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25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有准备的人却可以将残局的变化吃透,在对局当中,自然就可以掌握主动,无论你怎么走,对方都知道怎么应对,知道棋局接下去如何发展,最好的结果可能也就是和棋,这才是它成为街头残局之王的原因。

  “郑老师,这不行,你不能悔棋啊!”郑宇穹刚走两步,就掉进陷阱里,连忙要悔棋,这一次马三不依了:“郑老师,咱们不能够这样。”
  “哎呀,我刚才走错了。咱们切磋嘛,重新再来、重新再来。”郑宇穹依然没有不悔棋的自觉。
  马三露出无奈的表情:“郑老师,这次我让你悔棋  。但下次可不能够再悔棋了,要不咱们这样,咱们来点彩头,十块还是二十块都可以,谁赢谁拿走钱,谁要是悔棋,那也行。但是钱得输给对方,悔一次输十块。怎么样?”
  “那不行,那不是赌博吗?”郑宇穹连忙摇了摇头。
  马三说道:“这不是赌博,这是让你不要悔棋,要不然你不停地悔棋。这棋还怎么下?只要你不悔棋,输一把也就是二十块钱,这哪能叫赌博呢?”
  “对啊,就二十块钱一盘棋,就算输了也没有多少。”就这一会儿功夫,已经有几个年轻人走过来,围在旁边看棋,早将刚刚对面的那几个年轻人挤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是啊,二十块钱。而且郑老师你下棋的水平这么厉害,只要你认真起来,又怎么会输?”马三又说道。
  。宇穹有时候嘻嘻哈哈、玩世不恭。但也知道自己是个臭棋篓子,不会真就让马三几句奉承话说得找不到北。不过眼下就是一个残局,红棋黑棋随便自己选,他觉得下全盘自己想要赢不容易,但是一个残局,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宇穹看了看包飞扬:“包主任。怎么样,这个不涉及到赌博吧?”
  包飞扬看了看马三等人。心想这些人应该都是一伙的,他们敢在列车上做这种事情,想来是有把握的。他笑了笑道:“这个我说了不算,不过郑老师你别悔棋,别输钱就应该不是。”
  “哈哈,那我试试?”郑宇穹试着问了一句,包飞扬虽然年轻,却是货真价实的正处级干部,比市农业学校的校长还要高半级,而且跟包飞扬接触过了,也能感受到他和蔼风趣之下的威严。
  “郑老师你随意,不过下一盘就好了。”包飞扬说道,知道郑宇穹要是不下这盘棋的话,肯定感觉很难过,当然主要还是他想看看马三这些人和列车员的表现。…
  “好咧,就一盘,这次我好好下。”郑宇穹摩拳擦掌,很兴奋地点了点头。
  马三有些警惕地看了看包飞扬,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很快就和郑宇穹在棋盘上较量起来。

  郑宇穹这一次思考的时间有些长,足足五六分钟后,才在马三一再催促下走出一步。在他思考的过程中,不但马三催促了几次,那几个跑过来围观的年轻人也不停说话或者开口催促。
  郑宇穹似乎已经习惯这种情况,无动于衷地思考了几分钟。
  这次他还是拿的红棋先行,红棋先行没有别的选择,因为黑棋可以移动小兵,通过连续的将军将红棋将死,所以红棋必须先将军。但是红棋的将军其实是将车送到黑方的象口上送给对方吃掉,然后再拉炮过去将军才有炮台。
  可想而知,这一步对最看重车的郑宇穹来说是多么的痛苦,不过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正确的做法,将车送过去让对方吃了。
  “火烧连营”这个残局之所以水平高,就是因为一旦你大意的话,陷阱是一个连着一个,车被吃了,炮就可以利用吃掉车的象作为炮台,继续将军,对方的象走开以后,还可以拉另外一个炮过来,形成双炮将,而在中间的米字格上,还有红方一个车,黑方的老将没法动,看似红棋到这里就能赢,这也是一般人都很容易选择的下法。
  不过刚刚黑象飞开的时候,落下的那条线上,正好就是红方放在后面的那只炮,另外一边还有黑方的一只炮,红方连将,黑方的炮就可以吃掉红方的炮,让红方将不成军  。
  当然,红方没有办法吃黑方的炮,因为红方不能连将,黑方缓了一口气,前面第二排中间的小卒移一步就能将军,虽然也是送给对方吃,但是旁边的小卒就可以移一步继续将军,形成三步连将,直到将红方将死。

  棋局复杂就复杂在这里,所以红方在黑方飞象吃掉车以后,不能继续将军,而是应该将一路炮拿到三路,看住8路的卒移到7路将军,因为红方的三路与黑方的8路在一条线上。中间有红方的一个相形成炮台,黑卒只要一动就会被吃掉。
  郑宇穹的认真思考也没有白费,他也看出了这个陷阱。果断炮一平三,防住黑卒的同时,也逼迫黑象不得不飞出,然后红方二路炮下,黑方挺5路卒将军,红帅吃卒,黑方九路炮拿到中间继续将军。红方帅移到四路,黑炮回头吃掉红方在中心处的车。下到这里,红方的两个车就被吃掉。
  郑宇穹本来下得挺好,这个残局中红棋有双车双炮,黑方只有一只炮。其他各有一个象,红方有三个兵,黑方有四个兵,红方兵力优势明显,但是棋局不利,一开始舍弃两个车是必然的。但似乎并没有想到会有这一步,他又最宝贝车,连忙习惯性要求悔棋。
  马三倒也没说什么,任由郑宇穹悔棋:“郑老师。你悔一次棋了啊!”
  “嗯,就悔这一次,不再悔棋了。”郑宇穹显然已经很投入。不甘心就这样输棋,不过他长考以后,发现这只车还是保不住,只能够舍掉,只得忍痛继续行棋,让车给对方吃掉。走了两步,一不小心相被吃掉。形势立刻岌岌可危,他连忙又悔棋。
  “悔两次棋了。”马三说道,并没有阻止郑宇穹悔棋。

  郑宇穹悔棋以后,又开始长时间思考,包飞扬知道他思考一次都要好几分钟,顺手合起手上的报纸,递给吴超,让他照应一下,然后起身去洗手间。…
  快到洗手间的时候,包飞扬就听到有人站在两节车厢连接的地方在说话,正是原来坐在他们对面的几个年轻人。
  看到包飞扬,原本坐在靠窗位置的男青年撇了撇嘴,包飞扬也没有理他们,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听到那个男的在小声的说:“哼,也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傻瓜,那几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们也傻不拉几地跟对方下棋,不要等会连裤子都输掉。”
  其中一个女生不满地说道:“刘宇,你声音小一点。”
  “怕什么,刘蕊你还想报警,这些人明显是做惯这种事情的,他们骗来的钱,说不定还要跟乘警分,你报警有什么用?”刘宇又说道。

  看到包飞扬出来,刘宇也没有因为自己背后说话被撞破而有什么惭愧的表现,反而瞪了包飞扬一眼:“看什么看?”
  原本坐在靠走道一侧,扎着两条马尾辫的女生连忙冲包飞扬笑了笑:“你们小心一点,那几个人看起来像是骗子。”
  听声音,她应该就是刘宇口中的刘蕊。
  “是吗,那你们有没有看到乘警或者乘务员?”包飞扬礼貌地向对方点了点头,上车过去也已经大半个小时了,不过这一节车厢始终都没有看到乘务员,更不用说乘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