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0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安监局的责任当然是逃避不了的。
  安监局垂管这个话说了多年,但实际上,一直是属地管理更多一些。出了重大安全生产方面的事故,安监局不担责任,那谁担?
  梅胜言的态度不知道是得到了吴忠诚的认可,还是本来就商量好了的。
  吴忠诚点了点头,一脸沉重地说道:“胜言同志说得很有道理,不光是安监局,其他部门也有责任。这次我们一定要认真调查、严肃处理、汲取经验教训,给组织和人民一个满意的交代。”
  班长都这么说了,大家也开始没什么顾忌了。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便把所有需要处理的人都翻腾了出来。

  当然,这些人最高的也只是行局的一把手,不乏几个倒霉的副局长和中层干部,而在常委会说道要报请市委处理更高层次的干部的时候,分管安全的副县长丁贵伟必然成了最佳人选。
  商量完了需要处理的人,在吴忠诚做最后总结发言之前,梅胜言又发表了一番言论,他说:“别说是这些部门的领导有失职的地方,刚才班长讲到了,但实际上,我们在座的也免不了责任,我想我们也要做出实际行动来,要不然广大人民群众不会认这个账的。”
  这话一出,张文定立即感觉到,这个梅胜言是含沙射影的在说姜富强。
  虽说梅胜言还不敢指名道姓,但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要对常委们做出实际行动,那分明就是说要请求上级对姜富强有所动作的。
  张文定也明白,姜富强或许这次真的难逃此劫了。
  他不免有种唇亡齿寒的伤感。
  如果县里失去了姜富强的支持,那么他张文定就会失去一个巨大的助力,通过姜富强,他能完成很多自己一个人完不成的事情,但同时,张文定也明白,如果姜富强真的离开了燃翼,那么自己接替他的位子的可能性也是相当大的。
  说起来,张文定对姜富强的能力并不认同,跟姜富强合作,更多的是看重了其一县之长的身份。
  现在嘛,如果他张文定能够接姜富强的班当上一县之长的话,那面对吴忠诚的时候,也就更有底气了。
  开完会,张文定路过刘浩办公室的时候,不经意往里面看了一眼。
  刘浩办公室的门是一直开着的,这是刘浩为了及时掌握张文定回来的唯一途径,而张文定一般是不会往里面看这一眼,但今天例外了。
  这个例外却让张文定看到了陈娟正在和刘浩聊得火热,他便站在门口,笑着对里面说道:“呵,小刘,你老领导来看你了?”

  刘浩只顾着跟陈娟聊天,竟然忘了听脚步声了。
  平时,他只要是听到外面有人来,十有**能判断出脚步声是不是张文定的,可今天他却疏忽了。因为自己的老领导来找老板,所以跟她多说了两句,却没想到老板都站在门口了,自己还不知道。
  两人听到声音,便赶紧站了起来。
  陈娟没有像刘浩那般紧张,而是笑着回了张文定一句:“老板。你这个老领导不去看我,还不许我来看看小刘了。”
  不知是什么时候,陈娟在张文定面前没有了那么多的约束,也许是调到了教育局,距离产生了美,所以陈娟能放得开;也许是两人慢慢的熟悉了,彼此也就没了那么多的客气。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已经上升到了一定的程度,说起话来也就可以开个小小的玩笑了。
  刘浩站在那里,当然不会这么想,但他的想法也只是猜测,他觉得张文定和陈娟肯定有一腿,要不然陈娟怎么老是往张文定办公室跑?
  不过,这样的猜测他只会留在心里,不会对任何人说。
  听到陈娟这个话,张文定哈哈一笑,说道:“哈哈,当然允许了,小刘在我跟前可是整天念叨你的好呐。”
  陈娟瞥了一下嘴,道:“这也经常念叨领导好啊!”

  这话说着都有点像撒娇了。
  由于陈娟是边说边往外走的,所以刘浩跟在后面一直进了张文定的办公室,他给陈娟沏了茶,又给张文定倒了水,很识趣的退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两个人,就没必要再开那些玩笑了。
  陈娟开门见山问张文定道:“老板,村民闹事的事怎么样了?”
  由于上次是陈娟给张文定打的电话,所以她问问这件事也在情理之中。
  张文定叹了一口气,对陈娟说:“唉!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暂时放一放吧!”
  “顾大斌?”陈娟又问道。
  “嗯。他这么一闹腾,这事就没法处理了。”张文定倒是不避讳跟陈娟说这些事。

  他觉得,陈娟现在已经是自己人,没必要跟她拐弯抹角,这也是张文定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原则。
  陈娟当然知道有个顾大斌,也知道张文定所谓这个没法处理是为啥,但她却不这么认为要放一放,而是觉得,应该要就着这机会,穷追猛打。
  所以,她稍微放低了声音,对张文定道:“我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说不定顾大斌后头还有人。现在这个时机正好……”
  什么时机,她没有明说。
  但是,张文定明白。现在燃翼出了一场事故,这事故足以令姜富强翻不了身,也能令吴忠诚手忙脚乱,而他张文定由于是身在专职副这个职位上,这场事故和他半点关系都扯不上。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张文定再次把村民堵县府那事儿旧话重提,不管是吴忠诚还是姜富强,肯定都得让张文定几分。
  这个时机,确实相当好。
  只是,张文定再明白,也没办法在这种时候对吴忠诚与姜富强穷追猛打了。
  现在燃翼县处在这个风口浪尖,他身为县里的主要领导之一,个人恩怨只能先抛开一边,跟大家一起先度过这个难关再说。
  在这种时候,如果张文定胆敢跳出来搞事,那真的就是全县领导干部的敌人了,而且也会成为市里的眼中钉肉中刺——顾全大局这四个字的份量,真的不轻。
  这就是陈娟在政治智慧上跟张文定的差距所在。

  她看问题看得比较浅,也只在乎自己的一点利益,而没有站在全县一盘棋的高度去考虑。
  不过,她有这份心,张文定还是很受用的,摇摇头道:“不管有没有,也没必要查了,现在眼前的事够多的了。”
  陈娟立即明白了张文定的意思,他是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了,自己如果再说下去,张文定可能就不乐意了。
  她可不想让张文定觉得自己啰嗦。

  她虽然高度不够,但人并不蠢,知道男人最烦什么样的女人,也知道领导最烦什么样的下属。
  领导不想谈的话题,你是一个字都不能再说了,说多了造成的后果就是不可挽回的。多学少说,这一点,身为个在官场上混的人来说,一定要时刻警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