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0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喝了一口水,脸上的表情开始放松,一本正经地问武云道:“这次的事故你知道吧?死了九个!”
  武云往张文定跟前凑了凑,小声道:“我怎么听说死了十多个?”
  张文定知道武云也只不过是道听途说,这个数字完全是穿乱套了,但官方数据就是九个。具体死亡多少人,肯定也有人会泄漏出去,所以,武云能够知道,也没什么。
  当然了,武云有自己的渠道,但张文定肯定是不会乱说的。
  “那都是谣言,县里已经开始研究处理人的事了,这次恐怕姜富强有点悬了!”张文定咂咂嘴巴,迅速把话题推进了一下。
  武云也没在具体人数上争执什么,她只皱了皱眉,没接话,看着张文定,示意他继续说。
  张文定解释道:“现在国家对安全生产事故的问责和严厉,九个人算是较大事故,而且逼近上限,按照规定,政府一把手是有责任的。”
  武云似乎明白了点,冲门口看了看,确定服务员没在门口,便小声说:“你的意思是姜富强有事儿了?”
  “搞不好要免职,最好的结果是调走。”张文定回答得很直接。
  武云就定定地看着张文定,然后笑了起来:“哦……难怪今天给我打电话,你还真是……”

  张文定嘴角扯了扯,没说话。
  想了想,武云很轻松地说道:“这对你来说可是好机会啊,你可要把握住。到时候,等你当了县长,第一件事可要好好管一管教育,现在燃翼的教育真是烂透了。”
  张文定叹息一声,道:“我倒是想啊,难啊!”
  武云似笑非笑道:“这有什么难的,你往省里打个电话,不就是一句话的事么?”
  张文定摇摇头,道:“你可以这么说,但这事没这么简单,你以为这是小朋友过家家呢,这是要走程序的。”

  走程序只是一个借口,张文定只是不想往省里打电话而已。
  他的意思是自己不出面,让武云把这事给办了。
  其实,这种事情,他真要找武贤齐的话,也不能打电话,而是要往省城跑一趟当面说。这是态度问题!
  如果他自己不出面,而是由武云帮他跟武贤齐递话,就没这种态度上的顾虑了!
  张文定这次想绕这个弯子,直面武贤齐他觉得没必要,而且见了面,他也张不了那个嘴要官。
  有些事情,他是真的做不出来。
  虽说关系亲近,找到了武贤齐了,想必武贤齐也不会有二话,但这种事能避免的还是要避免,否则难免会让武家给看低了。
  毕竟,武家是大家族,他只是一个草根。如果一遇到事情了,他就去求武贤齐,那以后在武家会更加没地位的。
  武云这次没有反驳张文定,她竟然当场掏出手机,嘴里嘟囔着:“这有什么难的,你不好意思打,我打。”
  说着,武云就开始拨号。
  关键时刻,武云真的还是很够意思的。
  张文定并没有制止她,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制止不了她的。
  武云没当着张文定的面给武贤齐打电话,而是走了出去,过了五分钟,武云回来,对张文定说了五个字:“领导同志没表态。”
  武贤齐到底有没有跟市里打招呼,张文定并不知道,但曹子华又一个电话把他叫到市里,他还是有些意外,甚至有点心跳加速的感觉。
  上次从白漳回来,张文定顺路去拜访了曹子华。
  当时,曹子华给张文定留下的印象就是这个市长肯定了自己的工作,提出了表扬。
  这一趟,张文定虽然拿不准到底曹子华为啥让自己去市里,但多多少少他也意识到了点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他不得不这么想。
  可是,他又不敢肯定。
  毕竟,这种事不是说谁想办就能办的了的,到底武贤齐有没有帮自己向望柏市里的主要领导递话,他心里没底。
  在张文定的印象里,武贤齐是个非常低调的人,特别是对于自己的亲属,几乎没搞过什么动作。

  这一次,他会帮自己吗?云丫头的那个电话,到底会起多大的作用?
  带着一肚子疑问与期待,张文定到了望柏市政府,进了曹子华办公室。
  寒暄了两句,曹子华便语重心长的对张文定说道:“燃翼最近不消停啊!”
  张文定明白,燃翼发生的事情,肯定瞒不过曹子华的耳目。
  他知道曹子华说的是什么,便放低了姿态,态度端正地说道:“县里给市里添麻烦了。”
  这个话,算是一个自我批评。

  这个自我批评本应是由一县之长来对市府一把手做,现在却从张文定嘴里说出来。
  这个画风,真的有点怪。
  然而,曹子华却像是没听出这里有什么不对似的,自顾自地说道:“文定呐,燃翼县这几年虽然发展的不尽人意,但总体来说还是有进步的。特别是引进的那两个项目,我听说已经在上面挂上号了,这个成绩不小啊!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燃翼在全市的排名再前进一两名还是很有希望的!”
  张文定知道曹子华实在侧面的表扬自己,虽然一直在说燃翼怎么样,但这两个项目却都是自己引进的,这弦外之音就是在肯定自己的成绩啊。
  而且这些本应是该跟政府一把手讨论的话题,如今却跟自己探讨,这是不是说明他对自己放出的一个信号?
  虽然来的时候就有一点点猜测了,但现在这个猜测似乎又厚实了一点,张文定不免有些激动,但现在他一点都不能表现出来,甚至嘴上连个笑容都不能有。
  毕竟,曹子华只是市府一把,并非市委一号,干部任免,最终还是要市委那边作主的!
  平复了一下心情,张文定一本正经地说道:“市长,这些都是燃翼该做的,离您的期望差得还远,我们会继续努力,争取把燃翼建设好,发展好。”
  曹子华点了点头,话题突然就跳跃了:“上次群众到县政府上丨访丨,没有引起集体性冲突吧?”
  听到这个问题,张文定一愣。

  市领导主动问起这个事情,很奇怪。
  这件事,县里知道,但县里并没有上报到市里——事儿不大,没必要汇报。
  那次村民被人挑唆,怀疑药厂投产后会造成环境污染,进而到了县政府,但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解决得也算很及时,而且处理方式也很妥当。这种芝麻大小的事是不能给市里添堵的,就算是事后汇报,也不需要。
  市里的事已经够多了,没人会听你陈述这么一个屁大的事。

  可是,现在,曹子华却问了这件事,显然不是随口一问,而是另有深意的。只不过,一时之间,张文定还想不出来,曹子华这个话,到底有何指向。
  日期:2017-01-11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