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8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县里成立组织工作总结小组,刘大智才看到了机遇,便高调的申请加入。刘大智的诚心终于被柯兴旺接受了,不但被吸收进总结小组,还被安排成副组长,柯兴旺更是找刘大智谈了话。
  受到县委书记接见谈话,刘大智看到了希望、信心倍增,便非常买力的做起了这份工作。在总结的过程中,刘大智挖掘了众多“猛料”,发现了以前组织工作的诸多“弊端”。他暗暗庆幸自己工作笔记做的细,现在大有了用武之地。
  在刚开始的时候,刘大智还一直保持着与冯俊飞的联系,还没有割断冯副书记这条线。后来,他发现柯书记非常强势,并且自己已经暂时取得了书记的信任,并毅然中止了与冯俊飞的联系。
  刘大智知道,这样做肯定会得罪冯志国,但“两害相权取其轻”,他也只能这么做了。只是今天会上被冯志国瞪视的事,刘大智提前没有想到。本来他进入总结小组,就是想通过举报赵中直的“错误”,以获得柯兴旺的信任,不曾想这也让冯志国不满了。
  当时被冯志国瞪视的时候,刘大智还不太明白。等他坐到台下的时候,立刻就想到了原因所在,因为赵中直做县里老大的时候,冯志国也是主管人事的副书记。自己现在批评赵中直,也就相当于否定了冯志国当时的工作,冯志国焉能没意见?
  看到今天冯志国的反应,刘大智又想到了另一个人——县长郑义平。在赵中直做县委书记的时候,郑义平既做过组织部长,也做过县长。对方一旦知道了自己今天的发言,肯定也会对自己不感冒的。
  “唉,此事古难全呀!”刘大智不禁感叹着,感叹着做人之难,为官之难。
  “小刘,发什么感慨呢?”一个声音传来。
  听到声音,刘大智急忙循声望去,才发现一个人正从楼上走下来。看到此人,刘大智不免有些慌乱,赶忙叫了声“柯书记”。
  楼上下来的正是县委书记柯兴旺,也不知是他走路没声音,还是刘大智想事太专注了,反正是没听到任何动静。
  “小刘,今天的发言不错,要继续努力。”柯兴旺停下脚步,微笑着说。
  “谢谢书记鼓励。”刘大智激动万分,心中也踏实下来,赶忙编瞎话,以回答柯书记一开始的问话,“书记,我刚才是在感叹一些人和事。在您的领导下,县里各项事业蒸蒸日上,可有的人竟然……”
  “小刘,别着急,边走边说。”柯兴旺说着,用手示意。

  边走边说?刘大智更加激动,这是书记在示好呀,要是让别人看到的话,自己的身份岂不是显得更重要……刘大智几乎都飘飘然了,急忙弓腰跟在柯兴旺身后,继续着刚才的话题:“可是有些小人竟然……”
  参加完全县组织工作会议后,楚天齐就一直不踏实,一直在防着柯兴旺再突然出刀。
  自从到开发区后,柯兴旺那里一直没有直接找自己的麻烦。虽然在此期间,柯兴旺对孔嵘有些护短,但也没有继续对自己紧抓不放。就是那次因为举报信而召开紧急常委会,也是柯兴旺受到了上边领导的压力,亦或是被孔嵘抓*住把柄而为。
  但近期,柯兴旺却是频频出手。先是借郑义平外出培训的时机,逼自己做企业局人员配置,让自己几乎把人得罪个遍。现在更是籍组织工作会议,不点名的把自己拉出去批斗,这既是为了批臭自己,更是为下一步出手而做铺垫。

  种种迹象表明,几个月的太平时间,其实就是柯兴旺在让自己为开发区出力。眼看着开发区升级有望,自己的使命已经几乎完成,柯兴旺也该卸磨杀驴了。经过这两天的思考,楚天齐已经意识到,恐怕开发区保住之时,也就是自己被收拾之日。
  尽管心中不踏实,但楚天齐并没有懈怠手中的工作,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虽然告诫自己不要过多去想烦心的事,但总是不可避免的想起,就连做梦也经常是这些事。
  昨晚又梦见小孩子了,而且是一群小孩子。楚天齐不禁感叹道:“小人真多呀!”
  时间过的很快,从组织会议结束,已经快一周了。在这几天里,柯兴旺没有找麻烦,楚天齐每天都要处理很多事情。
  时间已经进入九月下旬,气温忽然低了不少,和前几天比较,相差太多。时间不等人,楚天齐每天都会关注各进驻企业的工程进度,以期在有限的施工期里做出更多的工程量。在抢时间的同时,他也向方宇等人强调,一定要保证工程质量。
  截止到现在,开发区各项工作整体比较顺利。招商引资任务已经完成,工程进展较快,一些验收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推进。尤其让楚天齐欣慰的是,开发区众人工作热情颇高,这是干好一切工作的前提。

  当然也不是所有工作都这么顺,其中就有两件事遇到了波折。首先是说好九月下旬签订入驻协议的两家企业,也因对方签约人日程安排问题,被推到了国庆节以后。其次就是重新征地的事,因为此事必须经过城关镇,为此楚天齐还专门去找了温斌一次,可对方却在他进屋后,推说要出去办事,根本就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既然温斌不见自己,楚天齐暂时也就没有去找对方,留待过了国庆再说。
  于是,楚天齐一边关注着工程、关注着招商,一边做着比较当紧的事,比如“股”变“局”的报告,比如迎接验收评定工作的准备和查缺被漏。
  这天,楚天齐正在逐字审定《迎接验收方案》,屋门被敲响了。他头也没抬,说了声“进来”,继续盯着纸上的文字。

  屋门推开,脚步声响起,一个人走到近前,停了下来。
  抬起头,看到是方宇,楚天齐停下手头的工作,示意了一下:“方副主任,辛苦了,坐。”
  方宇没有坐下,而是直接说道:“主任,工地又停电了。”
  “停电?还又?怎么回事?”楚天齐疑惑的问。
  “哦,是这样的。昨天上午就停了一次,大约两个来小时,不过当时工地一上午都停工,因为水泥搅拌机没法工作,工人们也就没法做活。今天在将近九点的时候,又停电了。”方宇语气中满是焦急,“我知道后,觉得有些蹊跷,就给电力局打电话。问了好几个人,对方给出答复‘线路检修’。当我问他们检修需要几天,他们的答复是‘说不准’。”
  楚天齐点点头:“哦,是吗?没准他们真是检修线路呢。”
  “我看不像。”方宇给出了不同意见,“刚才我又进行了一些了解,好像在县城区域只有我们这里停了,就连开发区周边居民家都有电,我感觉这更像是人为的。”
  “人为的?为什么?”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楚天齐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