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44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纯金确实不会氧化,但是在古代的冶金技术条件下,金子的纯度可能达到百分之百吗?别说古代,就算是现在的冶炼条件也不可能让金子达到百分之百的纯度!!在古代的时候,金子纯度能达到18K就已经了不得了,18K的黄金里可是含着不少铜或者是其他金属的!!
  金子不会氧化,但是它含的别的金属会氧化啊!
  所以啊,这金子做的物件儿在地底下埋得时间久了,那些夹杂在金子里的金属会有氧化现象,也会形成现包浆,只不过它的包浆特别脆,一冲刷就没了。
  陈家沟出土的那个金凤刚出来的时候全是包浆,根本就不像是被河水冲刷过的,所以相对来说我认为沙场下面有古墓可能性更大!

  也就是说,他们搞出来的那物件儿是个贼新鲜的“鬼货”!
  弄鬼货,那就是从死人手里面抢东西的买卖啊,很容易出事儿的!
  老天把那金凤送到了陈家沟村民手里,也算是天意!
  不过根据我的了解,似乎他们刚挖出那金凤的时候可没有出事儿呢,要我说啊,问题全出在了他们拜祭沙场的行为上了你说你抢了人家的东西也就抢了,人家没吱声找你的麻烦就算了呗,闷声发财不是更好?你跑回去拜祭人家表示谢意干嘛!又是点火笼,又是放烟花的,欠不欠!!!这摆明了就是挑衅啊!!
  想想吧,有人二话不说抽了你一个嘴巴子,你忍了忍没吭声,结果他抽了你还不算,又跑回来跟你说“真谢谢你啊,我心情正不爽呢,结果你把脸递过来让我发些来了”,换了你你不生气?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更别说是死人了!!
  而且,他们这拜祭的手法也有问题!
  山西是产煤大省,所以这边一些边远地区春节的时候都有这么一个习俗在除夕夜那天用煤炭堆一个篝火堆,里面塞上柴火,点火口要朝着大门口,当地人把这个篝火堆叫做火笼,然后在午夜十二点的时候点燃火笼,在火笼前放上祭品,放烟花,以此来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这个习俗流传了很多很多年了,绝大多数人都已经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习俗了,只是祖祖辈辈都这么干,所以后代也就都跟着这么干了。
  只不过,绝大多数人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详细研究过山西人文地理的我却知道这是为什么!
  这种迎接新一年的仪式其实是一种古老的祭祀仪式!
  山西在古代的时候属于中原的边缘地带,一直都处在和北方游牧民族交锋的最前线,所以这边古代战乱频繁,死者无数,哪怕是在天下承平的年代这边也仍旧在抵御北方游牧民族,仍旧在流血!
  这种的独特的历史环境造就了三晋人民的特点古时的三晋人民比其他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都要期盼和平,都要期盼健康长寿,因为真的是流血流怕了!!
  可惜,在那种时代那些帝王将相哪里会管老百姓的死活啊?于是老百姓就把希望寄托在了鬼神身上,希望在每年开始的时候能够请到一位神灵来庇佑全家!
  这点火笼的仪式就是一种请神祭祀,古代的晋西北、晋北乃至吕梁山这边的人民就是用这种方式来请神灵进自己的家里,庇护全家人来年平安健康,免受战火荼毒之苦!
  这每一个习俗之所以能流传那么久可都是有因由的,马虎不得,这陈家沟的村民可倒好,都不知道点火笼其实是一种古老的祭祀请神的手法,他娘的直接在一座古墓上请神,这不是诚心给自己找不自在?恐怕神没请到,鬼反而给请出来了,而且还是一个早就被他们惹得怒火中烧的鬼,这人家要是不跟着他们回村儿祸害他们,恐怕他们都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睛!
  这边是我说的七分人祸了!
  天意人祸凑在一块儿,不出事儿才怪!
  “你过来,我看看你的头!”

  一直等陈煜说完了,李叔忽然对着陈煜招了招手,陈煜没怠慢,连忙把脑袋伸了过去。
  李叔看了他的脑袋一眼,然后就对着周敬招了招手:“去取一把蓬藁来!”
  蓬藁,其实就是艾草,能驱掉煞气,这种东西是干我们这一行必不可少的东西,我家里当然是常年备着的。
  我看李叔竟然出手了,也有点好奇,于是就双手抱肩靠在沙发上看起了热闹。
  李叔好歹以前也是个天师级别的高手,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道行消失了,但是他的眼力绝对还是在的,如今看他要艾草我也被提起了兴趣,寻思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不大一会儿功夫,周敬就取了艾草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了,李叔接过艾草没说话,直接拿茶几上的打火机就把艾草给点着了,霎时,艾草特有的气味就冒了出来。
  李叔没做别的,就是拿这艾草在陈煜的头上左三圈、右三圈一共转了六圈,然后陈煜的脑袋上“滋滋啦啦”的就开始往外面冒油了,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这气儿我熟悉,分明就是尸臭哇!
  我也坐不住了,连忙起身从茶几上拿了一块儿卫生纸,在陈煜的脑门子上一擦,当时就擦下一层淡黄色的油,凑上去一闻,一股激烈的尸臭直接扑鼻而来,我当时就傻眼了,忍不住问李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陈煜身上会冒出尸油?”
  “因为他的这颗脑袋已经不属于他自己了!!”
  李叔看了陈煜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真是胡闹,啥都不知道瞎整,现在好了,惹出麻烦了,看着吧,这个村子还要死人!”
  陈煜满脑门子臭油,早就被吓傻了,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嘴唇一个劲儿的哆嗦:“叔,你……你可别吓我,还要死人?”
  “何止是死人!”
  李叔冷笑一声,道:“我且问你,你们村子的人是不是一夜之间全都被剃了头了?”
  “是啊。”

  陈煜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女人都没放过。”
  “这就对了!也幸亏你来找小天找的及时,再过一段时间何止是死人那么简单?是要被灭满门的!!凡是被剃了头的,一个活不了!!”
  李叔给自己点上了一颗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悠悠说道:“你这情况叫鬼剃头,鬼剃头鬼剃头,这被鬼替了的头那就是鬼看上的,你还能留得住?你头皮下头的尸油就是那给你剃头的鬼留下的记号,宣布你这颗头已经归它所有了,只要有时间它就会来取!!”
  陈煜都快吓哭了,一把拉起我的手就说道:“小天,你可得救救我和我的乡亲啊!”
  看他顶着颗散发这恶臭的光头露出的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好歹是我兄弟,出事儿我总不能不管他吧?看来得去这陈家沟走一趟了,看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就这样,大过年的我被这个丧门星兄弟拉进了一潭子浑水,
  主意一定,接下来就是准备工作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