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8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阵掌声过后,柯兴旺继续说:“同志们,今天的组织会议开的很及时,开的很成功。我们召开这个会议,是为了拨乱反正,是为了惩前毖后,是为了治病救人。我希望,组织工作做的好的同志,不要骄傲、不要沾沾自喜,而要继续戒骄戒躁,踏踏实实做好组织工作。至于那些做的不好,或是自身发展进步有违组织程序的人,也不要有什么思想包袱,而是要沉下心来,多学习、多改正,改正了错误就是好同志。学习相关规定和规范,改正自身的矛盾和缺点,尤其是要树立大局意识,与组织保持一致。只要心中有了大局,就没有做不好的事情,就一定能够跟上时代发展的需要。

  另外,我要奉劝个别人,该醒醒了,不要再抱着侥幸心理对抗组织,不要再做与组织原则有悖的事情,不要再想着不劳而获,更不要再想着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我这么说并不是在打击某些人进步的积极性,而是要告诫对方认清形势。要想进步并不难,但你必须和组织保持高度一致,必须要做出实实在在、经得起推敲、经得起时代考验的事情。
  当然,要想进步,只能是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干出成绩,像原来那种短时间内连续跳跃的事情就不要想了,更不要想着同时兼任两个科级职务。因为那是一种不健康的升职方式,是病态的,是破坏了组织原则的产物。那种升职,不但对他人不公平,就是对于你个人的长期发展来说,也是利大于弊的……”
  听的出来,柯兴旺最后还不忘点自己,还不忘警告自己,还不忘让自己臭了名声。望着台上侃侃而谈、“组织”二字不离口的柯兴旺,楚天齐不禁觉得可笑,知道这就是某些人的厚黑学。有一些人,总是能把自己很狭隘的想法,用光明正大的方式讲出来,因为这些人足够厚黑,柯兴旺显然就是这样的人。
  今天会上,柯兴旺把对赵中直一系的清洗说成是拨乱反正,把对自己和武进忠等的打击说成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就是正话反说,这就是俗话说的“官大嘴也大”。本来柯兴旺是在明目张胆拉帮结派,却美其名曰“与组织保持高度一致”。组织本来是“党”的代名词,而在这里,柯兴旺显示是把他自己和组织划上了等号,足见他的自恋与狂妄,足见他的有恃无恐。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原来柯兴旺的指示已经做完了。
  组织部长温同方做起了主持总结:“同志们,今天的会议很成功,也很及时。会后,大家要认真学习县委柯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要组织单位人员集体学习,还要有相关的学习记录。组织部会及时抽查各单位学习情况,对于学习好、落实好的单位要给予表扬和奖励,对于落实不到位的单位要给予督促和批评。请各单位认真组织会议学习和传达,对照柯书记讲话精神查漏补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温同方停下来,向身侧领导示意征求了一下“有无补充”,然后大声道:“散会”。
  主持人话音刚落,乐曲再次响起。柯兴旺起身,阔步走向后台,其余常委依次走去。等常委们走后,台上那些副职们没有再列队,而是自由的走向了后台。在台上那些副处们退场的时候,台下参会人员也陆续起身,走向会议室外边。
  楚天齐没有着急起身,而是一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但他能感受到人们投来的目光。这些目光或疑惑、或讥讽、或同情、或无奈,不一而足。对于人们的目光,楚天齐没有过多表示,只是面带微笑,默默接受着。
  会议室几百张椅子都空了,只剩下楚天齐还孤零零的坐在那里。
  宁俊琦走到楚天齐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走吧,想不通?”
  楚天齐咧嘴一笑:“想的通,意料之中的事,只不过被疯狗咬了一口。”
  “你呀,肉烂嘴不烂。”宁俊琦点指着楚天齐,“那你怎么不走?”
  楚天齐眉毛一挑:“我在想事情,在想被疯狗咬了会不会得破伤风。”
  宁俊琦“咯咯”一笑:“不光要想这些,还要想如何避免再被咬。”
  “再咬?哼,要是再咬的话,就把他狗牙打掉。”楚天齐咬牙道。
  宁俊琦看了看左右,低声道:“天齐,你可不要胡来。”
  楚天齐“嘿嘿”一笑:“怕什么,我就是一个比喻,我在想如何让它咬不动,如何让它咬到钢板上。”
  “叮呤呤”,铃声响起。宁俊琦接起了手机:“您好……嗯,好的,马上。”说完,她挂断了手机。
  宁俊琦手扶着楚天齐肩头:“天齐,我又得去省里了,人们都在等着,我先走了。”
  楚天齐点点头:“好的,你先走吧。”
  宁俊琦在他肩头拍了一下,“嗯”了一声,向门口走去。走出几步后,又回头说道:“天齐,记住,要沉着。有事多商量。”
  楚天齐再次点点头。
  宁俊琦很是不舍的走了出去。

  工作人员进来收拾现场了,楚天齐这才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快到楼梯口的时候,一个人从旁边走了出来,差点撞到楚天齐身上。楚天齐赶忙侧身跨出一步,抬头看去。他看到屋门标牌上是“女卫生间”字样,刚刚走出来的是自己老熟人——青牛峪乡丨党丨委副书记王晓英。
  “楚主任,你走错门了吧,还是你有这个爱好?咯咯咯……”王晓英笑着说。
  看到这人就厌恶,楚天齐便严肃道:“王副书记,嘴下留德,不要以你之心来度他人。”说完,快步奔向楼梯。
  “诶,楚主任,怎么这么不识逗?多年的老同事了,连个玩笑都开不起。”王晓英说着,追了上去,“楚主任,今天的会议开的怎么样?有什么感触吗?你们要如何传达呢?”
  哪壸不开提那壸,楚天齐听的出来,对方就是要成心恶心自己,便微微一笑,低声道:“王副书记,我用一句话回答你——咸吃萝卜淡操心。”
  “你……”王晓英被噎的够呛,脸色变了几变,回呛了一句,“疯狗乱咬人。”说完,气呼呼的走了。
  刚才心中很是不痛快,经过与王晓英这么一逗嘴,楚天齐心里反而轻松了好多,哼着小曲,慢悠悠的下楼而去。
  在走到三楼的时候,楚天齐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不想见的人——刘大智。刘大智站在楼梯口的地方,就像专门在等自己似的。
  楚天齐没有搭理对方,准备快步下楼而去。

  刘大智却说了话:“楚主任,连个话都不说,岂不是太没礼貌了。”
  楚天齐停下脚步,眼睛眯着,不屑道:“没那闲功夫。”
  “楚主任,向你打听个事。”刘大智不等楚天齐搭茬,接着道,“听说王晓英副书记被狗咬了,你听说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