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0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电话,都被刘浩记了下来,但对于任何邀请,他都没答应,只是客气的回应。
  张文定依然如故,在外人看来,他不急不躁,稳如泰山,仿佛这件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姜富强被免职后的第三天,市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带队,来到了燃翼县。

  因为有提前通知,所以吴忠诚和张文定亲自迎接了市委组织部的领导。
  这一次,市委组织部来人,分头跟吴忠诚和张文定谈话。
  这个时候,张文定其实是很紧张的,但却有一种踏实的感觉。当然,更多的,则是一种兴奋。
  张文定在组织部工作过,知道组织程序。干部任命之前,组织部门是要找领导和当事人谈话的。
  而市委组织部来人了,这个情况也瞒不过县委里的有心人,纷纷在心里揣测着,这一次,一县之长的位子是不是就属张文定了呢?
  市委组织部的谈话无非就是让张文定谈谈自己的工作感受,说说以后的打算,以及谈一下自己上任以来对燃翼领导班子的看法。
  这些都是套路,张文定相当熟悉。
  他的回答也都是照搬套路,中规中矩,把自己姿态放低,说自己做得还不够好,以后会更加努力,而且还大刀阔斧的夸赞了县里的领导班子一番。
  在跟吴忠诚谈话的时候,市委组织部听到的说法也比较有意思。

  其实,组织部问吴忠诚的问题要简单的多,无非就是张文定的表现如何。
  吴忠诚明面上当然是肯定,但在肯定的同时,却也会夹杂一些诸如“年轻有人冲劲”“有个性有想法”“胆子大”这类谁都明白意思的评价。
  组织部来人便明白了,这个县委一号是不太赞同张文定入主县政府的。可谈话就是谈话,对事后的决定根本起不到多大作用。或许有时候会照顾一下县委一号的意见,但这一次,市委组织部的人下来之前,领导可是亲自交代过的,对文定同志的谈话要客观,要认真,要翔实。
  市委组织部的人一走,县里就传开了,张文定要入主县府了!
  这个传言,像长了翅膀似的,迅速在县委县府,以及县里各局办中传开了,甚至还传到了乡镇。
  张文定此时的表现,却比先前那种强行稳定还要稳了。
  甚至可以说是无比低调,低调到平静了。
  他的这个平静,让县委的人觉得这个他的定力非同一般,如今都是要入主县府的人了,脸上竟然看不到丝毫的兴奋。

  其实,张文定并非不兴奋。
  他的心里,其实比谁都兴奋。
  自己如果能顺利当上县长,那么自己的仕途就又有了一个很大的提升,这个提升,并不仅仅只是从副处到正处那么简单,而是伴随着更大的权力,与更复杂的局面。
  县府一把是处理县里大大小小的事物的,属于一个县里的行政长官,是整个县里的二把手,是有很大权力的。
  这个权力,是天然的。
  这跟县委的专职副相比,真的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不知是市里担心燃翼县府没有一把手会影响到工作,还是省里下了指示,在谈话完成后的第三天,市委组织部的人便又一次来到了燃翼。
  这一次,他们不是来谈话的,而是带来了实质性的东西。
  在市委组织部来人到来的第二天,燃翼县人大常委会任命张文定为燃翼县副县长、代县长。
  这一下,就在燃翼县里引起了很大的反应,比起姜富强被免职的时候,反应剧烈了许多。
  一时间,燃翼官场就像是平静的人群中扔进了一记重磅丨炸丨弹,顿时炸开了锅。很多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身边的人唾沫给淹了个没顶。
  任命如此之快,是很多人没想到的,就连张文定自己,都觉得这件事来的太突然,以至于自己还没做好准备。
  固然代县长这个词比一县之长多出一个字,但大家都明白,多不多出这一个字其实已经是无所谓了。
  现在是人代会闭会其间,人大常委会只能够任命副县长和代县长,要去掉那个代字,还得等到县人大开全会的时候。
  只要县里两会开完,这个代字自然就会去掉,而不管是带着代字还是去掉代字,张文定现在都可以行使一县之长的职权了。
  张文定虽然觉得事情来的太快,但他并没有手忙脚乱。

  这一天,他可以说是等了很久。
  当初,他从随江下到安青县政府当副职,就想着有朝一日,主政一县,一展抱负。但是,最终他却从安青黯然退场。
  现在,他在燃翼,绝不会像在安青那样满腹遗憾的离开,他要在这里,散发他的精彩!张文定成了县府一把手,刘浩的手机几乎就遭受到了狂轰乱炸。
  这些电话,有和刘浩套近乎的,也有想向张文定的汇报工作的。

  刘浩并不会把所有的电话都汇报给张文定,但即便如此,张文定每天还是能收到几十个电话记录,简直都快成热线了。
  其实,打这个电话的大部分都是燃翼内部的干部,这些人可以分成四类。
  一类是张文定自己发展的亲信,这些人是来庆祝的,他们大部分都会上门拜访,但拜访之前还是需要经过刘浩那一关,所以打电话自然是最合适的;第二类是姜富强留下的班底,姜富强在燃翼干了这么多年,自己留下的亲信不少,如今自己的主子被免职了,这些人自然要重新选择一个靠山,张文定成了首选,他们迫切需要张文定的庇护,虽然有点临时抱佛脚的味道,但抱一下总比不抱要好;第三类则是那些本来持有中立态度,或者一直犹豫不决的那批人,张文定如今已经顺利的当了一县之长,而且来得如此之快,吴忠诚甚至连个磕绊都没来得及使出来,这足以说明张文定有着强大的力量,现在不投靠,估计就赶不上二路汽车了;最后一类则是背叛吴忠诚的那些人,他们在经过强烈的思想斗争和明智的判断自后,决定先和张文定试探着接触一下,为以后作个准备,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放弃吴忠诚,投入到了张文定的怀抱中来。

  这些人顿时形成了一股人流,一股脑的涌到了张文定这里,但张文定明白,现在不是招贤纳士的时候。自己刚刚上任,这么大的动作是绝对不能出现的,在刘浩委婉的挡住了一潮又一潮的人群之后,这些人变得聪明了,看来张文定现在不打算接受,自己就不能硬着头皮上了,免得让他感到不爽。
  除了这四类人,还有投靠张文定挺早的。
  比如像陈娟,包红日等人,张文定是不能不给这个面子的。投诚得早的,现在就可以算是张文定真正的班底了。
  日期:2017-01-12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