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342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用糯米水一连洗了十多天的功夫,我身上的晦气才勉强算是去光了,整个人的状态好了许多,最起码不高烧了,只不过沈梦琪的事情却成了我的心病,回来以后我都不记得到底有多少个夜晚一闭上眼睛就会梦到她了,梦到她的眼睛,她的笑,她犹如飞蛾扑火一样用胸膛拥抱我的快刀的模样……
  这一切的一切,折磨的我整个人都跟要虚脱了一样,不过,哪怕内心再煎熬,我也得照样挺着,总不能真的心一横去陪沈梦琪、曹沅和张博文他们的这些为我而死的人,我不怕死,但相比于懦弱到极致的自杀,我更想有点老爷们样的战死,于是,在武警医院沉寂了将近十几天的功夫,我趁着身体状况大有好转的时候办了出院手续离开了医院,
  这个时候已经接近年关了,算算时间再过十几天就得过年了,我想了想,干脆就给齐楠发了二十万的年终分红,然后直接给她放年假歇业了,倒不是说没有任务接了,主要是我没心情去做任务了,索性关了门,等心情好点了再说,
  就这样,我在忙忙碌碌了半年的功夫以后终于是歇了口气儿,
  从李叔那里把黑子接了回来,每天逗一逗黑子,跟着花木兰和林青习武练刀,和周敬推一推九宫图斗一斗相门棋,偶尔了还去和李叔和两盅,日子过的也算是充实,
  大概是碍于我的心情问题吧,花木兰倒是回家没有真的休息我,也没有像以前一样用“真人快打”的方式来训练我,她说我已经是一个合格的武人了,也已经熟悉的她和林青的进攻套路,没必要继续进行对战训练了,只是点拨我的技巧而已,
  中间,我也和青衣、胖子他们通了几次电话,也和他们聊起了一些近况,
  值得高兴的是,青衣在经历十绝凶坟和西域鬼城的磨砺之后,心中有所悟,终于一跃成为了天师,这是他在斩了旱魃受伤以后原地踏步了许多年以后做出的巨大突破,相当于我们发丘门八段杀气的程度,绝对是眼下整个天师道肱骨级别的顶梁柱,
  至于胖子……
  这贱人还是那狗样,有活儿摸金,没活儿摸女人,跟我打电话的时候老他妈说荤话,说最近他和张金牙厮混在一起准备搞个小公司玩玩,他啥也不干就把关人力资源的招聘工作,一个老爷们不要就招女员工,有事儿女员工干,没事儿干……

  好吧,反正他是没一句正经话,还撺掇我别自个儿练童子功玩了,也学学他,害的我当天晚上没少被媳妇修理,
  我也尝试着的给伊诗婷打电话,不过西域一别后,她就跟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全没了音信儿,不过想想也正常,她毕竟是海外部门的人,能联系上才奇了怪了,
  因为青衣和胖子他们全都是靠近天道盟的人,我和他们打电话的时候也打听了多伦和曹沅的消息,可惜,西域一事过后,无论是多伦还是那具不老尸亦或者是曹沅全都跟石沉大海一样,了无音讯,现在天道盟都建起了专案小组在追查这件事情,结果到现在都没一点收获,我一直惦记着的曹沅仍旧是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日子,就这样在平静的生活中一点一滴的过去了,一眨眼,终于是到了过年的时候,
  除夕夜,团圆饭,陪伴在我身边的不再是我的父亲,而是李叔、周敬、林青还有花木兰,热闹归热闹,但总感觉似乎少了点什么,心里空落落的难受的厉害,这一年经历了太多太多,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了,看多了生生死死,有时候就算是想开心都开心不起来,
  席间,李叔问起了我明年的愿望,
  愿望,

  我仔细想了想,除了找到曹沅、为我父亲报仇这些我必须要做的事情以外,好像我还真没有给自己的未来做过太多的打算,就像是我从来都没给自己想过一样,李叔的问题还真是问住我了,最后我看了看身边一张张鲜活的容颜后,我终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其实我就希望明年、后年,甚至是我未来的人生,都能好好的,不再有人离我而去,今夜和我同桌之人能与我余生永远相伴,
  这真的是经历了太多以后我心中唯一的想法了,
  这一夜,我们几个人都喝的酩酊大醉,甚至就连花木兰都跟着喝了不少,只不过她喝起来有点吓人,直接抄着三四斤装的白酒坛子给干了,然后拍着空酒坛子和我们说在她们那时候军中之人都是这么喝酒的……
  然后……
  然后没有然后了,我们直接无视她了,谁也不脑残,犯不上和这种变态喝,
  一场醉,一个除夕之夜就这么过去了,

  我睡的是昏昏沉沉的,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是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惊醒的,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以后我也有些纳闷到底是谁,大年初一的也不让人消停一会儿,一肚子怨气的过去开了门,
  这一开门不要紧,我也直接傻眼儿了,因为站在门外的竟然是我在大学时候的好兄弟陈煜,
  只不过他眼下看起来有点狼狈,气喘吁吁的,身上还披着积雪,最重要的是他原本那头乌黑浓密的头发全他妈的不见了,脑门子光溜溜的,剃的那他妈的叫个干净,那颗大光头在飞雪中明光锃亮的,比和尚都整的干净,
  我一看他这颗头顿时就乐,忍不住在一旁揶揄道:“我说小煜子啊,你不是已经有蕾蕾了么,咋的还想出家当和尚啊,你也真舍得下手,我可是记得念大学那会儿你一天到晚没事净跟我显摆你的发型来的,整个偏分头,摩丝糊的头发就特么跟铁丝似得,对你那头毛别提多爱护了,”
  “小天,都他妈啥时候了你还跟老子叽歪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
  陈煜哭丧着一张脸,一脸委屈的说道:“老子这回来找你可是让你救命的啊,”
  救命,,
  我盯着陈煜仔细看了一会儿,看他神色之间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禁收敛起了笑容,心里嘀咕该不会又是蕾蕾出了问题了吧,上一次解决那二口女的时候蕾蕾被勾走过魂,虽然被我找回来了,但眼下一听陈煜说又出问题了,我还是第一时间想到了蕾蕾身上,因为这掉过魂的人三魂七魄不稳,是最容易撞邪的,
  我看了眼外面,这个时候我家门前这片已经有人活动了,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于是一把拉起陈煜就往里面走,
  李叔他们大概也被敲门的声音惊动了,这个时候已经起来了,林青都开始准备早餐了,我拉着陈煜在沙发上坐下,这才沉声道:“现在可以说了,是不是蕾蕾又出事儿了,”
  “不是蕾蕾,现在都是假期了,她和她爸妈早就跑到南边去过年了,我们没在一起,”
  陈煜叹了口气,缓缓道:“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我在老家还有一个妹妹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