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8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能是有人在报复吧。”说到这里,方宇补充道,“我这也只是猜测。”
  报复。其实楚天齐现在想到的也是这两个字。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是方宇的手机。
  方宇接起了电话:“哦,好的,好。”说完,方宇走到旁边,按了一下墙上的开关,屋里的灯管亮了。
  再次走向楚天齐,方宇道:“主任,又停了两个多小时,今天上午算是交待了。”
  楚天齐没有立即接话,想了想,说道:“这样,再联系一下电力局,问问他们究竟需要几天检修。另外,如果再检修或是因为其它原因停电的话,要提前通知我们。”

  “好吧。”方宇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报复,肯定是报复,楚天齐笃定的认为。在这之前,开发区虽然也停过电,但都会提前接到通知,而且也不只是开发区停。而这两天的停电,却完全没有通知,更是只停开发区,肯定有猫腻。
  至于停电的猫腻,楚天齐一想便知,肯定跟中小企业局人员定岗的事有关。
  本月初的时候,县里催着要中小企业局编制,还要求楚天齐把人头落实到具体岗位。于是得到消息的人们,纷纷打电话或上门找楚天齐。楚天齐不堪其扰,关了手机,躲到雷鹏乡下亲戚家,在九月十一日那天下午才把名单交到了组织部。前天,县里召开常委会,确定了企业局人员。
  成功进入企业局的人,基本没人感谢楚天齐,因为他们心知肚明,楚天齐在其中没起什么作用,主要还是县领导的面子。没进入企业局的人,却是大骂楚天齐,说楚天齐溜须拍马,把县领导关照的人都安排了,却把没权没势没钱的人给刷了下来。
  在这些刷下的人中,就有电力局候局长的亲戚。

  在一开始的时候,候局长曾给楚天齐打手机、打固定电话,楚天齐都没接。候局长到开发区来找,也没找到楚天齐。于是,候局长就让要文武转达意思。他告诉要文武,自己的外甥女赵敏也在这批人中,请楚主任多多关照。并表示一旦办成,定不忘楚主任今日之情,一定投桃报李。
  当楚天齐听到要文武的转达后,只是一笑,并没有说什么,但他知道上报的名单中,没有叫“赵敏”的名字。只到前天,常委会研究讨论、拍了板,人们自然也就知道了最终结果。
  前天揭晓答案,昨天电力局就给停电,这绝对不是巧合,一定是电力局有意为之,一定是候局长在报复。
  假如真是候局长在报复,那自己又该如何应对呢?楚天齐开始动起了脑筋。

  当天没有再停电。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方宇来汇报,电力局已经答应“停电会提前通知”。楚天齐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方宇多关注这方面情况。
  第二天,楚天齐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按下电灯开关。开关按下,灯管亮了。吃过早饭,回到办公室,他还是做同样的动作,灯管依然亮着。
  一上午,楚天齐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按下开关,每次灯管都马上就亮了。楚天齐不禁哑然失笑,自己都成惊弓之鸟了。
  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楚天齐又试了一下开关,还是没有停电,便踏实的躺到床上,午休去了。
  楚天齐是被手机铃声惊醒的,他拿过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急忙按下了接听键:“不是又停电了吧?”
  “怎么不是?又停电了,真气人。”方宇的声音传了过来,很是焦急,“主任,你在哪?我去找你。”
  “哦,我在办公室,你过来吧。”楚天齐说着,挂断电话。

  简单收拾了一下衣物,楚天齐来到了外间办公室,一边等着方宇,一边想着对策。
  又过了十多分钟,方宇敲门走了进来。
  还没等楚天齐开口,方宇已经走到办公桌前,气呼呼的把一张纸推到楚天齐面前:“主任,你看看这个。”
  楚天齐看到,这张纸的最上端打印着四个字“停电通知”,就看了起来。内容很简单,就一句话:因检修线路,明日下午停电,停电时长不定。
  “明天停电?”楚天齐不解,“今天下午的停电通知呢?”
  “主任,你好好看看,看看落款的时间。”方宇边说,边用手在这张纸上指着。

  经对方一提醒,楚天齐看向那个数字。二十六?今天不是二十七号吗?带着疑惑,楚天齐抬头看着方宇,问道:“怎么回事?”
  方宇坐到椅子上,说道:“今天我一直不踏实,上午去了工地好几次,工地也做好了应对停电的准备。各工地在早上六点就上班了,第一项任务先是搅拌混凝土,进行了一些储备,同时把其它用电设备的活也赶出了一些。结果一上午都没停电,但工程进度却还是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因为在接近中午的时候,那些混凝土有些都凝固了,很不好用。
  吃完午饭,我直接去了工地,看到没有停电,上午的混凝土也用完了,就转了一圈,准备回办公楼这边。刚出了工地,一辆喷着‘电力’字样的车停在我身旁,从车上下来一个人。这人直接把一张纸给我了,说是停电通知。我接过《通知》,对方没等我说话,已经开车走了。我一边走一边看着上面的内容,见是明天下午停电,我又返回工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们。
  还没等我通知完,工地就停电了。于是,我就照着通知上的号码打电话,打了好几遍才有人接。对方一听是开发区,就很不客气的说‘已经提前通知你们了,还打什么电话?’。我说‘我刚接到明天的停电通知’,对方说‘不可能,明天不停电’,并说‘昨天就给你们下发了今天的停电通知呀’,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很是疑惑,拿起这张纸仔细一看,才发现了上面的猫腻。看来,他们就是故意这么做的。就是一口咬定昨天下的通知,让我们有口难辨。其实今天送通知的人匆匆离去,就是为了不被当场识破。我这才知道被人涮了,然后就给你打了电话。”
  “真他娘的小儿科。”楚天齐气的骂了一句。
  虽然嘴上说是“小儿科”,可究竟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楚天齐却一时没有什么好办法。

  “主任,怎么办?”方宇追问着,“今天要是上午停电的话,还好一些,毕竟有所准备。现在这点儿停电,可是什么也干不成了。”
  “能怎么办?直接找他去,找老候。”说着,楚天齐站起了身。
  “现在才一点多,他肯定还没上班,等等再说。”方宇阻拦着,“就是找到他的话,他也未必就能痛痛快快的解决呀。”
  楚天齐又坐了下来:“好吧,再等等。当前最重要的是找到他,只要找到他了,我想总会有办法的。”
  日期:2017-01-11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