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25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刚的电话就是市委书记薛绍华亲自打过来的。海州这边公开山水集团要来考察的消息以后,果然引起激烈的反响,似乎曙也很关注。要他们去说明情况,薛绍华连夜找包飞扬,也是为了这件事。
  “我打听了一下,似乎通城和泰城那边也有意这个项目,曙有人认为我们海州没有造船业的基础,不应该凑这个热闹,曙去年修订的发展规划当中。就有支持通城与泰城做大做强修造船业的内容。”在薛绍华家的书房中,他表情略显凝重地说道:“当初你应该继续坚持一下。等到项目落地再公开,现在我们就被动了,你也知道王书记上任后一直强调区域规划,反对恶性竞争。”
  包飞扬点了点头:“当初我也是考虑到消息公开后。竞争者会比较多,才倾向于暂时不公开。不过这个消息总是要公开的,或迟或早,我们都要面临的这样的情况,早两天迟两天,区别不大。如果能够说服曙改变主意,我们也能避免其他地市横插一手。”
  “关键是怎样才能够说服曙。”薛绍华看着包飞扬,希望他继续往下说,说出一个有效可行的办法。
  包飞扬显然早有这方面的思考。他看了薛绍华一眼说道:“海州的修造船业虽然没有办法和通城、泰城相比,但是海州有一点是海州港是全国二十五个枢纽港之一,港口货物吞吐量在沿海港口中也在十名左右。而泰城不靠海,通城虽然靠海,但是现在并没有深水海港,通城港以江港为主体,作为江北士前唯一的深水大港,曙必然要重点发展。至少要确保海州港在全国沿海港口中的竞争力。”
  “要保证海州港的竞争力,就不能忽略修造船能力。海州现在的修造船能力太弱,与深水大港的地位很不相符,引进山水集团,就是希望激活海州的修造船产业的发展,我想曙总不能让海州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包飞扬笑着说道。
  “你这是要跟曙耍无赖啊!”薛绍华也笑了起来:“这个理由我也想过,叫你过来,就是想让大家统一认识,但是仅仅这样恐怕还不够,你知道曙支持通城与泰城的人并不少。”…

  包飞扬笑了笑,道:“那就想办法,让省里不得不支持我们。”
  包飞扬和薛绍华商量到半夜,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一点,他洗漱了一下,躺到床上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就又起来,准备搭乘早上六点的火车前往省城凤湖,全程大概要五个小时。
  因为山水集团投资这件事,薛绍华被省里叫去省城汇报情况,包飞扬作为关键人物,自然要随行,另外市委办公室、计委、港务局也有官员随行。
  昨天晚上已经商量过细节,包飞扬就没有再和薛绍华他们凑到一块,而是和郑宇穹、吴超一起乘坐普通的硬座车厢。
  “郑老师,不好意思,要让你跟我们一起坐硬座。”上车以后,包飞扬笑着对郑宇穹说道。
  因为是始发站,车上虽然不少人,但基本上都有座,郑宇穹从包里拿出带磁的木棋盘,放到靠窗的桌子上:“连你包主任也坐硬座,我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反正时间多得很,要不我们来两局?”
  “好啊,我也有很长时间没有下棋了,郑老师等会可要手下留情啊!”包飞扬笑着说道。这时候几个年轻人说说笑笑走了过来,看他们的样子,大概二十岁左右,可能是大学生,或者刚刚参加工作的应届毕业生。他们商量了一下,一个男青年和两个女青年坐到了对面三个空着的位置上。
  等到他们坐下来以后,包飞扬笑着对坐在靠窗、也靠桌子的男青年说道:“兄弟,你好,我们能不能换个位置?我们两个想下两盘棋?”
  “下棋?”男青年警惕地看了看包飞扬,又看了看身边的女伴,然后摇了摇头:“那不行,我们三个人是一起的  。”
  吴超不知道是和吴玉诚谈得太晚还是没有睡好,眼圈有些发黑,不过精神状况还不错,甚至显得有些过于兴奋。他第一次陪包飞扬出来,多少也有些紧张,看到包飞扬的请求竟然被对方拒绝,他连忙说道:“就是临时换一下位置。你们虽然不坐在一起,也还是坐在对面嘛!”

  男青年不高兴地说道:“那怎么一样,我还要做窗边看风景。总不能因为你们要下棋,我就要将坐窗边的权力让出来吧?”
  “出门在外,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坐在里面也一样看嘛,而且下两盘棋也耽误不了多长时间。”吴超还是想竭力说服对方。
  不过男青年也不想让步,从包里拿出一袋零食,重重放到桌子上:“你们倒是方便了。可是我们却不方便了。而且我看你们的目的怕也不是想下棋,是有什么其他想法吧?”
  “其他想法?我们能有什么其他想法?”吴超皱了皱眉头。不高兴地说道。在他看来,这是他第一次单独跟着包飞扬做事,似乎就要办砸了,心里不由非常紧张。
  “算了。不换就算了。”包飞扬在吴超身上拍了两下,示意他暂时不用说话:“郑老师,要不你将棋摆上,我就看着棋盘跟你下吧!”
  “那岂不是太不公平了?”郑宇穹有些犹豫。
  包飞扬笑道:“下棋消遣而已,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要是等会我输得太惨,郑老师你让我一个车马炮。”
  “哈哈,说得也是。”郑宇穹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就摆棋了?”
  看到包飞扬点头,郑宇穹开始摆棋,他带的就是那种便携的、方便在车上玩的小棋盘。放在桌上也不占什么地方,只是棋子比较小,看起来有些吃力。…
  郑宇穹摆好棋以后。便拉开架势,跟包飞扬开始下棋。
  郑宇穹下棋特别认真,刚下了几步就开始长考,然后才走出一步,走完以后,他就指着棋盘开始分析:“包主任。你来吧,哈哈。好险啊,刚刚我差点跳马,你是不是就等着我跳马了?要是我跳马,就正好中了你的计,你只要上炮,然后再跳马、再上车、然后上炮将军,再跳马,就能抽我的车了,真是好险。”
  包飞扬笑了笑,郑宇穹算得太细了,这个棋路想要将军还得走好几步,中间还有好几种变化,他居然也算得这么清楚。
  包飞扬也确实有很长时间没有下棋了,他连忙打起精神,开始跟郑宇穹在棋盘上展开厮杀,郑宇穹还是几乎每走一步,都要分析一下棋盘上的战局,每次都分析得很细,最厉害的时候竟然看了七八步。
  不过,就算这样,包飞扬还是很快抓住郑宇穹的失误,吃了他的一只马。
  “哎呀,失误失误,竟然没有看到你的炮,重来重来,我不跳马了,我走车。”郑宇穹将棋子又放了回去,然后出车将他的马护住。
  “哎哎哎,郑老师,这还能悔棋啊,不能这样吧?”包飞扬笑而不语,吴超连忙站出来打抱不平,为自己的领导出头  。
  郑宇穹把手一摆:“你小子知道什么,下棋关键就在切磋,刚才这一步就要细细研究。你看我这车一来,他就不能吃我的马了。但是我这马不能走,除了刚才那种情况,我走马,他还是上车、然后跳马、再跳马,然后又要抽我的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