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8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华子建有必要如此做吗?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他是为了出风头?还是为了向自己表示他的权威?也或者,他那歪门邪道的习惯并没有改变?
  李云中沉思了好一会,但不管怎么说,他都对华子建采用这样的方式感到不很舒服,最近这段时间,李云中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对华子建有了一种担忧,这个人啊,太过强势了,已经让北江市形成了一边倒的局面,在继续发展下去,并不是一个好事情。
  李云中拿起了电话:“良世啊,我李,到我这来一趟吧,嗯,好,我等你。”
  放下了电话,李云中站起来,在办公室踱着步,高弹,厚实的纯毛地毯在脚下一点声音都没有,办公室很安静,李云中却很难平津,北江市的任何一点点动向,都会让他思考和研判,比起过去他做副省长,做省长的时候,现在感觉过的很累,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高处不甚寒’的意思吧。
  这些年自己走过的路也是很艰辛的,宦海波涛,激流暗涌,稍不注意的话,就会沉于水中,很多事情他不得不多想,不得不想的更为复杂,因为这里是官场。。。。。。
  苏良世没有让李云中等太长的时间,对苏良世来说,现在也适应了独当一面,挥斥方遒的工作感觉,他的内心也和过去有了一点点的微小的变化,这不怪他,任何人,包括读者和我自己都是一样的,当地位和环境有了变化之后,人的心理也会潜移默化的发生一些转折。
  有时候苏良世觉得自己在很多问题上不需要完全听取李云中的指挥,因为自己有能力处理好这些问题,在另外的一些时候,苏良世又觉得自己还是要和李云中无条件的保持一致,所以说苏良世的心里也是很矛盾的。
  但不管他怎么想,表面上他一点都没有改变的,只要是李云中叫他,他都会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用最短的时间出现在李云中的面前,这也是很多年来养成的一种习惯了,一时半会想改也改不掉。
  苏良世推开了们,看到了正凝神思索的李云中:“云中书记,怎么了?看你好像情绪不高?”

  李云中收敛起了自己的表情,笑了笑,慢慢走到了苏良世的身边,说:“在想几个问题,坐吧。”
  两人坐下,跟着苏良世一起进来的李云中的秘书帮他们把水到上,就退了出去。
  苏良世心中想,李云中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难题,自己也要集中精神,看看能不能帮他解决掉。
  两人都端着水杯,苏良世下意思的吹着水杯中并没有的浮茶,说:“云中书记在为什么发愁。”
  李云中用手抚着茶杯,说:“没有犯愁,就是觉得我们工作还是做的不够细致啊。”
  “不够细致?什么工作?”
  李云中放下了水杯,说:“比如地铁一号线的主站位置,我觉得是有点问题的,我们当初过于草率了,实际上如果多想想,多思考一下,应该变得更好一点。”
  苏良世马上就明白了李云中的想法,不错,李云中是让昨天北江市华子建和商户的对话给触动了,那么,李云中是不是已经有想要修正小商品城搬迁的思路呢?他是有这个想法?还是已经在心里决定了?这一点必须弄清楚。
  苏良世就笑了笑说:“我当什么事情,呵呵呵,这不是很大的问题,云中书记用不着太过自责,位置也不是我们定的,是砖家们集体思考决定的,只是现在出现了一点小状况。”
  李云中用深不可测的眼光扫了苏良世一眼,说:“话不是这样说,我们没有把好关,那就是我们的问题。”
  这话让苏良世心里有点不太舒服,显然的,李云中是在责备自己了,因为地铁的事情一直是省政府在负责,虽然也不是自己亲手抓,但政府发生的一切都自然而然的和自己有了密不可分的关系。
  苏良世眉毛一杨,但很快又露出了笑容,说:“哈哈,这事情不能怪你,我给云中书记检讨,是我没有把好关,最后还让云中书记你费心伤神。”
  李云中摇下头,说:“我不是怪你,我在想我们的工作方式,也许啊,当初论证的时候,应该多听听基层下面的建议,我们有点官僚了,昨天子建同志和商户的对话,才让我明白小商品城实际上有很重要的意思在,你说呢?良世同志。”
  苏良世已经明白了,李云中在心中已经做出了他的决定,他不需要在和自己商量,也不是来征求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他是在对自己发号施令,苏良世有点黯然,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还想着帮李云中排忧解难呢?呵呵,自作多情,人家根本不需要你帮忙。
  苏良世更生气的是华子建,这件事情搞到现在,让自己如此尴尬,不得不说就是华子建昨天搞的那个什么破对话,至于用对话的形式来解决吗?好吧?你对话也可以,用的着那样大张旗鼓吗?
  用不着!你华子建就是偷奸耍滑,你看出来了小商品城搬迁起来难度过大,你也知道搬迁不利,影响了施工我会找你麻烦,你也知道就算搬迁了,北江市的商户会对你恨之入骨,所以你弄出一堆的事情来,给我们难堪,最后要挟省委和省政府,不得不放弃这个地点。

  苏良世正在想着,却听到李云中问:“怎么?良世同志在想什么?你觉得这样不妥吗?”
  苏良世恍然一惊,忙说:“我在想可能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啊,这样,我回去之后就专门的召开一个技术会议,看能不能调整一下这个一号线主站的位置。”此刻的苏良世已经确定了李云中的心态,所以他就不再企图继续维持他过去的想法了,顺势而为是一个政治人物的基本素质。
  李云中‘嗯了一声’,他实际上也就是要修正一下这个搬迁小商品城的问题。
  “好吧好吧,你回去之后好好的研究一下。”
  苏良世答应着,站了起来,刚要走,却看到了李云中办公桌上的一份报纸,这是黄记者
  《时代瞭望》杂志,上面刚好那一大篇《一场危机的化解--北江市信访工作侧记》的文章也翻在明面上,苏良世走过去,拿起了杂志,笑笑说:“好一篇歌功颂德的文章啊。”
  李云中扫了一眼,说:“记者总是要夸大一些,虽然华子建这次做的不错,但文章还是有点夸张了。实际上政府拆迁和商户之间的矛盾并没有如此激烈。”
  苏良世呵呵一笑,说:“这是当然了,不过这个记者我到时听说过,好像是北江大学颜教授的一个亲戚。”
  李云中一下就皱起了眉头,本来他是把华子建和颜教授分离开的,但现在听到了这个信息,听到了这个为华子建歌功颂德的记者竟然是颜教授的亲戚,李云中就不得不再一次把华子建和颜教授联系在了一起。
  因为从李云中的思想深处,华子建多变而狡诈是他要随时防范的,这个人这些年了,在很多时候,还是让李云中看不清,馍不到,掌控不了。
  苏良世看了一眼李云中的表情,他心中暗哼一声,你华子建破的了我一局,两局,但你不可能次次都破的了我的局,棋是一步步下的,来日方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