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27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海州地区失去的是外资项目,对于非常强调招商引资的地方政府来说,外资项目的意义是截然不同的。不但如此,海州地区还要放弃独立发展修造船产业的机会,虽然看起来海州地区的条件没有办法跟毗邻沪城的通城地区相比,但是海州地区不能成为修造船业的中心,却也有机会成为副中心,或者成为地区的中心,将修造船业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并成为海州地区的支柱产业。
  放弃这个项目,听从省里的安排,就是放弃这样的机会,甚至进而影响到整个海州地区市未来的经济发展。
  显然,这并不是一个公平对等的交换。
  程化言的底气在于,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交换,从大义上来说,省里有既定的产业规划,海州地区是江北省下属的一个地级市当然也必须按照这个规划来做;从利益上说,海州地区是有损失的,但理论上如果得到省里的支持,这个损失是可以弥补的,比如省里在其他项目上支持海州地区。
  不过程化言最大的底牌却不是这些,深谙官场之道的他知道,归根到底决定是由人做出的,而作为海州市的一把手,薛绍华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海州地区的发展,还有他个人的发展,从这方面来考虑,薛绍华肯定不可能为了他一时的政绩而违逆上级的意思,得罪了领导,切断了自己以后向上发展的可能,这样即使是他争取到了这个项目,在当时得到了一些政绩,最终却并没有为他个人未来的发展增加筹码,反而成了一种阻碍和负担,如果他是聪明人的话,肯定不会做出如此选择。

  第九百六十二章以势压人
  “秘书长,就我个人而言,我非常赞同秘书长你的意思,也愿意按照曙的安排,顺应全省产业的统筹发展,步调一致,不争一已之功,顾全全虱济发展的大局。”薛绍华摩挲着双手,用凝重的眼神看着程化言,看似非常诚恳地对程化言说道:“具体到韩国山水集团在华夏设立造船厂的这个项目,我们海州市会按照曙的意思,首先与方夏陶瓷集团、美国塔克石油公司方面进行磋商,另外也要请一直参与运作这个合资造船厂项目的方圆天下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综合评估项目转移对以后海州市的发展可能会带来的变化,然后有针对性地制订相应的对策,确保在达成曙产业合理布局的同时,能够对海州地区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好,薛书记你能够这样做,洪省长知道一定非常欣慰。”程化言收起了刚才紧盯着薛绍华的锐利眼神,放缓了表情笑眯眯地看着薛绍华,薛绍华的表态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他心里也想着薛绍华不可能会拒绝他的要求,越是高层,表面上越是一团和气,薛绍华只不过是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以他的级别没有任何与省长洪锡铭叫板的底气,至少在表面上,薛绍华只能够答应,不敢公然抗拒,哪怕薛绍华心里并不愿意,甚至以后会阳奉阴违,但是眼下。薛绍华除了答应之外,还能做其他疡吗?

  不过就算是薛绍华现在表面上答应,以后却阳奉阴违。不彻底执行省长的意图,做出全力配合以帮助通城地区拿下韩国山水集团这个合资造船项目,程化言也丝毫不会担心。他当然明白洪锡铭省长的意思,之所以要逼迫薛绍华低头让步,要的就是一个大义名分。
  要薛绍华现在低头让步了,就算他以后不执行洪省长这个决策,曙也自然会找到其他人去做。有了大义名分的指引。等于韩国山水集团合资造船厂项目落户通州地区已经在政策层面上获得了曙和下面政府的支持。以后无论是谁去运作起这个项目都会更容易了,最多换上一个其他人去代替薛绍华操做这件事就行了。反而洪锡铭用起来会更加得心应手,到那时无论薛绍华还是其他人,都没有任何理由和办法在去反对。

  ˇ绍华皱着眉头,似乎有些迫于形势而又可奈何。要去做一件自己并不情愿的事情,他勉强的挤出一丝苦笑对满面春风的程化言说道:“秘书长,不过,也请曙领导体谅我们基层工作的难处,以及我们海州市目前的具体情况,在这件事情上,留一点缓冲的时间给我们,好让我们做好相应的善后工作,尽量避免一些负面影响  。另外在修造船业上。我们也希望与通城地区、凤湖地区进行更加深入和更大规模的投入,毕竟海州这样一个深水港口城市不能没有与之相配套的修造船业。这也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这些我都可以向你保证,曙和有关方面一定会充分考虑。”程化言放松了身体往后靠了靠。将手放在沙发两旁的扶手上,一只手的手指无意识的轻轻敲打着扶手,笑着对薛绍华说道,他似乎感觉到薛绍华在自己软硬兼施的凌厉攻势下已经彻底的屈服了,嗯,这个薛绍华还算聪明识相。相信他为了自己的前程也不会再翻起什么风浪了,不用再特别费力气去对付了。…
  程化言紧接着又将目光一转。落到坐在薛绍华旁边表情有些严肃的包飞扬身上,见他一直没有说话,看脸上那神态估计这个时候心里也不太痛快,年轻人嘛,血气方刚的,毕竟火气要大一些,不像薛绍华人到中年,棱角已经收去了很多,不再那么锐气逼人。
  虽然以包飞扬一个小小的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地位,肯定是不可能挑战省长的权威,但是对待年轻的干部,还是要讲究方式方法和策略的,能不激化矛盾最好还是不要激化矛盾,年轻人一般都是吃软不吃硬的,最好先对他安抚一下,也利于以后工作的开展,包飞扬还是有不少巨型企业方面的关系的,和这个合资造船厂项目紧密相关的方夏陶瓷集团和美国塔克石油公司似乎都与他关系匪浅。
  想到这里,程化言用一种很柔和与理解的语气对包飞扬说道:“飞扬同志,我知道你与方夏陶瓷集团的关系比较密切,这个三方合资造船厂项目你也花费了比较大的心思,现在省里这样做,还希望你能够理解。”
  包飞扬迎上程化言看过来的目光,这目光中有着理解、安抚、威慑、成竹在胸的自信,还有几分居高临下的傲然,包飞扬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跟他对视了片刻,突然展开脸上刚才还紧绷着的肌肉,如春风吹过平静的水面般微微一笑对程化言说道:“程秘书长,我有些年轻气盛,所以等一会儿如果我说错了什么,或者有什么不恰当的地方,也要请程秘书长您能够理解和见谅。”

  “当然当然,”程化言内心暗自警惕,表面上却一副大度雍容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言之无罪,闻者足戒嘛!”
  包飞扬点头一笑,暗中说道,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