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51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道不是酸顶墓,那我刚才弄出来的浓丨硫丨酸是哪来的,
  我有些犯嘀咕,不过也注意到了,这块大石板上面有一块地方石皮损失的厉害,似乎石皮是被抠掉了一样,略一琢磨我就明白了陈家沟的人挖到的那金凤凰应该是镶嵌在这墓顶上作为装饰品的,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脱落了,然后被陈家沟的人挖走了,
  墓顶上有镶嵌物的地方,绝对是墓顶的正中央,
  按说,这墓顶正中央应该是酸顶墓夹层最厚,最容易破损的地方,结果这里却出现个石板,着实是怪事,

  我不甘心,拿了工兵铲顺着这块巨石的四周继续挖,不消片刻,终于看清楚了这块巨石的全貌这是一块差不多有两个平米大小的巨石,在巨石的四周的才是砌墓的砖,仔细研究了一下,我终于知道这是一座什么墓了,
  这种墓从建筑上来说叫做“四隅券进式”墓,怎么个意思呢,这种墓是一种非常常见的合葬墓,也就是一种可以重复打开往进去葬人的墓,里面一葬就是一个大家族,,
  这种墓在北魏那会儿特别盛行,不过到了清代仍旧是有人沿用的,因为是合葬墓,里面葬的人多,所以这种四隅券进墓的跨度都特别大,一般都是先挖空地下,然后再造墓,从第一层砖开始,一层一层往上收拢,等收拢的差不多了,用我刚才看到的那种石板,专业术语也叫“覆顶石”往上一改,这墓就算是封住口了,然后再填封土,再往进葬人的时候呢,把覆顶石掀开,把棺材竖着吊进去就行了,然后再扔两个人下去安置棺材,安置好了把人再吊上来,盖住覆顶石,再埋土就可以了,

  这种墓的整体形状就像是一口倒扣着的大锅,或者再往简单了说就是它就像是一坨粑粑,一圈盘一圈,到最后一收口,完工,
  至于我刚才捅出来的丨硫丨酸,其实不是覆顶石上面的,而是建造这座墓的砖头里面的,这座墓的砖头我研究了,其实是空心砖,这种砖在战国到西汉年间特别盛行,只不过到了东汉的时候基本消失了,当然,如果有特殊用途的话,后世也会用到这种砖,比如我们眼前的这座墓,
  空心砖,顾名思义,是空心的,我们眼下所碰到这座墓的空心砖,空心里面注的全是浓丨硫丨酸,,
  也就是说,这不仅仅是酸顶墓,而是他娘的整个就是一酸墓,只要不小心弄坏那块儿砖了,立马就得沾上浓丨硫丨酸烧个半死,

  这种防盗手段我还是头一次见,也是对这墓主人的狠毒心思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大概弄明白情况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难怪那鬼东西让我下墓找他,这是合葬墓,里面不知道葬着多少人呢,鬼东西不知道有多少,绝对危险到极致,,
  这个时候,林青他们三个身上遮着塑料布也凑了上来,站在盗洞外面林青就问我:“小天,情况怎么样,”
  我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犹豫了一下,就说了一个字:“险,”
  说完,我不再搭理他们,继续研究起了这墓顶,
  四隅券进墓是合葬墓,可以重复打开的那种,这打开的地方,就是我最先挖出来的那快儿覆顶石了,我也仔细看过了,在那块儿覆顶石的四角分别有四个铜环,以前要打开覆顶石肯定就是勾住那四个铜环往上吊覆顶石的,不过如今看这座墓怕是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打开过了,那四个铜环在土底下早就已经腐蚀的不行了,估摸着稍微一拉就断,想吊起这看厚实程度少说也得有两三千斤的覆顶石那基本上就是在做梦,

  眼下我们四个人赤手空全的,不通过那铜环就想把覆顶石撬起来不太可能,那么……想进墓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拆,拆掉墓顶的那些空心砖,
  只不过这同样危险,
  这座墓的具体年代、葬的是哪个大家族现在还没办法确定,不过看覆顶石上面的龙凤呈祥图的形态,恐怕这应该是一座唐墓,
  因为这龙凤呈祥图的造型很特别在咱们国家古时候,重男轻女这几乎是各个朝代都有的情况,是绝对的男权社会,这种社会形态也反应到了艺术创作上,一般来讲,龙,代表的就是真龙天子,是代表男权的,而凤呢,代表的是女权,所以一般的龙凤呈祥图都是龙飞舞在凤凰头上,意思就是男权至上,
  可是,并不是每个时期的龙凤呈祥图都是龙飞舞在凤凰头上的,至少据我所知,有两个时期是凤凰飞舞在龙的头上,
  这两个时期分别就是武则天称帝君临天下的时候,还有慈禧太后垂帘听政的时候,,
  在这两个时期的壁画浮雕创作中,但凡是出现了龙凤呈现图的,一般都是凤凰飞舞在龙头上,,

  我眼前的这覆顶石上面的雕刻就是这样一幅凤舞于龙之上的龙凤呈祥图,
  那么,这座墓不是武则天统治时期建成的,就是慈禧太后垂帘听政时期建成的,,
  只不过呢,清朝时期的龙凤图案相对来说要瘦削一些,并不是特别丰满,与我眼前的这幅龙凤呈祥图上的形象不太符合,所以我推断这应该是武则天统治时期建成的一座大墓,是唐墓,
  既是唐墓,那距今至少也有一千多年的时间了,一千多年啊,再好的砖头埋在地底下也腐蚀的差不多了,这些空心砖也是一样的,我都担心在拆砖的时候会一不小心把砖头给捏碎,那样封在里面的浓丨硫丨酸不得直接把我的手给烧掉啊,
  这伙计,绝对不是什么好活儿,
  但走到这一步了,我也只能认了,叹了口气,抽出百辟刀小心翼翼的插进了挨着覆顶石的一块空心砖的缝隙里,
  一下手,我就知道深浅了,这墓确实是腐坏的不行了,刀子往进去插的时候就跟切豆腐似得,只听“咔嚓”一声,一下子就切到头了,然后稍微一挑就把空心砖挑了出来,用手提着这空心砖放在一边的过程里,我脑门子上冷汗都出来了,明明是一块砖头,但现在估计比豆腐坚韧不了多少,我是真怕一不小心给捏碎了,
  这墓既然是四隅券进式的墓,一圈一圈盘上来收拢建造的,拆口子的时候自然也得一层一层的拆,这是慢工,也是细活儿,所以我做的格外的细致,用了足足三个小时才把上面的一层拆开了能容一人通过的口子,然后就是墓顶的第二层砖了,

  没成想,拆第二层的时候,我用百辟刀刚刚撬进一块空心砖的缝隙,这第二层砖因为少了第一层的牵制竟然直接塌了,伴随着一连串“轰隆隆”的声音,第二层砖一股脑儿的全掉进了墓室里,顿时我听到了落水声,
  墓里有水,
  我一愣,随后一想也释然了,这墓是建在汾河水系支脉的河床地下的,每年汛期都有水流经这块土地,这地方的地下水肯定是非常丰富的,地下水倒灌进墓里也是正常的,
  眼下,这第二层空心砖一落下去,墓顶上顿时开了一个黑黢黢的口子,我也能看到墓室里的情况了,顿时凑上去拿着强光手电朝下面一照,也大概看清了下面的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