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53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鬼将,
  这个我倒是有所耳闻,似乎炼制的法子挺多的,有挖坟刨小孩儿尸体用尸油炼制的,还有在水里泡过用黄杨木炼制的,最狠的据说是开棺从难产死的孕妇肚子里取童尸修炼的,这种法子炼出来的小鬼最霸道,只不过这种法子有干天和,炼制这种小鬼将特别伤元气,能把降头师的寿元都炼掉不少,所以除非是特别极端的降头师,一般人也不会这么玩,
  敢情我们现在看的这镀金死婴是小鬼将的老祖宗啊,,
  林青这时候又说道:“咱们眼下的这镀金小鬼真身没有被烧掉,显然没有被唐密僧人超度,里面的小鬼怕是怨气特别大,说它就是只鬼也是没错的,”

  我点了点头,难怪这墓室里这么诡异,没有棺材,只有香案供奉的一具镀金死婴,原来这墓室压根儿就是给这死婴准备的寝室,我心里猜测这镀金死婴怕是在这座合葬墓里葬的那个大家族中有很重要的地位,要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待遇,看来那面秦镜就是在镇压这只小鬼了,不让它出去祸害人,
  不过眼下这只小鬼没有直接发难,我也没有折腾它,想了想,我就从背包里面取出了三根请神香,点上以后插在了香案上,对着那小鬼拜了一拜说:“你一生苦难惹人同情,不小心叨扰了你也是万不得已,我有朋友被关在了这里,只是来救人,无意打扰你安歇,献香三柱还望不要乱起干戈,”
  说完,请神香上冒出来的青烟就飘向了那镀金死婴的口?,
  它纳了我的供奉,
  我松了口气,这鬼物接了供奉,暂时应该不会发难了,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只听“轰隆”一声,这空荡荡的墓室南面竟然有一扇石门打开了,
  原来通行的墓门在那里,
  我眼睛一脸,不禁笑了起来,这小鬼倒是够意思,接了香火供奉以后不但不为难我们了,反而直接开门放行,
  “走吧,”
  我对着林青他们招了招手,率先进了下一间墓室,
  这间墓室里的积水更多,几乎已经埋了脚了,一走进来我鞋子里就灌进去不少水,眼下可是大冬天啊,这地下水也是凉的有些过分,水一灌进鞋子里那滋味儿别提多销魂了,整的我浑身直哆嗦,过了良久才总算是适应了过来,拿着手电筒观察起了这间墓室,
  这……似乎是一间配室,
  在墓室的四角堆满了陪葬的杂物,有腐蚀的早就不成样子的马尸,还有一些堆在角落里的丝绸布帛,可惜这墓连地下水都倒灌进来了,那些丝绸布帛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看上去黑乎乎的,早没个样子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日常用品,杂七杂八的几乎堆了小半个墓室,我大概看了一眼,都腐败的特别厉害,也没个啥值钱东西了,

  真正让我感兴趣的是这配室最中间的那一面石碑和配室四周的壁画,,
  只要破解了这上面的内容,我应该就知道这到底是哪家皇亲国戚的合葬大墓了,,
  这时候林青他们几个也跟进来了,林青和周敬跟我下过不少墓,一看着墓室格局就知道门道了,然后一个劲儿的捅我的肋骨,催促我过去看看这墓的门道,估摸着他们也是挺好奇的。
  反倒是陈煜,一点都不知道这墓室的意义,只在一旁嚷嚷:“呛!真呛!这他娘的啥味儿了?小天,你闻闻,这味儿像不像咱宿舍周大个刚吃完酸菜的嘴?”
  周大个那会儿也是和我俩住一个宿舍的兄弟,东北人,一米八几的大个子,长得挺吸引姑娘一后生,性子也厚道,反正那会儿在我们系也是风*人物,没少吸引小姑娘,看的陈煜这屌丝那叫一个眼红,因为人家是东北人,乐意吃酸菜,所以老是无中生有的埋汰人家吃完酸菜的嘴巴就跟他两天没洗的脚似得,也不知道那些姑娘咋受的了的,惹得周大个瞪着个牛眼没事儿收拾这孙子,结果他也贱,还是乐此不疲的黑人家……

  我也懒得搭理这孙子,这古墓又是地下水倒灌,又是堆积陪葬品的,尘封了上千年的时间里面的味道要是正常了才真的是奇了怪了,当下我撑着手电筒就朝着墓室最中间的石碑走了过去。
  这石碑可能是因为古墓有水,所以环境湿润的原因,上面倒是并没有什么尘埃,再加上山西这边的土壤不像长江中下游一带酸性高,所以总的来说石碑上面的文字保存的还算是不错的,最起码看起来没有太大的难度。
  我大概瞅了这石碑一眼,也有些吃惊……
  这似乎是传说中的鲜卑文!!
  鲜卑……这个民族就不多说了,想必只要是对咱们国家的历史有一些了解的人就知道这个民族,当年匈奴以东的游牧部落被匈奴的冒顿单于击败后,退居乌桓山和鲜卑山,成为乌桓和鲜卑二族,合称东胡,东胡世代被匈奴奴役,后来汉朝战匈奴,历时百年,打的匈奴退出历史舞台,这个时候,东胡开始登场了,在魏晋时期极度强大,后来趁着东晋末年入主中原,掀起了华夏历史上最血腥的一页五胡乱华!

  鲜卑,就是在那个时候进入中原与汉族完成融合的,他们的文化一度影响到了整个汉文明,只不过后来伴随着汉室复兴,鲜卑文也渐渐失传了,现在的语言学家只能依靠历史文献记载来重构这种语言。
  说实话,我虽然精通许多文字,但是鲜卑文确实是我的一个短板,我了解的也不是很多,不过根据我的猜测来看,鲜卑文应该是属于蒙古语系里面的阿尔泰语系,对于阿尔泰语系我倒是通过自己家里的文献记载有一些了解,所以我当下便仔细研读起了这石碑,看看能不能通过阿尔泰语系旁敲侧击的推测出一些内容。
  那壁画我也看了,从上面的服饰来看,应该是唐朝时期的创作,墓主人有可能是生活在唐朝时期的一个鲜卑族人!
  还别说,这么一研究,我倒是真的有了一些收获!
  这碑文上面出现的最频繁的四个字就是贺兰越石!!

  贺兰越石……
  我就跟魔怔了一样不断嘀咕着这四个字,渐渐的终于理清了一些思绪不出意外,这个贺兰越石应该是历史上那个绿帽王贺兰越石了!!
  贺兰越石是高宗年代的越王府法曹,只不过死的特别早,在历史上似乎也没做出什么贡献,不是个出名的人,对于他的生平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上都是寥寥一笔而已,之所以我能记住这个人,完全是因为他的脑门子上戴着一顶顶到天的绿帽子!
  这人其实说起来也挺惨的,主要是老婆没娶好,娶了个贱人,这贱人不是别人,正是武则天的姐姐,武顺!
  当年贺兰越石死了以后,武顺因为武则天在宫中的原因,所以经常出入皇宫,最后竟然和唐高宗对上眼儿了,于是两个人就愉快的发生了一些寡妇和位高权重者之间经常发生的那种很快乐很快乐的事情,因为这个,唐高宗对武顺的女儿也特别特别的照顾,更有一些野史上面说武顺甚至给高宗生下了一个幼女!!
  这位武顺最后的结局就不用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