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0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在,除了这个话题之外,还有别的可谈。
  借着张文定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的功夫,陈娟就把话题生硬地一转,道:“这次冻库的事故我听说要处理人了,咱们县怎么就这么倒霉,出了这么大的事。”
  不得不说,陈娟在某些方面确实存在欠缺。

  她这话一出口,就把先前营造出来的对张文定的关心的氛围给破坏得干干净净了。
  尼玛,先前才关心一下领导,这紧接着,就开始打探消息了?
  如果换做其他人,张文定可以立即把他赶出去,但陈娟不同,虽然她存在着一点小毛病,但这个人还是很忠心的,而且干工作非常认真。
  这是一个贴心人啊!
  所以,纵然她这么生硬地打探消息,张文定也没有在意,甚至愿意跟她透露一点点。微微点了点头,张文定语重心长地说道:“是啊,这么多年没什么事,偏偏这个时候出问题,现在国家抓安全生产抓得这么紧,不处理人恐怕是不行了。”
  张文定并没有把今天会上讨论的事情跟陈娟说,他再相信陈娟,但原则问题他是不会犯的。

  身为县里的主要领导之一,这点组织纪律性,张文定还是有的。
  其实,陈娟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跟张文定打听这些事,她是想引出这个话题,把自己心里想的让张文定明白。
  沉默了几秒钟,陈娟用聊天般的口气对张文定道:“前段时间我看到过一条新闻,有个地方出事死了几个人,结果当地县长直接给免了,县委一哥还受到了处分,说起来这个处理的确严厉了点,不过人命关天,这事谁也说不出别的来。”
  张文定明白陈娟的意思,但这个话,他却没办法接。
  见张文定不说话,陈娟又接着说道:“老板,我觉得我们县里这次恐怕要有大地震了,如果县政府顶不住这个压力,你还是早点行动为好。”
  这话说的有些直接,没什么艺术性,但却是陈娟的心里话。

  她或许也知道张文定能想到这一点,但对于她来说,是多么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能往上走的高一点,再高一点,即便自己跟他没什么,她也希望能有个寄托。
  她没有和张文定发生关系,但她心里,还是有着张文定的位置的。
  人都是自私的,陈娟也不例外,如果哪一天自己想开了,跟张文定之间在发生点什么,说不定自己就能指望这可大树再往上走走。
  而且,就算是和张文定之间不发生点什么,等到张文定当了县长,她身为张文定的嫡系人马,肯定也比现在风光。
  张文定何曾不想往上走走?
  只是,一定都充满着变数啊!
  现在这种时候,张文定要做的,并不是上蹿下跳,而是要稳。要给市里一个稳重的感觉,让市里觉得他张文定不急不躁,能够稳得下来,这样的话,等到姜富强离开,市里考虑接班人选的时候,才会考虑他张文定。
  不过,陈娟毕竟把话说到这儿了,张文定也不能总是沉默。
  轻轻笑了笑,张文定就对陈娟道:“县政府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方方面面的情况,市里应该会综合考虑的。”
  这个话,意思表达得很明确,但又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比起陈娟那直白的方式,显得有水平得多。
  “话可不能这么说,特殊时期有特殊的政策,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说不定市里还要处理人呢。”陈娟毫不避讳的说道。
  张文定觉得陈娟再这样说下去恐怕就没边没际了,他可不想让陈娟一时糊涂说出犯傻的话来。
  当然,他也相信,陈娟也就是在自己面前才敢说这样的话。
  可纵然如此,也不行。

  自己说不定哪天就调走了,而陈娟有可能要在燃翼呆一辈子的,她的这个性格很有可能会成为她前进路上的绊脚石,他可不允许她继续这样口无遮拦下去了。
  陈娟对张文定好,张文定也希望陈娟好。
  当然了,这个时候,批评陈娟显然也是不合适的。
  所以,张文定干脆就没接她这个话,而是话锋一转:“教育局最近怎么样?”
  陈娟对于张文定的这个突然的话题有点不适应,但她也明白了张文定不想在那个敏感问题上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便收起心里的遗憾,道:“咳!还是老样子,局里……毕竟只是个部门,没分那么细,党务局务还是要一起抓的。”
  陈娟的言外之意就是教育局不管是党务工作,还是日常职责,都是一把手说了算,自己这个副局长也即是只有虚名而已。
  张文定自然听到了陈娟的话,便安慰她道:“慢慢来吧,哪个部门都一样,用心把工作干好就是了。”

  陈娟点了点头,她可不是来跟张文定诉苦的。能从县委办调到教育局已经是自己仕途上的一大进步了,若是再跟自己的恩人发牢骚,那样太不地道了。
  陈娟可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
  跟张文定又闲聊了几句,陈娟不想耽误张文定太多时间,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等陈娟走后,张文定一个人又开始回想她说的话。
  这次的事故,不管是姜富强自己引咎辞职,还是被免职,燃翼县的一县之长,肯定是要换人了。

  自己能够想到的情况,吴忠诚也不傻,他肯定也能想得到,而且他在燃翼呆了多年,又是一把手,信息源要比自己大的多。
  说不定,这个时候的吴忠诚,已经知道了市里的处理结果了吧?
  在会上的时候,梅胜言那么明显的说道姜富强,吴忠诚竟然连个态度都没有,这又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面对县里现在这个局面,吴忠诚又会怎么做呢?
  想着想着,张文定竟然有点着急了。
  这个,稳重确实是一个好品质,但如果太稳了,会不会让别人抢了先呢?
  有时候时候,光稳重也不行啊,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
  俗话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张文定越想越觉得自己要是不马上动手,可能真的要晚了。这种事趁早不趁晚,别说是晚一天,就算是晚一个小时,县长这个位子也有可能跟自己失之交臂。
  背景这种东西,你有别人也有。靠山神马的,有资格惦记一县之长位置的,谁背后没有一座甚至是几座?
  张文定不是官迷,可他不想错过了这个难得的好机会。
  自己来燃翼不就是想实现自己的价值么?而实现价值靠什么?

  权力!
  县委专职副跟一县之长的职位虽然只差了一点点,但两个位置上的权力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个位置,燃翼县里有竞争对手,市里各部门也有大把的人选,还有别的区县,同样是人才济济啊。
  日期:2017-01-11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