身份决定了这个问题,他和杨喻义只能算是同盟,在彼此利益没有发生冲突的情况下,他们会经常的配合在一起,更多的获取双方都有的利益。这样时间长了之后,很多人就简单的把他们归结为一个派别了,事实上,也只有他们两人心里清楚,他们都是狼,但绝不是一个窝里的狼。
  屈舜华很多时候会嫉妒杨喻义现在的位置,在政府,杨喻义说了算,他手里有各种财,物的支配权,他还可以相对独立的按自己的意志去处理很多问题。
  自己就不能这样了,自己在市委只能算是一个副手,上有市委书记抓着大事,下有各位部长们管着小事,轮到自己手里的时候,几乎就没有什么可以发挥的余地了,这是最让屈舜华痛苦不堪的现实了,话说回来,不管是谁,当你可以伸伸手就够着权利的时候,你都难以克制自己心中的那份冲动。
  所以他在配合这杨喻义的时候,心理上也绝不是外人想象的那样真诚。

  而对华子建这个新来的市委书记,屈舜华更是有一种竭斯底里的抗拒,他曾经自己问过自己,为什么自己就坐不上这个市委书记的位置?为什么华子建年纪青青就能如履平地的站到了自己的头上?
  这样的问题肯定是没有答案的,但每想一次,屈舜华都会觉得心中隐隐的有那么一种阵痛,那是心在流血。
  现在他就要让自己的心痛转换成为一种愉悦,他需要展开一次自己的攻击了,但绝不是自己动手,他要借力打力,让杨喻义来帮助自己完成这一波攻击,至于胜负,对屈舜华来说,都是一个意义,不管是华子建击败了杨喻义,还是杨喻义打垮了华子建,屈舜华都能从容的获得一份好处,当然,是获得好处的一次机会,至于最后能不能落到实惠,那就要看运气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吧?这样的争斗对自己没有丝毫的损失,自己之所以隐忍着,这几个月默默无闻,低调做人,就是想等着杨喻义和华子建决斗出一个结果来,可是很遗憾啊,杨喻义不经打,最近有点偃旗息鼓的味道了,这可不好,这完全不符合自己的利益。
  所以屈舜华在今天这个关键的时候,就需要点醒一下杨喻义,让杨喻义明白,火灾的事故是可以烧到华子建身上的,只要你足够聪明。
  杨喻义聪明吗?还成!就算年轻的时候不够聪明,这些年的风风雨雨一路走来,也已经变得够阴险,够老道了,于是他说话:“刚才华书记谈到了火灾的责任问题,我也是不能同意华书记这种自责的态度的。”
  杨喻义的话一下就城了整个会议的焦点了,显然的,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杨喻义和华子建的关系,而杨喻义开场就说出了这样的话,很多人都是不解并好奇的,想要听听杨喻义到底要表述一些什么东西出来。

  杨喻义见自己的话已经取得了实际的效果,就表现出一种沉重的样子,痛心疾首的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感到难过,但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难过就把责任揽到我们自己的身上,你说对不对,华书记?”
  华子建有点莫名其妙的听着杨喻义的话,他不能确定杨喻义后面会说什么,但毋庸置疑的说吧,杨喻义绝不会为自己开脱的,要是他杨喻义有这样博大的胸怀,自己也定然不会和他走到今天的地步。
  华子建含蓄的点点头,却没有说什么?
  杨喻义正了正表情,继续说:“我们认真的分析一下,火灾的发生其实就是一个管理的问题,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我今天到现场也看过了,整个工地材料堆放很不规范,而且偌大的一个工地上,竟然连值班的人都没有,这样的管理能不出事故吗?事故是必然的,不出反倒是意外。”

  杨喻义的这段话让很多与会者都频频的点头,是的,说的不错啊,至于管理是不是规范,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杨市长这样一转,事故的责任人就可以变换一个对象了,这样和在座的各位也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是你自己公司管理不规范,你怪不得别人吧?
  常务副市长杭正固在杨喻义说话的间歇中,快速的跟进了一句:“不错,杨市长这话说的很中肯,当初我也对车本立说过这个管理和安全的问题,他要听了就好了。”
  杭正固是瞎说,他根本都没有对车本立提过管理问题,但这种事情那里去考证啊,现在他一个是要响应杨喻义的讲话,在一个他觉得这样对华子建也是一种讨好,大家都在群策群力的帮华子建解套呢。
  杨喻义就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等杭正固说完之后,眼皮都没眨,淡淡的说:“所以啊,我当初也就是因为这个车本立不够专业,管理不很规范,一直不希望他中标,可惜啊,可惜啊,要是徐海贵中标了,事故我想肯定就不会发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